• 第五章 潜意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3032字

    魏强对梦境的解释让我们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如果我们每天不由自主进入的梦境是另一种异空间的表现形式,并且在某种定义的规则上两者生死相依,那么即使我们每一天看似最惬意的休眠,实则也充满了潜在危险。

    我们的担忧很直接地传递给了魏强,而魏强却笑逐颜开地继续说:“你们不要这么认真,这种想法只是毫无根据的猜想而已。”

    魏强眯起的眼睛说明他对刚才自己营造的气氛十分满意,我苦笑着摇头:“前辈不要这样吧,我们已经被眼前的事件弄得神经兮兮了。”

    “我的猜想虽无依据,但这却是我面对上次事件手足无措而想象出的唯一答案。”魏强说这句话时满是自嘲与无奈。

    “那么说前辈还是怀疑有人进入了死者的梦境吗?”

    “如果说梦境仅仅只是潜意识投影,那么我觉得是两个人进入了同一梦境。”

    郑浩蹭着牙说:“这难道不是科幻电影里的剧情吗?”

    “很多科学论证都是从最初的科幻延伸而来的。”

    “那么就好像集体无意识学说那样,心理状况相同的两个人,就会有可能梦到相同的事情吗?”我顺着魏强的思路继续问道。

    “是的,所以如果想要进入某人梦境,就需要对其潜意识进行催眠诱导。”

    “想对一个人的潜意识催眠那么必须要非常了解其人的心理状态,甚至包括埋藏记忆深处的东西,是否说明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就是其人身边某个至亲的人呢?”

    魏强摇头道:“如果其目标只是影响对方潜意识的话,并不需要这么复杂。”魏强舒展了一下腰板,继续对我们说:“你们是否收到过这样的短信,如果不将其短信转发十遍就会遭受不幸?”

    我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当然,比如期末考试前收到如果不将短信转发十遍就会全部挂科的骚扰短信。虽然并不相信,但为了以求安心还是照做了。”

    “这就是一种对他人潜意识的影响,在潜意识中面临期末考试时,你总想着不惜一切方法都要提高成绩,而当收到这些能力范围之内的引导时,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完成对方发布的命定。”

    魏强看着我逐渐顿悟的神色,露出了一丝微笑,不等我做出回应,继续说道:“利用梦境对形色不一的人造成伤害,对方必然会首先对其实施统一诱导。”

    “如果这么说,那么在网络上第一个散布巫婆婆谣言的人,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郑浩抢在我之前说出了结论。

    “是的,至少我认为应该就是这样。”魏强笑道。

    “但是这并不容易。”

    “这次事件就发生在你们身边,这么说来,其实你们与凶手已经十分接近。”

    魏强的话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凶手极具隐藏性质的暗杀方式,所以谁也不能保证在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被其盯上。但为了让真相水落石出,这浑水还是得硬着头皮去趟,抽时间必须找陈小澈再好好聊聊。

    虽然仍充满困惑,但在魏强的帮助下,我们确实找到了继续前进的方向。

    在即将离开魏强家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怀疑如此离奇的事件是人类所为。

    魏强意味深长地说,因为凶手的作案动机里,显露着真实的人性。

    回到公安厅,沈美妍已经在编纂科等候我们了。

    互相交换了调查结果,可疑之处越来越多。

    从市政府得到的具体统计来看,本市从去年开始青少年猝死率开始逐渐攀升,平均要高出其他城市平均值百分之五十,而且从今年上半年统计比率来看,其数量还再继续增长。

    “专家对于近年来青少年猝死事件增长的解释基本归咎于网络游戏的沉迷以及户外运动的缺乏,然而此等敏感事件属于全国乃至全世界共同问题,可是为什么我们市会有这么明显的增长?莫非确实如同魏强的猜想,里面存有人为因素?”

    沈美妍摇摇头:“不管怎么说,青少年猝死的情况仍属极少数,即使个位的增加都会对统计带来可见的影响。另外还要把城市污染、人口密度甚至巧合几率等状况计算在内,因此不能仅仅通过一时观点得出这种结论。”沈美妍轻咬嘴唇,补充道:“不论怎么样,我始终无法相信两个人做同一个梦。”

    郑浩沉思片刻说:“按警方其他部门的工作流程,关于巫婆婆的传言自然会被直接过滤掉,但是如果拿到我们科来的话,这就是唯一的突破口。也只能够这样,我们才会得到其他部门完全得不到的东西。我看就从魏强的思路继续向后延伸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能不能有所收获就看天意了。”

    我点头赞成:“如果我们调查无果,那就说明巫婆婆仅仅是恶作剧的都市传说,而周可的死亡,则只是单纯的突发性心脏病。”

    “虽然好像是在假期无事找事做,但是好像也只能这样吧。”沈美妍无奈地耸耸肩。

    “周晓婷不在,那就只能麻烦大小姐了,把我们的宅男帝林枫叫来加班。我和林乐再去找当事人陈晓澈了解一下情况。”郑浩笑着对美妍说。

    “好吧,我来做后勤保障,这案子让我头好晕。”

    十一长假,对很多异地上学的大学生而言,将时间浪费在拥堵的回家路上,自然不如留在男女朋友身边来的实惠,来的浪漫。

    然而随着周可的死亡,陈晓澈原本制定好的国庆计划,完全被伤心以及恐惧所淹没。

    根据陈晓澈留给我们的地址,我们来到了城市西郊的大学城。

    虽然位于市郊,但是为了安抚众多高校集中搬迁至郊区,政府似乎是出了血本,无论是这里的建筑还是绿化,都非常上档次,飞驰在宽敞的六车道马路上,置身于群校环绕之中,居然有种进入了小型城市的错觉。

    假日白天留校的人不多,连找个人问路都变得格外费劲,费了半天功夫才找到了陈晓澈的宿舍楼,出示证件之后,在宿舍管理员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精神不振的陈晓澈。

    “有些事我们需要单独和小澈同学谈谈,执行公务,还请见谅。”陈晓澈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女生,从她们手边并无闲置物可以基本确定两个女孩子是为了照顾陪伴陈晓澈而留在宿舍的。

    在略微与小澈交换意见后,两个女孩子和管理员一起走出了房间,并且主动将门关好。

    面对陈晓澈疲倦不堪的俏脸,身处男人禁地的女生宿舍,我感觉全身特别别扭。

    不过郑浩却和我截然相反,他主动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像个衣冠禽兽一样眯着眼睛说:“姑娘好些了吧。”

    “我没事。”气若游丝的回答,明显透露着言不由衷。不过说实话,谁经历了这种事情,也不会轻而易举地康复。

    “本来不想这么快就打扰你,但是事态严峻,为了更好的给予姑娘保护,我们只好来了。”

    “叫我小澈好了。”陈晓澈轻皱着眉头,硬挤出一丝微笑。

    是啊,这郑浩一口一个姑娘的叫着,听起来真蛮恶心的。

    “好,那么我们直入主题吧。”郑浩尴尬的笑容过后,逐渐认真起来:“可能这么问不太好,但是我迫切想知道,周可身边有没有什么极为合不来的人?”

    “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呢?”

    小澈的回答合情合理,别人的内心谁能够真正了解,即使每天都表面和颜悦色的人,也许比那些冷面相待的仇人更加容不下你的存在。

    “那么,你再仔细想想,周可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过和谁闹掰了之类的事情。”基于事件最近才发生,我认为罪犯有可能是周可刚刚认识的人,或者是之前相处融洽或者平淡,而后突然激化出严重的矛盾。

    “没,没有啊。”

    郑浩一直注视着女孩的眼睛突然一亮,陈晓澈的回答显然有所隐瞒。

    “小妹妹,你好像很不老实哦。”我在屋里慢慢踱着脚步,叹气道:“你这样可叫我们怎么帮你呢?”

    郑浩探过身子,抢过陈晓澈的视线,对她继续轰炸:“我们来这里是真心要帮你,作为一些需要绝对保密的信息我不便对你说,但是这次发生在周可身上的事情绝对不是先例,我们怀疑这是一种人为类似催眠性质的诱导自杀。”

    “对周可的死因知道最多的无疑就是你,以罪犯的能力与手段,不像会仁慈到放掉任何能够提供线索的证人。”

    “短暂的安逸不是长久之计,只要罪犯还在逍遥法外,你的安全就没有保障。”

    小小房间,两个老油条对一个还未踏入社会的小姑娘连哄带骗,最终结果显而易见。

    陈晓澈轻咬着嘴唇轮流打量着我和郑浩,然后轻轻说道:“如果硬要我说的话,也许有一个人可能比较吻合,周可刚分手不久的前女友,赵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