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反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071字

    我全身瘫软地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彻底的溃败让我一蹶不振。

    赵倩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冷,她临死前那种恐惧、孤独、痛苦的感觉仍因为通灵的关系从我心里回绕。

    难过与自责如两座巨石一般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为了引出案件背后的真相,我欺骗了赵倩,从而招引了巫婆婆来向她索命。

    是我害了她,这点毋庸置疑。

    过度失落的情绪,麻木了恐惧与痛苦的感觉。我缓缓站起身子,慢悠悠地走出病房,有说话的声音在耳边不断传来,但是我却就是不能分辨其中的意思,即使是最简单的言语。

    我的耳边似乎只有赵倩临死前的哭吟,我不想死,我好害怕。

    我仿佛又掉进了一个梦境之中,身体瞬间变得好轻,我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地走着,漫无目的。

    “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突然一声大吼猛灌入我耳中,随之一个拳头从侧面飞来,将我打倒在地。

    与此同时,我瞬间回复了意识,从无尽的自责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处于天台之上,而且仅有一步之遥就会坠楼身亡。

    郑浩正站在我面前,晃动着拳头准备给我第二下。

    “清醒了吗?”郑浩问。

    我点点头,随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

    郑浩无奈地摇摇头:“怪我太心急,不该勉强你以这种方式冒险通灵。”

    郑浩伸手将我拉起来,然后两人一起坐在天台上抽烟。

    所谓通灵,就是两个任意生命形式在不通过任何语言肢体沟通的前提下,进行的精神交流,换而言之就是一种合并共同记忆、思想的行事,深度通灵之后,往往会让当事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分不清彼此。而我之前的状态很明显就是被赵倩最后临死前的意念所影响,从而自我精神崩溃,并且险些酿成自杀惨剧。

    这就是通灵的副作用。

    “时刻注意眼前的事情,不要总胡思乱想。”郑浩侧着脸对我说。

    我勉强点点头。

    “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难道就没有发现一点儿线索吗?”

    郑浩的话让我回复神志,逐渐冷静下来。

    我沉思了很久,将最近发生的每一件事又从新整理一遍,果然发现了一些被忽视的细节。

    首先,关于都市流言中对于巫婆婆的描述,按照之前我们所得到的资料,巫婆婆出现在当事人梦中之后,会直接呼唤其小名,而如果当事者做出回应,就会被其勾去魂魄。然而,现实却是出现在我梦中的巫婆婆一直在逼问我的名字,这显然与之前的所有描述都不相同。

    另外,在进入赵倩梦中之后,我看到赵倩仍是一副大学生的模样,与其他梦境中当事者变成孩童的描述也完全不同。

    至于以上两点究竟是否可以作为案件的突破口,暂且无法得到答案。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一点就是巫婆婆在赵倩梦中看到我时,她流露出来的短暂惊讶,从她那一霎那的眼神之中,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但又一时间无法将其详细整理出来。

    虽然已经和巫婆婆直接交手,但仍不可能通过想象找到事情的真相。

    目前为止,从现实中找出那个冰脸少年才是首要之举。

    赵倩的死亡很明确的说明凭借医院里那些高科技设备无法阻挡巫婆婆的杀戮,因此我继续呆在医院也变得毫无意义。

    在做了简单道别之后,我和郑浩一起离开医院,继续踏上寻找巫婆婆真相的旅程。

    虽然不想打扰魏强前辈安宁的生活,但走投无路的我们在现在这种处境下也只能向他寻求帮助。

    魏强对我和郑浩的到访非常惊讶,但仍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这更加大了我的愧疚,毕竟趟这浑水不是什么好事,赵倩就是一个例子。

    “又有人因为巫婆婆死了?”魏强皱起眉头,愤然地说。

    “是的,而且还是之前为我们提供线索的人。”

    “如果是这样,很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你们和赵倩有过来往。”

    我干硬地笑笑:“确实如此,我们现在已经暴露了,说实话,在赵倩之前,我就曾梦到过巫婆婆。”

    魏强一怔,随后又说:“可是你仍平安无事。”

    我对此也不明其故,如果说两次逃脱巫婆婆的魔爪是因为受到现实世界的影响,那么赵倩在昏睡之时也有沈美妍对其造成的外界影响。

    或是说是当时对赵倩注射的镇定药物从而造成了这种深度睡眠的效果呢?

    沉默片刻,魏强继续问道:“有没有什么嫌疑对象?对方已经距离你们如此之近了。”

    “有,只是对其人的调查一直无果。”我尽可能详细地将冰脸少年的事情告诉了魏强。

    魏强一脸的不置可否,龇着牙说:“难道罪犯并不是我当年遇到的那个人,或者说是两个人存在一定关系?毕竟按照年龄推断,这个人不应该这么年轻才对。”

    “也有可能这家伙并不是幕后凶手。”我继续补充着:“当然,还有一个我们自开始就一直在逃避的可能,巫婆婆本身一直就真实存在着。”

    回到公安厅,第一件事就是找林枫询问对那个冰脸少年的巡查结果,而得到的回复是意料之中的失落。

    随着赵倩的遇害,我们正被步步逼向绝境。

    不知不觉间对此事件的调查已经填满了整个国庆假期,旅游回来的周晓婷在得知她所信仰的巫婆婆传说终于成了让组织焦头烂额的案件之后,再也激动不起来了。

    沈美妍为了给予赵倩的死亡做出合理解释,现在是忙得不可开交。除她之外,编纂科所有人都将精力放在了对冰脸少年的搜查上面,但无奈此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让我们一筹莫展。

    “是不是可以找十人众里的通灵师协同林乐一起在梦里抵抗巫婆婆?”郑浩问马龙。

    “梦里的强弱不是简单的组团打架,如果意念无法压制对方,无论少人都只是白白送命。况且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让我们寻求公安厅帮助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无能为力的我们终究还是无法找到应付巫婆婆的方法,很快夜幕降临,随着滴答钟摆声,我似乎感觉巫婆婆距离我越来越近。

    事已至此继续硬撑着不睡觉只是毫无意义地拖延迟早会来的结果,我就像即将前往角斗场的奴隶一般等待着梦境降临。

    任何梦境似乎都没有前奏,当我意识到时,自己已经变成孩童的样子,回到了那个失落在记忆中的小镇。

    裹着黑袍、相貌丑陋的巫婆婆果然还是来了,我们互相对视,在她开口之前,我抢先问道:“你只是想知道我的名字?”

    巫婆婆贼笑着点点头。

    我被她阴森的怪笑激起一层鸡皮疙瘩,但还是强作镇定,冷道:“为什么对别人你会呼唤其小名勾其魂魄,而对我居然连名字也不知道?”

    巫婆婆面露惊讶,让她那张爬满皱纹干瘪的脸更显得恐怖:“不老实的小鬼,快点告诉我你的名字!”

    对方的反应让我明白了一些东西,于是继续大吼:“也就是说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就无法取我性命对吗?”

    我冷冷说着,同时声音逐渐从稚嫩的童声转变为成年男子:“这是我的梦,控制这里一切的应该是我,只不过是通过恶心的手段修改我的意识来制造骗局而已,这种小伎俩一旦被识破你将连个屁都不如。”

    把话说完的同时,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双手摊平,两支较长的“裁”棍与“判”棍突然出现于手中。

    “赵倩的仇恨与恐惧,我发誓一定要加倍奉还给你!”言毕,我飞身而起,直扑巫婆婆。

    数道巨大无比的黑手从对方身后飞窜而出,在半空之中向我发起狂轰乱炸。

    身处无接力点的空中,无奈避无可避,因此被巨手一次又一次击中,我忍着全身剧烈的疼痛,咬紧的牙齿不断刺出血珠。

    然而,此时此刻,凌驾于这一切之上的感觉,是赵倩临死前那种对巫婆婆的憎恨与不甘。

    “不要再在我梦里随便弄出这些肮脏的东西!”我发疯地怒吼,将身体夸张地扭动,随之转动手中的甩棍,一道白色光环闪过,黑色巨手被彻底撕烂。

    随着巫婆婆充满惊恐的眼睛,我从天而降,巨大冲击力所挥动的甩棍劈砍在巫婆婆头上,巫婆婆向后飞出,跌跌撞撞摔了数个跟头之后才跪趴在地上。

    “我不仅要在梦里把你打得粉身碎骨,还要在现实中把你揪出来!”我冷冷地盯着狼狈不堪的巫婆婆,步步紧逼。

    巫婆婆终于恼羞成怒,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整个空间随之剧烈摇晃起来,正当我认为自己即将苏醒过来时,整个时空画面突然如碎镜般彻底破碎,无数个碎片在空洞的黑暗中急速重组,转眼间四周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妖异的夜光之下投影出张牙舞爪的枯树枝,一座又一座墓碑散发出浓浓黑雾。

    突然,一个墓碑向后倒塌,随后从地面的裂纹处伸出一只满是鳞片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