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390字

    一直被编纂科苦寻不到的冰脸少年,今天居然自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小子的身手我领教过,硬上的话不会占到什么便宜。

    我纠结地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而雨晴儿却已雀跃着冲他跑去。

    “叶俊,终于又见面了。”雨晴儿开心地拉住那个冰脸少年的手。

    此情此景让我大跌眼镜,一直被作为第一嫌疑人的家伙,居然就是那个最近红得发紫的校园灵异侦探——叶俊。

    叶俊任由雨晴儿抓着自己,眼睛在我身上扫过之后,最终望向白奇牙。

    “叫我们来这里,你已经确定目标了吗?”白奇牙问。

    叶俊只是轻轻点头,然后抽回雨晴儿握着的手,转身走进咖啡店。

    这厮耍什么酷?多说一句话能死吗?一个白奇牙就够烦了,没想到这个叶俊竟然更胜一筹。

    四个人在咖啡店里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各自要了杯饮料之后,会议正式开始。

    叶俊显然与白奇牙他们非常熟识,因此只对我做了简要介绍:“我的名字是叶俊。”

    我礼貌地点头回礼,正准备自我介绍,却被叶俊立刻打断:“你的资料以及处境我已经掌握,上次见面所造成的误会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没礼貌没教养的臭小子,我心里骂着,脸上却表现的大度一笑。

    叶俊转而面向另外两人,开始步入正题。

    “制造这次事件的人最近频繁动作,已经露出了马脚。”

    “能确定目标的所处位置吗?”白奇牙问。

    “就在公安厅附近。”叶俊说着看了我一眼:“他的能力有距离限制,这是死穴。”

    我与郑浩曾经也做过类似猜测,但并没有得到相应证明。

    “有距离限制?”我问。

    “是的。”叶俊淡淡地说:“这段时间巫婆婆的噩梦一直都在纠缠你对不对?”

    我点点头。

    “但是之间有一到两天中断了对你的骚扰,其时段你正在省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而也就在这期间,你的一名证人被其所害。”

    听到这,我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凶手显然在入侵我梦境的当夜无法再入侵赵倩,而伤害赵倩的时候,也无力再顾及我。

    叶俊将一台平板电脑放到四人中间,放大本市地图后,指着屏幕说:“这里是的省军区总医院的位置。而这里是被害证人赵倩的家。”

    “两地距离并不很远,大约六公里。”叶俊说罢在地图以两地为圆心各画了一个圈,两圈边线紧紧相贴。

    “罪犯作案当夜就在这靠近赵倩家半径三公里的圆圈之中。”叶俊坚定地说。

    因为凶手无法同时对居住在两个地方的人进行入侵,因此而暴露出其能力的距离限制。

    我正准备打电话集合人员对相关旅馆的入住记录进行调查,叶俊赶忙摇头阻止我的行动:“等我把话说完,这个方法必须保证凶手没有在标记区域里租房或者买房甚至路边野营之后才可行,因此只是臆想中的方法。”

    “如果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在内,将极有可能延误最佳搜捕时机。”我嘴上这么说,手里的电话却已经放了下来。

    叶俊微微眯起眼睛,冷厉的光芒从他眼中闪过:“我们的对手不是一个简单角色,在不能保证万无一失的情况下,绝对不可以打草惊蛇。”他说着又指了指电脑屏幕上标记的区域:“我今天找你们来的目的就是重新制造一个在我们掌控之中的领域。”

    “这就是你找这个新丁来的原因吗?”白奇牙这话激起我心里的愤怒,好歹我也比这个叶俊大几岁,干什么非要新丁新丁的叫个没完?

    而叶俊的回答更让人上火:“是的,林乐是目前最好的诱饵。”

    我强忍着掀桌子的冲动,抽搐的脸上硬挤出一丝微笑:“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公安厅三公里之外的地方再找个地方睡觉,然后把凶手诱引过来对吗?”

    叶俊对我发颤的声音充耳不闻,继续说:“我们的陷阱就选在北山看守所,因为该建筑位于山腰位置,因此更缩短了对方的能力范围,而在三公里之内,能够提供住宿的只有一家旅馆。”叶俊看着我说:“而且以林乐警务人员的身份到那里呆几天也不会显得奇怪。”

    我以为这两年在编纂科的表现会让自己摆脱新人的帽子,没想到当融入一个新的团队之后,仍完全没有半点威信可言。

    我释然地叹了口气,好吧,随便你们这几个兔崽子好了,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爷照做就是。

    这么想着,我心口不一地挂上一个夸张的笑容,对叶俊点点头。

    离开咖啡店,我返回公安厅取车,然后载上三人奔赴北山看守所。

    汽车疾驰在前往郊区空荡的公路上,街边的路灯在视线中快速向后倒去。

    我无聊地开着车,车里的白奇牙与叶俊几乎以相同的姿势端坐着,嘴巴像被缝死一样,面无表情。

    我无奈暗笑,老天真会开玩笑,竟把这两闷油瓶凑到了一起。

    “叶俊,我挺奇怪,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得到我的资料,这些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你好像都了如指掌。”我打破沉默的场面,率先开口,我不是傻瓜,即使对方已经身份确认,也不能排除身为凶手的可能。

    “你在试探我?”叶俊的回答让我面红耳赤。

    “第一次和你碰面之后,我就知道你已经被对方盯上,所以这些天我一直都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至于姓名之类的资料,是通过雨晴儿得到的。”

    合情合理的回答透露出惊人的信息,在编纂科重点搜查叶俊的这几天,他居然一直都潜伏在我们身边。

    我干笑两声,然后又将目标换做白奇牙。

    “还有件事我也挺奇怪,白兄不是之前没有和叶俊联系过吗?那是怎么知道他在那家咖啡店的?”

    “哪来这么多问题?开你的车。”白奇牙态度比叶俊差得更多。

    我有种热脸贴上冷屁股的感觉,对这种玩意儿我居然还以兄相称。

    我的不悦被坐在副驾驶的雨晴儿看到,机灵的女孩赶忙圆场:“不是白奇牙大人有意疏远哥哥,只是有些东西不方便说出来,以后你会明白的。”

    我憋着嘴巴没有回话,但心里已经不那么生气了。

    大约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赶到目的地,驶过一段倾斜的公路,绕过一排坚实无比的高强,我们驱车驶入北山看守所大院。北山看守所已经收到公安厅给予的通知,提前为我们准备了休息室。

    陈姓所长亲自招待了我们,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间干净而敞亮的房间。

    “几位执行特殊任务我不便打扰,有事尽管找我。”看守所方面显然被下了命令,留下电话之后,所长便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我们跑到这种地方,罪犯真的会跟过来吗?”我掀开窗帘,看着窗外巍峨的山峦,有种身处世外的感觉。

    “你第一次梦到巫婆婆是在什么地方?”叶俊问我,声音很平淡。

    我终于明白为何窗外的景色如此似曾相识,因为第一次梦到巫婆婆的地方就是“市精神创伤康复中心”,其环境与这里相差无几,也是坐落群山之中。

    只是当时的时间是白天。

    “是市精神创伤康复中心,因为那天下大雨,因此我在车里睡着了。”我边回忆边说:“有没有可能罪犯是医院里的人?”

    “绝对不是医院的人,这点我以后会对你做出解释,我可以肯定对方是尾随你而到的。”叶俊坚定地说。

    “上次我没留意,但这次开车我一直在观察后视镜,可以确定没有被跟踪。”

    叶俊摇摇头:“你的手机平时应该不会关机吧,如果是黑客高手,很容易就可以定位你的具体位置。”

    闻言我讶然失色,之前的种种回忆浮出脑海,金宇翔曾经被梦中人传授过可以与林枫对抗的黑客技术,可想而知本人对黑客的认知更是深不可测。

    我长叹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注意到我的呢?”

    叶俊眯起眼睛:“赵倩的死就是很好的解释,对方很显然是通过进入赵倩梦境,然后阅读她大脑中的信息,从而发现了你的威胁。”

    “那么为何对方在成功入侵我的梦境之后,却没有害我性命?”

    “因为你有通灵师的特殊体质。即使在睡眠中,你的意识也在无限扩张,随时可以进行神交。”白奇牙突然插嘴,看来只要涉及到他的领域,这人还是蛮积极的。

    “这么说,通灵者是不会被他干掉的?”

    “当然不是,只要对方找到错开与你神交的方法,一样可以影响甚至修改你的潜意识。”与白奇牙对视片刻,我不自觉地躲开其犀利的眼神。

    “为什么要躲?”

    “嗯?”

    “记住,眼神是贯串心灵的第一站。作为一名通灵师,这是必须要掌握的。”

    我点点头,同时对这句话铭记于心。

    时间很快到了旁晚,窗外夕阳西沉,夜色朦胧,那些连绵起伏高耸入云的山峦,此时被罩入一层漆黑的阴影,顿时增添了几分阴森之意。

    白奇牙用手机联络了协助自此作战的相关部门,对看守所方圆三公里密切监视,防止凶手通过躲藏到汽车之类的地方来掩盖能力范围的不足,从而入侵我的梦境。

    在这个临时四人队伍里,我被安排的任务就是睡觉,从而诱引对手上钩。

    本以为这个被吹捧的非常牛B的叶俊会有多么神通广大料事如神,但结果也不过是个与我相差无几的酒囊饭袋,当第一夜平安度过之后,白奇牙的脸上明显浮上一层阴云。

    然而对待这种局面,叶俊倒是表现得满脸无所谓。

    以我的身份不便多言,只得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那种是个人就会的“特殊行动”。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巫婆婆的梦魇似乎突然从我身上消失不见,而根据之前的猜测,要么罪犯没有跟踪到我,要么就是他已经察觉到了陷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