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逆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859字

    连续三天的无果守候,连续三天在北山看守所白吃白住。

    白奇牙终于按耐不住了,率先提出终止此次作战计划。

    而叶俊对自己计划的失败不为所动,依旧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对白奇牙的提议,他也没有任何意见。

    离开北山看守所,我们顺便去了一趟之前打算作为陷阱使用的旅馆。

    这家旅馆是看守所方圆五公里之内唯一的一家,虽然设施比较简陋,但仍有整套的监控设备以及标准的住宿登记手续。

    而调查结果却直白到连给我纠结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在最近三天里,这家坐落偏僻的旅馆根本无人问津。

    无功而返地驱车返回公安厅,本打算和叶俊他们分道扬镳。

    但是却遭到了叶俊果断拒绝。

    “第一次见面不能让你知道我身份就是为了避免对方通过读取你意识从而将我暴露出来。因此以现在的局面,我不能对你放任不管。”

    我烦躁地看着对方,这些天和叶俊他们相处的特不痛快,果断没好气地回复他说:“因为职责所在我才积极配合你们,但这也只是白白浪费的三天时间,不管在你们眼里我究竟算个什么东西,但工作之余我不希望和你们再有任何瓜葛。”

    留下这些话我头也不回地走向公安厅,这些天自尊受到的屈辱一下子烟消云散。

    憋着的这口恶气,总算吐出来了。

    再次看到郑浩时,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扪心自问,果然还是和原配搭档在一起最自在。

    “这几天还是没什么收获吗?”郑浩问我。

    “没有,不过实话实说,叶俊对巫婆婆事件的调查确实在我们之上。”我一边接过郑浩递过来的烟一边说:“至少他合情合理地推算出罪犯能力的有效范围,并且还制造了一个陷阱,虽然计划落空,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事阴错阳差在所难免。”

    郑浩细细琢磨片刻说:“我认为叶俊的底牌不在这次计划之中,对罪犯抓捕如此谨慎的他,是不会将赌注全部压在这种地方的。”

    我看着郑浩,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从罪犯的行为以及所掌握的知识面来设想一下,其人一定拥有较高的智商,而将你故意调离到偏僻到周围只有一家旅馆的地方,其意图显而易见,对方绝对不会自投罗网,而以叶俊也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郑浩说到这里,我似乎终于明白过来。

    “你的意思是?”

    郑浩点点头,“叶俊在向对方公然挑衅,并以此来百分之百确定对方的能力范围就是这三公里的距离。”

    叶俊这三天来那淡然自若的样子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果然,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的代价,只是为了满足他一小步微不足道的计划。

    返回公安厅之后,平平淡淡过了两天,恐怖的梦魇依旧没有再次光顾我,不知道是罪犯对叶俊的挑衅在有意回避,还是我的反抗彻底打消了对方干掉我的念头。

    就在我几乎已经不想再考虑巫婆婆的问题,让一切顺其自然的时候,惊天的逆转突然而至。

    早上我按照正常上班的时间赶赴公安厅,来到编纂科,不自觉的目瞪口呆,昔日空荡的地下三层,今天来了不速之客,领头人正式白奇牙与叶俊。

    他们此刻正坐在电脑旁边,而操控电脑的人就是叶俊。

    马龙看到我时,透露出一种无所适从的奇怪表情,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

    虽然心里不喜欢对方,但面上仍旧要恭敬有礼,走到跟前,主动和白奇牙打招呼:“白兄别来无恙,巫婆婆的案件调查的怎么样了?”

    白奇牙看了看我,又低头看了看叶俊无奈地说:“别提了,都被叶俊这小子耍了。”

    “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糊涂。

    “嫌疑人早就被叶俊确定了,甚至包括身高、穿着与相貌。”郑浩在一边自顾自地喝着咖啡,看上去对这边的动静漠不关心。

    “什么?”突然的逆转让我震惊:“两天前我们还只是知道对方能力范围的限制,而因为其藏身处的自由度而一筹莫展。”

    叶俊听到这终于开口,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你认为罪犯的能力需要具备几个条件?”

    我想了想回道:“半径三公里的能力范围,还有必须对其灌输一定意识诱导。”

    叶俊确定我话已说完,冷道:“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确定要入侵意识的人。”

    “什么意思?”

    “通俗点说就像射击一样,确定入侵的人是瞄准目标,灌输意识是精确定位,而能力范围就是射程。”

    “你是说?”

    叶俊嘴角挂上一丝弧度,分不清是不是在笑:“你难道一直都认为对方确定你为目标,是通过梦境搜索赵倩的意识得来的吗?”叶俊摇摇头:“仔细想想,你第一次梦到巫婆婆当天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闻言我顿时感觉冷汗席卷全身,第一次梦到巫婆婆是在“市精神创伤康复中心”,而就在当天早上,自己和郑浩第一次拜访了赵倩,这些事全都是发生在一天之中,如果排除赵倩没有在下午睡觉,那么罪犯就不可能通过梦境发现我这个人。

    “你的意思是?”我几乎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叶俊将电脑屏幕转向我,说道:“没错,罪犯为了完成对周可的猎杀,这段时间一直租房住在赵倩家隔壁,而你拜访赵倩当天,罪犯其实一直都在尾随你,因为下午你的独自行动,而使罪犯的目标首先锁定了你,同时郑浩躲过一劫。”

    叶俊说着指了指屏幕上的图片,图片不停滚动,都是当天街头天眼所记录的画面,而图片的相同之处就是,上面都记录了同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留着长长头发,干瘦的小青年。我终于明白当初叶俊为何坚持罪犯一定不是精神康复中心的人了。

    “他就是罪犯?”我的声音在颤抖。

    叶俊点点头。

    “那么为何前两天你还要进行那样一次无意义的行动?”

    叶俊淡淡地回答:“因为这个罪犯非常特别,他的能力前所未有,因此我想得到更多的数据,再者没有确凿证据就将他逮捕也有违法律。”

    我没等叶俊说完,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将其提了起来,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全身都在抽搐:“你这个混蛋!就为了你嘴里什么该死的数据,赵倩死了!被罪犯杀死了!你本可以救他,但是你却只在冷眼旁观!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她临死前的不甘与恐惧,你能想象的到吗?”

    叶俊对我的举动无动于衷,仍旧毫无感情的眼神淡淡地看着我。

    我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然后倾尽全力,一拳重重挥向他的左脸,随着一声结识的闷响,叶俊向后仰倒,撞翻椅子之后,躺倒在地。

    “不要冲动!不要打架啊!”雨晴儿赶忙跑过来挡在叶俊前面。

    与此同时郑浩从后面抱住我劝我冷静。

    而沈美妍不知何时也偎到跟前,轻轻拥推着我,让我坐到沙发上。

    我忍耐着爆发的冲动,大口大口喘息着。

    小小的编纂科气氛瞬时被凝结。

    叶俊慢慢站了起来,随意地用白色袖子擦去嘴角的血渍,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他的眼睛,更加无法看出他的感情。

    “正义就是被严格的框架规矩束缚,因此有时它反而会显得邪恶。”叶俊的声音凄凉冰冷:“你眼中的多愁善感只不过是幼稚的表现,无论在何时何地,牺牲都是必然的。”

    叶俊的言语再次刺激到随时准备爆发的我,我正要愤然起身,剧烈颤抖的拳头突然被一双柔软温暖的手紧紧握住,回头一看,沈美妍皱着眉头对我轻轻地摇头。

    “罪犯应该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昨天晚上已经搬离了出租房,不过我们已经对本市进行了封锁,所以他必定还躲藏在本市。”叶俊边说边向门外走去。

    “我和你一起去。”我忍住性子,淡淡地说。

    “还记得那个叫柳艳的女白领吗?从她那里必定可以找出罪犯的下落。”叶俊留下这句话便出了门。

    关于巫婆婆的都市流言所制造的怪异事件,在辗转多次之后,再次回到了最初。我坐在车里忍不住胡思乱想,案件到最后抓捕环节,其实一直都在依靠叶俊,而特案编纂科在其中所处的位置,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也许,如果当初我们不去主动趟这浑水,案件依旧会被侦破,而且,最主要的是,赵倩不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对叶俊这个人,我始终无法认同,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应该把人的生命放在首位,但是他却可以无动于衷地看着我和赵倩被罪犯入侵意识,然后从中寻找线索,甚至或许只是为了获取数据。

    如果在赵倩第一次梦到巫婆婆的时候叶俊就采取行动,那么赵倩也许就不会死了。

    再次来到二环路的那栋写字楼,凭借印象找到了柳艳所在公司。

    这次行动我们一共有六人,除了叶俊、白奇牙、雨晴儿之外,郑浩和沈美妍也跟来了。

    六个人同时涌入办公室,让空间突然变得格外拥堵,柳艳坦然自若地过来招呼我们,对警察的到访完全不以为然。

    “帅哥美女们,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柳艳一身紧身的制服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凸显出来,她的脸上化着靓妆,但作为警察,我仍能看出其中的一丝疲惫。

    “我们想和你单独谈谈。”叶俊抄着口袋迎面走过去,冰冷的声音不容拒绝。

    我们被柳艳带到隔壁,一间没有其他人打扰的极小的会议室里。

    “好了,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吧。”柳艳被六人围在正中,但仍旧不慌不忙。

    “我们没什么问题。”叶俊谈谈的回答。

    我闻言疑惑地看向叶俊,这小子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最近在巫婆婆流言四起的网络,除了对其表示出畏惧惊恐的主流社会群体之外,还有一小部分人对巫婆婆异常崇拜,并组建了类似邪教的粉丝团,其组织对巫婆婆的信仰几乎疯狂,他们口述中的巫婆婆所杀的人全部都是罪恶之人。而作为巫婆婆的忠实信奉者之一,你是绝对不会将其本体的藏身之处告诉我们的。”叶俊依旧是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但柳艳听得已经冷汗之流。

    “对不起,你的话莫名其妙,我听不明白。”

    “我说了,你不用说任何话。”叶俊说完,看了看白奇牙。

    白奇牙与叶俊对视一眼,然后同样冰着一张脸走到柳艳身边,一双无比有力的手紧紧按住女孩的肩膀。

    “你想对我做什么?”柳艳惊叫。

    白奇牙对女白领的反抗不为所动,将满是胡渣的脸凑到柳艳裸露在外的脖颈处轻轻嗅着。

    “放开我,你究竟要干什么!”女孩的声音明显带出哭腔。

    “我的朋友有着全世界最灵敏的嗅觉,即使昨晚你和那个人有过最简单的肢体接触,我的朋友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找出来。”

    叶俊的话让我想到当初白奇牙的特殊表现以及雨晴儿口中对其的表述。

    “是的。虽然听上去不怎么好听,但与白奇牙通灵的式神确实是一条十年前殉职的警犬。”雨晴儿在我身后小声嘀咕道。

    闻言我立刻向白奇牙望去。

    白奇牙的瞳孔此时突然映出辉煌金光。

    “通灵契约!犬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