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超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367字

    通灵师,可以与任何智慧形式达成神交,能力强大者甚至可以无视时空结界的规则。

    在通灵状态下,那种超越常人百倍的能力我曾亲身体会过,处于自我本能,我一直都在排斥这种怪异感觉。然而直到白奇牙的出现,我才逐渐明白,原来通灵师,还远不止如此……

    “与白奇牙通灵的是一条狗?”我结结巴巴地问。

    “是犬灵,不要在白奇牙大人面前说这么不礼貌的话。”雨晴儿扑到我跟前,企图捂住我嘴巴。

    “还不就是狗魂?”我灵活地躲开,问道:“可以和通灵师达成神交的不一定要智慧生命吗?”

    “谁给你说过狗没有智慧?”白奇牙放开瘫软无力的柳艳,走了过来:“十年前我们在云南摧毁了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跨国贩毒集团,而此次围剿行动中的最大功臣,就是与我通灵的警犬。”

    白奇牙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这只警犬名叫冬狼,抓捕罪犯当日,由于公安部出现内鬼,导致此次行动被走漏风声,在计划败露的情况下,冬狼仍旧凭借气味搜寻到了贩毒头目,穷凶极恶的罪犯用抢打断了冬狼两条腿,然后逃到一所废弃的民宅之中。”

    白奇牙长长叹出一口气,声音变得悲凉:“之后冬狼拖着两条血淋淋的腿,爬了五百多米,再次投入到与罪犯的搏斗中去,精疲力尽的它只能死死咬住罪犯的小腿,任由对方用铁棍猛击它的头部,直到冬狼全身血肉模糊,最终停止呼吸,它的嘴仍旧没有松开分毫。随后赶到的武警就是被这五百米鲜血塑造的轨迹所指引,最终抓捕了贩毒头目。”

    白奇牙第一次在我面前说了这么多话,我被那只警犬的事迹彻底震撼。

    “不是任何一个通灵师都有能力与人之外的魂魄所通灵的。”叶俊强调。

    白奇牙看了看我,向门外走去的同时说道:“我能感觉到林乐与我一样的与众不同。”

    一种奇妙的感觉升腾而起,不可否认,我有点对通灵师的特殊体质感到自豪了。

    正准备迈动脚步,身后传来柳艳凄凉的冷笑。

    我回头望向瘫坐在椅子上的柳艳,她的头发被汗水湿透,贴在秀丽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妖媚。

    “即使你们有超越常人的能力,也不可能对夜神大人怎么样的,夜神大人是这个腐朽世界的救世主,只有他能拯救这个世界,他是真正的神!”

    “只是被网络影响就会这般痴迷吗?”我无奈地叹气。

    “你根本不明白夜神大人的本事与温柔,我和李燕是大学同学,论人品论相貌论才华论成绩,我都远胜于她,但结果怎么样,在同一单位实习,她因为拥有家庭背景而备受瞩目,一同应聘这家公司,我在二选一的情况下被她取代,公司给予的借口竟然是该职位不需要太漂亮的女人。我不服,我不甘心,自己明明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孩怎么却会被如此平庸的人骑在身下,我在网上揭露他们的罪行,咒骂世界的不公。但很显然,我还是被神所眷顾了,夜神大人找到了我,并且对此事做出了正义的审判,李燕死了,我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这份工作。”

    其实柳艳应该自己也很清楚,即使离开这里,以她的条件也不难找到理想的工作……果然还是被过激的求胜欲与攀比心里所击倒的普通人。

    我谈谈地说:“可是换位思考一下,李燕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错啊,虽然在你眼里她平庸而无能,但对她的父母朋友而言,她却是独一无二的。人都会竭尽全力向美好的生活去努力,基于这一点,为得到心仪的工作而竭尽所能也自在人情,即使说她作弊有错,也绝对不至于遭受报应,但事实是她死了,为了这种事,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留下这席话,我转身走出会议室,留下的柳艳,正逐渐湿润了眼眶。

    在白奇牙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二环西路之外的一座废弃工厂,制造此次巫婆婆流言混乱的罪魁祸首,就藏在这里。

    由白奇牙带路,叶俊殿后,我们小心翼翼地进入到空旷厂房之中,破旧不堪的墙面、只剩下框架的残破天窗,锈迹斑斑的被遗弃的设备,整间厂房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真的会有人藏在这种地方吗?

    白奇牙突然放慢了脚步,沉声道:“这里应该是罪犯为信奉者们提供聚集的秘密基地,以气味推算,估计留守的有一百人左右。”

    一百人?我正疑惑这破地方怎么会被作为集会地时,突然一块砖头从上方飞砸下来。

    随着砖头在我们脚边炸碎,周围顿时人声鼎沸。

    密密麻麻的人群瞬时将我们团团包围,他们大都是青年人,有男有女,个个面目狰狞,有人手里握着刀棍,有人手里捧着砖头。

    被邪恶信仰欺骗的异教徒自会无视法律,他们必是都有痛下杀手的觉悟。

    “我们是警察!请各位保持冷静,有什么想法可以慢慢说。”我提高嗓门大声喊道。

    “只不过是些蝼蚁之众,不能在此耽搁时间,雨晴儿的能力对付普通人类会很拘谨,一会儿你们照顾好她。”白奇牙说罢,瞳孔突然射出金光,咬紧的牙齿咯咯作响,白色的唾液从牙齿的缝隙中向外溢出,随之,他的喉咙里传出野兽般“呼呼”的低吼。

    紧随一声嘶哑的咆哮,白奇牙突然向前飞驰,急速而过的气流撕扯着头发与衣衫,他的身体异常前倾,鼻子几乎碰到地面,仅仅眨眼一瞬,白奇牙已经扑进人群,对面还没有做出任何反映,居前的十来人已经被打翻在地。

    白奇牙如疾风般在哭喊成一片的人群中呼啸而过,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只有刹那之间,视线捕捉到了白奇牙的动作,不禁感到一阵脊背发麻。

    虽然是对我们造成威胁的敌人,但毕竟也不过是些普通百姓,而白奇牙下手显然超出了法规,只见他闪身到一个持刀青年身侧,双手快速握住对方胳膊,然后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折,竟徒手将其关节反向折断,随着一声悲鸣,青年的胳膊被拧成一种恐怖夸张的样子,刀落地同时,青年也痛苦地躺在地上打起滚来。

    然而被洗脑的异教徒不会因为敌人的威胁而产生畏惧,十几个骨折的暴徒刚刚倒地,更多的暴徒便争抢着涌来。

    战斗一触即发。

    我挥舞着细长的甩棍,驱赶周身目露凶光的暴徒。

    手持桃木剑的雨晴儿显然对现世中的暴徒无能为力,只能依靠灵巧的身姿在人群中躲闪,好在郑浩与沈美妍应付这些人类对手游刃有余,给予了雨晴儿极大掩护。

    就在战场一片尘土飞扬哭爹喊娘之际,我的余光扫到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与其他投入到战场中的人不同,他异常平静的站着,纹丝不动。

    我向那人看去,不禁大吃一惊,长长的头发乱糟糟的,无神的眼睛没有焦点,干瘦的身体懒散地驼着背,此人正是街头天眼捕捉到的嫌疑人。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那人居然无厘头地冲我挥了挥手,然后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抄着口袋向厂房外面走去。

    “站住!”幕后黑手终于现身,绝对不能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索性张嘴咬住“审”,并从腰间抽出“裁”与“判”。

    没有借助通灵状态同时使用三支甩棍此为首举,虽然无法熟练掌握切换时机,但对付普通人仍旧绰绰有余。

    拨开人群,杀出一条血路,我向那个人离去的背影追去。

    对方虽然没有回头,但似乎发现我脱离了包围圈,随之加快脚步。

    此等局面机不可失,我自然对他穷追不舍。

    只顾盯住对方奔逃的背影,完全没有注意环境的变化,只感觉光线越来越暗,应该是从厂房出来之后转入了旁边的楼房。

    这种僵持的距离与追逐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在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之后得到了终结。

    那个人停下脚步,而挡住他去路的,是一面封闭的墙。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束手就擒吧。”我双手转动甩棍,以最好的感觉停下握住,步步紧逼。

    “哎呀,被你逮到了。”那人耸耸肩膀,一脸的无所谓。

    在距离不到十米的位置我停住脚步,此人是个危险的家伙,必须加倍小心。

    “你就是那个被称为夜神的人吗?”

    “嗯,很酷吧。”小青年模样的夜神得意地回答。

    “巫婆婆的谣言是你制造的?”不论如何,当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时,我仍不敢相信就是他进入别人梦境,并且如此逼真的制造出一个巫婆婆。

    “是的。”夜神故意将声音压低,神经兮兮地说:“我们已经在梦里交手多次了不是吗。”

    我心里一惊,继续逼问:“你是怎么进入别人梦境的?”

    夜神笑道:“其实这很简单,只是首先需要改变一下世界观而已。告诉你秘密之前,要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人类存在灵魂吗?”

    我点点头。

    “看来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呢。”夜神笑道:“说起灵魂,不得不提到超弦理论。”

    超弦理论?作为物理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其观点为自然界最小的单元不是点状粒子,而是线状的弦,因弦的振动,才产生出不同的基本粒子。

    “虽然国外科学家已证明灵魂是超弦的一种表现形式,但不论怎么说,灵魂学也不过是潜科学,并不被主流认可。”

    夜神摇摇头:“潜科学?笑话!那是因为现在的世界更对物质着迷,商业化的媒体与其宣扬这些无人问津的新科学,还不如去报道那些艺人的绯闻更容易获利。”

    夜神说到这,露出不可一世地邪笑:“不过也正因如此,我们这种人才会从凡夫俗子中脱离而出。真理不需要落在多数人手中,因为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只需要极少部分的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