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夜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4498字

    TJ大学作为全国一流学府,一直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多年前,总有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小男孩目空一切地穿梭于校园之中,据传说,男孩当时只有十四岁。

    没有人见过他上过任何一节课,没有人和他有过任何沟通,他就如同一个幽灵一般,总是神秘的出现,又神秘的消失。

    直到每年评比奖学金的时候,才能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名字,虽然考勤与干部加分为零,但学业成绩却总是将年长的哥哥姐姐们远远抛在身后。

    当年在校的学生每当谈论到这个话题都会忍不住议论纷纷,而那个被视为天才与神的名字,则永远深刻在TJ大学的传说之中。

    普通的三字姓名,周龙琪,但意义非凡。

    每个人都认为天才的头脑与想法不被常人所理解,但其实作为被推上舌尖的当事人,会感受到无法言语的疏远感与隔离感,人们总是会对能力过强于自己的人敬而远之,因此更加造就了这类人群不为人知的神秘内心。

    我名叫周龙琪,一个从小到大没有在任何一个方面输过的人,从记忆的最初,天才这个称号就被身边的人肆无忌惮地压在我身上。

    父母对我的期望很高,而那种充满幻象的眼神如同着魔一般。

    小学时,身边对我议论最多的话就是,“周龙琪每天上课都在睡觉,作业也不写一字,但每逢考试却总是满分。”

    简单的观点,完全被主观占据。在别人眼里,我就像一个从来不用努力就会理所应当站在金字塔顶端一样。

    只是这些人不会知道,我在深夜挑灯夜读的艰辛。

    这个世界有一条不可动摇的法则,那就是没有付出,就不可能有回报。

    我的童年没有多少快乐的记忆,只有读不完的书与上不完的课。

    二十岁那年,我留学回来,并取得了马里兰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也就是那一年,父亲因为贪污罪被送进监狱,我回到家里,看到满屋的一片狼藉。

    母亲每天都以泪洗面,唯一能让她重新振作的,就只有我。

    “你要知道,你的父亲是被他们联手所害,你一定要出人头地,给父亲报仇雪恨。”

    我麻木地听着母亲充满愤恨的话,心里空无一物。

    可是母亲啊,我不是你们手里的武器,我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段时间我爱上了上网,爱上了一个叫做“零点咖啡”的都市论坛。

    每当夜幕降临,万籁俱寂,我在黑暗中看着电脑屏幕,直到那时,我才真正了解到努力生活着的不同身份人们的现实生活。

    这个社会充满竞争,充满压力,但作为其中每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尘埃,人们都没有放弃心里那个最初的梦想。

    很幸运,我在“零”认识了“夜神”,他彻底影响了我世界观。

    始终也没能搞清楚夜神的工作性质,只知道他读的是法律,月收入丰厚,但从来也没有存款。

    总是和夜神聊到很晚,那些现实的问题,那些独特的理念。

    夜神没有对BBS里任何一个人透露过自己的真实信息,因此我也从来没有尝试过询问什么。

    那时候我认为,思想上的朋友,就让他一直保持这种神秘好了。

    逐渐脱离了现实,而陷入到另一种精神世界的我,无意中疏远了身边的人,尤其是当时无依无靠的母亲。

    而对于父亲的感觉,我始终在逃避,父亲那深邃的眼睛总在我脑海中回绕,他的话总是很少,但却在一直引领我成长的方向,那样正直的父亲,却终究被利益打倒……

    随着时间流逝,在亲眼目睹了一些事情的发生,间接回顾了一些人们的苦难,我开始主动发布一些帖子,并且结识到了更多朋友,形色不一的朋友。

    有一个叫做笑笑的小女生对我莫名崇拜,她总是像小傻瓜一样在BBS里用天真纯洁的心灵去安慰别人,在我看来,她总是充满快乐并拥有积极的生活态度。

    我曾经对笑笑说,如果我有能力,我一定在她长大之前,送她一个理想的童话世界。

    就这样,“零”给予了我难忘一生的回忆。

    我本以为可以将“零”作为自己心灵的避风港,但却忘记了变故这个词语的存在,也许这就是上帝对于我能力与勇气的一次小小考验,但我却没能守护住所拥有的东西。

    由于资金问题,“零点咖啡”关闭了。也许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广告的缘故,造就了这必然的结果。论坛的创始人曾经说过,他只想给迷茫在都市中的灵魂们一个可以依靠的“家”。

    然而在这个医院都要讲效益的时代,一切都变得不切实际。

    我知道我其实有经济能力挽救“零点咖啡”,但却碍于现实中有限的精力,还是默默放弃了。

    “零”的关闭,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夜神”突然消失在了我的生命里,每当夜深人静,我难以入眠时,只能呆呆地望着电脑屏幕,而网络对面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后来,笑笑来到了我的城市,我们通了电话,在市广场的喷泉下,我见了笑笑,一个干净漂亮的女孩。

    我始终不太会处理与女孩之间的关系,感觉一直都是笑笑在自言自语,我偶尔侧头看着她美丽的俏脸,长长的睫毛,阳光的笑脸,心里总会泛出一种甜甜的感觉。

    笑笑,还记得吗?那天,我们一起走过公园,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

    “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是一个很远的城市啊。”

    “你会来找我吗?”

    “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去的。”

    “周龙琪,我喜欢你。”

    我知道这是迟早要面对的抉择,我已经反复想过很久,我是真的喜欢笑笑,但却很难成为男女朋友,我的理性不容许我做出一时兴起的选择。

    “笑笑,我们都有自己不能舍弃的家人,如果在一起,会面对很多艰难。”

    “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无所谓啊。”

    “只是恋爱的话怎么样都能克服,但是长相厮守的话,需要为之前每一次冲动都做出弥补,笑笑,你不必要这么累的。”

    那一天,我看到了笑笑没有笑容的表情,她什么话也没有留下,转身离去。

    我感觉内心有撕裂一样的痛楚,但只是转瞬之间,或许,确实只是转瞬之间吧。

    我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母亲需要我的照顾,我无力再去尝试一次遥远的异地恋爱。

    后来,政府不计父亲的污点,主动向我抛来橄榄枝,即使我什么也没有去主动争取,人生的转折也无处不在,当坚强地一路走来,曾经的悲剧也逐渐被淡化。

    悲剧……当然不发生最好……

    在深思熟虑之后,我以特殊身份进入到政府部门,渐渐地,对曾经自己的“无力”感到悔恨。

    也许命运就是一种程序化的轨迹,人类想要成熟一些,就必须付出与之同等的代价。

    无奈的现实总是左右着一些事情……

    但是,对于“零”一夜之间的毁灭……

    我无法理解!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本奇怪的笔录。

    笔录的主人没有留下姓名,整整二百页的篇幅,密密麻麻记录着一些摸不着头脑的东西,笔录的主题是盗梦,这确实很荒唐,但作为心理学专业的我,也不难理解其中抽象的含义。

    然而随着进一步的阅读,逐渐感觉越来越不着边际,于是便将其随手扔在了一边。

    突然有一天,妈妈异常兴奋地回到了家,她急切地把我叫到书房,然后拿出一个DV,视频中呈现出一个饭店的包房,一群衣冠禽兽喝得烂醉如泥。

    我和母亲屏气凝神,细听里面的声音,不禁被震惊,那些丑恶的嘴脸肆无忌惮地议论着我的父亲。

    直到那一天我才明白,我一直都在误会自己的父亲,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廉洁正直的人,也正因为他这种与周遭人格格不入的格调,才被疏离,最终被其联手陷害。

    然而,那一晚,我并没有来得及更多伤感,因为一群陌生人冲进我家里,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个DV,而母亲将其视为最后一线希望,因此发了疯一样和对方争抢,但身单力薄的母亲怎么和一群身强体壮的恶徒抗衡,DV被轻而易举地抢走,母亲和我则他们拳打脚踢,最终住进医院。

    走到这一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窘迫,住院期间,没有任何人来探望我们。

    回想昔日父亲在位时,那些甘愿为我们家做牛做马的人,如今或许都在偷偷窃笑吧。

    康复出院之后,母亲像是受到了很大打击,脸上不再有笑容,即使是那种幻象时泄愤的笑,也消失不见。

    我落寞地呆在家里,大脑一片混乱,就在那一晚,我突然想到了那本笔录。

    我鬼使神差般将其翻了出来,在书桌前挑灯夜读,静下心后仔细想想,那些被多处注明、添加、修改的地方,无疑不再表达笔录所追求的严谨。

    如果只是随胡说八道,怎么可能会坐到如此精细。

    弗洛伊德说梦是无意识的扩张,因此人类无法控制梦,并且很难回忆梦。

    而笔录则认为梦是大脑与灵魂之间的介质,如果想入侵他人梦境,那么首先必须要掌握控制梦境,而第一步就是找到梦的入口,也就是梦境的起点。

    众所周知,作为潜意识投影的梦,其中情景与事物是无限重叠在一起的,所以说人永远不可能感受到梦开始的时间。

    完全违背科学的理论让我不知所措,但如同走火入魔一般,我还是按照笔录中的教程,在一步一步做着试验。

    如果在安逸中睡眠,那么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睡着,睁开眼时,必是天光大亮。

    按照笔录中的方法,我开始自虐性的完成试验,首先是连续熬夜,然后在精疲力尽的状态下,前往条件最恶劣的地方,比如温度滚烫声音嘈杂的蒸汽机房,或者冰寒刺骨顷刻上冻的冰库。在这种环境之下,以站立姿势入眠,便会不断在睡梦与惊醒之中徘徊,从而感受与控制自己的梦境。

    但是,现实终究不是纸上谈兵的理论,在此之间,我差点被活活冻死在冰库里。

    直到有一天,极度虚弱的我在试验中突然感受到一个奇妙的空间,虽然没有画面没有声音,但我却能从里面感受到很多人噪杂的心声。

    我终于找到了梦的起点。

    每个人在进入梦境时其实都会经过这个神奇的隧道,只是后来总是被强制性忘记。

    渐渐地,按照笔录的指引,我对这种能力的探索更加深入,通过捕捉跟随那些杂乱的意识流,我居然进入到他人的内心世界,换而言之,就是入侵了他人的潜意识。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可以感受到别人心里所想的一切,而且只需要掺入一点自己的想象,就会彻底改变对方的思想、记忆、心理。

    我被这种力量所震撼,同时,感到无比兴奋。

    我下手了,我的第一批目标,就是那些陷害我父亲的高官。

    我没有通过修改意识去改变现状,让事实大白天下,还父亲清白,然后将他们送入监狱。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用能力入侵了他们的意识,让他们发疯,让他们恐惧,最后再将他们彻底抹杀,我对这种将恶人随性玩弄的感觉兴奋不已,我彻底爱上了这种能力,我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神……

    夜神,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我们曾经渴望改变的世界啊。

    总有一天,我会给你展示一个光辉而闪耀的世界。

    我就是你,我就是夜神。

    偶然有一天,我在网络上又看到了笑笑。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们便一直没有再联系过,现在和她聊天,却明显感觉到她昔日的活泼已经不复存在,我挖空心思才断断续续引出她蹉跎改变的原因,事实让我崩溃。

    被我拒绝之后,笑笑交了一个男朋友,后来两人同居了,期间怀孕两次,最近男的提出了分手……

    从正式交往到结束,只有不到五个月……

    怀孕两次!

    我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小说里,但没想到其实与我近在咫尺!

    我终于明白了,就算自己有意去珍惜的东西,仍然会被别人无情践踏。如果我当初接受了笑笑,那么结果还会有悲剧发生吗?

    那晚笑笑说完话便下线了,我看到QQ上自己无意识中打出的一行字,“我来照顾你以后的生活,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如果当时早一秒把这话发送出去,笑笑会怎么回复我呢?

    而我,是否只是想用自己的能力去释放内心的愤怒?

    人类,因憎恨因欲望,总是在破坏自己与他人的未来。

    好像只有他人哭泣,才能换来自己的快乐。

    为何我们总要不断自相残杀?

    为了追求快乐?

    还是保护自己?

    如果只有伤害别人才能保护自己,那么,那些被伤害的人的未来呢?

    你们能负担这巨大的责任吗?

    谁都阻止不了悲剧!

    那些生活和平中需要保护的人们……那些善良容易受到伤害的人们……那些天真随时会被欺骗的人们……

    记忆中失去的“零”,失去的“荣耀”,失去的“幸福”,绝对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我要得到只手遮天的力量,然后重新审判这个世界!

    我!

    才是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