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短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494字

    很久以来,不同描述但相同结果的末日预言每隔数年就会在世界上流传,不过庆幸的是至今为止没有一个被应验。

    那些被现实撕碎成谎言的流言飞语一次又一次淹没在历史的嘲笑之中,善意的忠告或者是恶意的谣言都随着时间的延续而变得毫无意义。

    然而我们未曾看见的东西谁能保证不存在,我们未曾经历过的事情谁又能保证未曾发生。比如在多重宇宙中,那些无限重叠的平行世界总是不断在每一个最微小的分歧点上塑造着完全背道而驰的空间。

    毋庸置疑的是我们的地球终会有毁灭之日,也许它并不存任何一个预言之中,也许陪伴它走到最后的是未来什么种族以及另一个文明,但是那一刻迟早会到来……

    这就像一个已知的但还没有发生的悲剧一样烙印在生存者心中,我们就像活在时间的前面,只能无奈的等待……

    公安厅异闻录——预言

    公安厅特案编纂科,公安系统外编部门,以省厅为单位,却受国家公安部直接管制的秘密组织,主要负责处理超自然非正常案件。

    我叫林乐,目前担任特案编纂科外勤探员。

    昨夜凌晨我收到一条短信,内容简短而诡异,让人触目惊心。

    “他要杀我!”

    发信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名叫时志刚,他是我童年时的玩伴,那些无忧无虑的童年回忆之中,几乎处处都有彼此的影子,然而几年前刚子做乳胶漆生意发了财,财力上的转变疏远了我们的距离,我们最近联系是越来越少了。

    昨晚睡觉前将手机放在客厅里充电,因此直到今天早上,我才看到那条短信。

    无论怎么说短信的内容也太匪夷所思,于是快速拨了回去,没过片刻,电话便接通了,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疲惫的声音,虽然许久没有联系,但我还是很轻易就能听出那是志刚。

    “刚子!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对面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传出志刚吞吞吐吐的声音:“没,没事儿啊,我很好!”

    有些时候人们想掩饰一些东西,往往只会适得其反,挂断电话,我向编纂科请了半天假,然后马不停蹄地开车赶赴刚子的家。

    刚子一定遇到麻烦了,这是我的第一直觉。

    位于旅游路的别墅区我很久没去了,穿过只有车行道的马路,我来到本市真正意义上的富豪集中地,而自己的那辆小海马则与周围富丽堂皇的建筑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刚子至今单身,而复式的二层小洋楼里平时只有他一人住。

    直到见到刚子本人,我才算舒了一口气。

    刚子将我让进客厅,从博古架上随手拿出一盒黄鹤楼递给我,“随便抽。”

    单身男人的房间没那么多讲究,我一仰身坐到沙发上,然后将烟放进嘴里。

    志刚笑盈盈地也跟着坐下,说道:“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我点烟的手顿了顿,抬起眼睛又看了志刚两眼,依旧是干瘦而精炼的外表,就算将他化成灰我也认得,而就是这样一个与我曾经形影不离的挚友,如今却感觉到一种极为强烈的生疏感。

    首先,他的问话让我十分诧异,很久不见的两个人,再次见面免不了类似“别来无恙”的问候,而志刚所用的那句开场语就好像我们一直都在共事一样,再者,今天早上我们已经有过联系,而我此行的目的也显而易见。

    或者说,只是因为生活节奏的加快,迫使时志刚对那些无意义的礼貌用语忽略了?但总感觉,刚子这话是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还不就为了昨晚那条短信。”我斜着眼看他。

    时志刚舔了一下嘴角,回答道:“不是已经说没事儿了吗?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

    刚子那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说明他在撒谎,这就是人的肢体语言,从沈美妍那里学到的。

    更重要的是,以刚子的性格,不可能开这样幼稚的玩笑。

    “有事就说,怎么学会拐弯抹角了!”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甭往心上去,就是玩笑而已。”

    “好吧,算我多管闲事。”我说着站起身子,将烟扔在桌子上,准备离开。

    其实不管他对我隐瞒什么我都无所谓,只要看到他平安无事,我就已经安心了。

    “林乐!”走到门口时,刚子突然将我叫住:“我最近脑子确实不太好使,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吧。”刚子清清嗓子,掉转话题:“最近过得怎么样?在哪工作?”

    “还在公安厅。”我回头去看刚子,这家伙真得健忘症了?

    “什么部门?”我突然有种被别人调查隐私资料的感觉,于是随口应付:“打杂而已。”

    留下这句话我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一阵脊背发凉,这个刚子,为何总感觉那么怪怪的,完全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到达公安厅已经过了上午九点,这个时段车位早就满了,我被迫将车停在百米以外的地方,然后又呼哧呼哧地跑回公安厅。

    穿过人来人往的一楼大厅,又下到只有楼梯的地下三,累得我是直伸舌头。

    这一会儿编纂科的人不知都跑哪去了,只有林枫蹲在椅子上玩电脑。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抽出一根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噢!网络上又开始流传新的末日预言了。”林枫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对我说话。

    “那种东西你也会信。”喝了一口水,我随口说道。

    林枫没回答我,继续说:“七个恶魔同时诞生,然后在半年之内将世界彻底颠覆。”

    我感觉呼吸明显平稳之后,才将刚才那根烟放进嘴里:“什么玩意儿,还没2012年的玛雅预言来得真实。现在的人,连造谣都懒得动脑筋了,真没节操。”

    “我觉得不错,听起来特牛。七个恶魔同时诞生!比2012明显加入了一些剧情。”

    我无奈地摇摇头,林枫,你这小子真的太闲了。

    说话间,沈美妍和周晓婷推门进屋。

    沈美妍今天穿了一身雪白连衣裙,配上她那瀑布一般的黑长直,十足淑女公主范儿。

    我打量着美妍连衣裙中凸显出来的身材,感觉一阵猛烈的燥热,同时嘴上也开始胡说八道:“女魔头,您这是要转型啊?”

    沈美妍瞪我了一眼,二话不说,将自己桌子上的文件向我甩来。

    我灵活地躲闪,但还是被那一堆厚厚的文件闷在了脸上。

    将皱皱巴巴的文件一把抓起,定睛一看,我不禁露出幸灾乐祸地坏笑:“女魔头,你完了,这是马龙的工作报告。”

    话音刚落,马龙便鬼使神差地推门而入,然后目光愣在了我手里的那一堆破烂之上……

    我感觉马龙的眼睛似乎射出炙热的火焰,这份报告可是那头狗熊耗费了一周时间的劳动成果啊!

    “听我解释!”完全没有解释的机会,马龙已经向我冲来,我感觉大地在震动,跟这怪物没什么道理好讲啊!

    “娘的!倒霉!”我一边骂着,索性将文件扬到半空,然后脚一用力,飞身跳上桌子,踩着林枫的头,跳到屋子另一边。

    马龙就如同一辆无坚不摧的坦克,径直向我冲来,林枫还没拍干净头上的脚印,整个人又被马龙撞飞出去。

    我躲在沙发后面,准备一会儿围着这个和马龙绕个圈,然后跑出屋子。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因为马龙直接将沙发举了起来。

    “救命啊!”随着一声惨叫,我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砸在身下,也分不清究竟是马龙还是沙发。

    被非人类的怪物无缘无故地修理了一顿,我半躺在沙发上,如同一个怨妇一样。

    沈美妍用打印机将马龙的报告重新打印出来,整理妥当之后,交到马龙手里。

    马龙接过报告,给予沈美妍一个赞赏的目光。

    “你这假惺惺的恶毒婆娘!报告就是你弄烂的!对不对?林枫!”我甩着乱糟糟的头发大声申冤,并同时望向林枫。

    “你说呢?”林枫一边用毛巾擦着脑袋上的鞋印一边说:“妍姐,请帮我灭了这货吧!”

    沈美妍眯起漂亮的大眼睛温柔地笑着:“不好吧,我今天穿的可是裙子呢。”

    话音未落,美妍突然甩动长腿,那白花花的大腿从轻舞飞扬的裙子中若有似无的展现出来。

    我正两眼发直,心猿意马,春心荡漾,脸部便即刻传来一声闷响,随后好多星星漫天飞舞。

    我想我是晕了……

    —————————————————————————————

    “醒醒醒醒!”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剧烈摇晃我的身体。

    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郑浩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郑浩,我的好搭档,你终于来了。”

    “让开,这是我的沙发。”郑浩粗鲁地将我从沙发上拽下来,然后自己躺了上去。

    好吧,我是被彻底孤立了。另一张沙发上周晓婷和沈美妍正在看电视,我掂量再三,还是觉得离她们远一点比较稳妥。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将双脚翘到桌子上,百无聊赖地取出手机。不自觉地,又从收信箱里找出昨晚那条短信。

    收信时间是今天凌晨两点半,从时志刚早上的状态来看,昨晚他应该没有酗酒。

    也就是说他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给我发送了这条短信。

    而对于他口中的“玩笑”,基本可以直接pass掉,没有人会在那么晚的时间开这种玩笑的,至少我熟悉的刚子不会。

    莫非这个刚子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刚子。

    想到这,我使劲摇摇头,这种想法简直荒唐。

    突然,我的脑袋灵光一闪,短信?电话?刚子平时是一个人住,所以打电话是不需要避讳任何人的,而那短信的内容所要表达的事态非常严重,如果真遇上火烧眉毛的急事,刚子自然会用打电话的方式向我求救。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或者,除非?

    除非刚子当时在躲藏想要谋杀他的那个人。

    想到这,我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凌晨两点半,在空荡的二层楼房之中,一个想杀你的人徘徊在你的家中,在黑暗中搜索着你,而你只是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然后战战兢兢用手机寻求外界帮助。

    对于一个明显对你存在严重威胁的人,你自然不会将其事实隐瞒。

    也就是说,威胁刚子的,或许根本就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