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二重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327字

    “林乐!林乐!”

    我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郑浩满脸焦急地看着我。

    深山密林之中,午夜的凄风肆意蹂躏着黑色的枝叶,飒飒作响。

    我渐渐恢复了神志,突然一阵恐惧如午夜炸雷将我惊醒。

    “我在哪?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自己就站在我面前!”我摸摸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

    “已经没事了。”郑浩愁眉不展地说:“这次真够悬的,只差一点就命中要害了。”

    也许是深夜光线不足的关系,也许是郑浩突然出现的关系,总之那个的戴鸭舌的家伙只是将我打晕,并没有伤及我的要害。

    在郑浩的搀扶下,我回到车里,记忆中那挥之不去的恐怖景象仍不断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我看到一个长相与我一模一样的人要杀我。”我战战兢兢地说着,这么想来,将我骗到荒郊野外的原因,不正是要干掉我,然后彻底取代我吗?

    “你确定?”郑浩一脸的不相信,大概这小子以为我的脑袋被打坏了吧。

    “千真万确,我看得很清楚。”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对我动手的刚子也是个假的,而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发那条短信应该是真正的刚子,而短信中的“他”,必定是在指那些冒牌货。

    眼下来看,时志刚本人估计已经遭遇不测,而有着与我们相同相貌的凶手,究竟又是些什么东西?

    想到刚子,我的心里犹如刀绞一般,他在命悬一线的时候将希望全部放在了那条短信之上,而我,却并没有在最后时刻出现。

    到达市区已经过了凌晨三点,我们索性直接赶赴公安厅睡觉。

    第二天醒来时几近中午,我感觉脑袋很沉,昨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只不过是一场恶梦。

    然而头部与肩膀的所带来的剧痛,却在时刻提醒着我那些心惊肉跳的画面是真实发生过的。

    这次离奇遭遇处处充满诡异,因此自然受到了特案编纂科的加倍重视。

    马龙安排在午餐之前召开紧急会议,六个人集聚一堂,话题从昨天的“末日预言”一下子转入“两个自己”。

    “两个自己吗?”沈美妍盘腿坐在皮椅上,柳眉微皱:“应该就是流传于世界的灵异事件‘二重身’吧,德语中的意思是‘二人同行’,指的是亲眼目睹到了另一个自己。据说一旦发生这种事,当事者将会很快遭遇不测。”

    “听起来好吓人。”周晓婷不自觉地蜷缩起身子。

    “二重身虽然看起来与本人毫无差异,但显而易见,他们深知自己冒牌者的身份,因此一般不会主动与周围的人讲话。”

    “我一直以为刚子是被什么东西影响或者附体之类的,但如果这么说来,则明显更偏重这种可能。”我说。

    “有没有这方面的详细资料。”马龙拄着下巴沉声道。

    “这种事情在国外的灵异杂志已经屡见不鲜了。无论是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还是早年的著名小说家芥川龙之介,都曾经对‘二重身’进行过大量描写。”林枫一手摆弄着鼠标一边回忆地说道。

    “流行最多的未解之谜也存在大量‘二重身’的现象,比如美国总统林肯在被刺杀之日三天前,就曾经看到过自己。虽然推论刺客是民族教派,但是也有传闻林肯是被自己的‘二重身’杀害的。”

    “当然,对于另一种传闻,林肯在死前曾经透露梦到了自己被刺杀的事,则很有可能是‘二重身’编制的谎言。”

    我惴惴不安地听着,作为当事人,更感觉到恐惧的逼近,一个与你外貌一样的人,时刻在惦记怎样谋害你,这样的压力,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摧残。

    沈美妍轻咬嘴唇,回忆说:“芥川龙之介的作品我看过,其中《两封信件》与《齿轮》就是以‘二重身’为创作题材,而芥川龙之介的死也与二重身存在很大关系,在他自杀前一天,曾经有人看到过一篇名为《是不是杀人了》的原稿,而芥川龙之介当时大发雷霆,说那是失败的作品,并随之将其撕碎扔掉。然而,第二天,芥川龙之介便在家中自杀,而那篇本应被撕毁的手稿,却完好地摆放在书桌上。”

    林枫接过话题继续补充:“《是不是杀人了》之后以《梦》这个标题被收录在《芥川龙之介未定稿集》中,是说主角有一天梦见自己杀人了,而后梦境居然变成了现实,从而主角开始认为有另一个自己存在,而这一切都是那人所为。此文显然就是困惑于‘二重身’问题的芥川龙之介的本色写实,因此有人怀疑,头一天大发雷霆并且将原稿撕碎的人,并不是芥川龙之介本人,而是那个‘二重身’。”

    我摸着下巴,在听了这么多名人关于“二重身”的奇异经历后,更加觉得毛骨悚然。

    “这些‘二重身’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他们到底是不是人呢?”我问。

    “至今为止,从未被证实过。”

    我愁眉不展地摇摇头:“本以为这些‘二重身’杀害本人的目的是想取代本人,但按照刚才那些现象,在本人死后,‘二重身’似乎也随之销声匿迹了。”

    郑浩猜测说:“也可以这么理解一下,林肯和芥川龙之介都是公众人物,因此他们的死亡会很快被发现并且被大肆传播出去,也许正因此,他们的‘二重身’才无法找到机会代替本人。但是如果只是普通百姓,‘二重身’则很容易将其本人杀死掩埋,从此取而代之。”

    我感觉越来越糊涂了,问题转来转去,似乎总会回到起点,这些所谓的“二重身”,究竟是些什么?

    说话间,林枫从网络上查找了关于“二重身”的更多资料,尤其在一些知名度很高的灵异论坛里,此类怪事层出不穷。

    一个青年有段时间一直宅在家里,但是他的朋友却多次在街上碰到了他,女朋友也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到了他的电话并且还聊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出门,青年终于在楼梯口看见了另一个自己,但是碍于恐惧,他没敢离得太近,这种恐怖的遭遇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又毫无征兆的恢复如初,好像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恶梦而已。

    “也就是说,其实即使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也未必就一定会遭遇不测不是吗?”林枫说着看了我一眼,示意我放宽心。

    郑浩却依旧皱着眉头:“但是,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在一切看似恢复如初的时候,‘二重身’或许早已经替代了本人。”

    郑浩的论点很具有说服力,办公室里瞬时鸦雀无声。

    就在此刻,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周晓婷赶忙接了起来,应诺两声之后,匆匆挂断,然后对我们说:“已经跟踪到那两个人了,上面让我们快点过去接手。”

    在昨晚的诡异经历之后,另一个我便带着脚踝受伤的刚子向林区深处逃去,及时赶到的郑浩立刻向总部寻求了救援,而后编纂科将搜索两人的任务转交给了武警大队。

    那片林区位于本市的西南部,是一片荒凉的三角地带,即无明确部门管辖的治安死角。

    马龙决定这次亲自出马,于是便率领全队,由郑浩带路,飞车赶往目的地。

    在昨夜事发地点下车,然后按照武警大队给予的联络地点,六个人徒步进入到茂密的山林深处。

    马不停蹄地走了半小时,在一个土山下我们与武警大队会和。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此次搜索行动的李姓中队长。

    根据李队长所述,此次行动共调动了一个中队三百余人,经过一个对时的追捕与搜索,大约三小时之前,发现了目标两人,然而对方的狡猾超出武警们的预料,在几次就要得手的时候,又被他们逆转逃脱。

    “不过他们两人其中一个明显脚部受伤,脚程受到很大限制,即使再怎样顽抗,天黑之前也绝对可以将其抓到。”李队长胸有成竹地对马龙说道。

    郑浩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然后将一个“档套”递了过去:“李队长,这个东西昨天嫌疑人用过,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警犬找到他们。”

    我望向郑浩手中的“档套”,顿时恍然大悟,那正是从我车上取下来的,也就是说,我的“二重身”曾经接触过此物。

    李队长很快就叫来了警犬班,郑浩首先对其中存在的可能做出提前预想与引导,于是开始胡说八道:“因为科研特殊原因,该目标与我同事的体味有可能完全相同,但目前尚未证实,万一一会儿出现什么异状,请尽力不要被其扰乱。”

    体味如同指纹一样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这种荒唐的言论也许是警犬班的武警们听到过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当他们将那个“把套”在警犬们的鼻前晃动之后,那几只体格壮硕的德国牧羊犬果然争抢着欲朝我扑来。

    武警们用力拖住牵引绳,并同时向我投来无法理解的目光,我尴尬地笑笑,不知该如何是好。

    早知如此,还不如让警犬直接嗅我的体味……

    不过训练有素的警犬还不至于被这种事难住,武警们只是对其做了一个手势,警犬们便掉头朝相反的山林里奔涌而去。

    一只狗可以在五百米内准确定位目标位置,如果考虑到罪犯奔逃时所遗留的痕迹与汗气,则可将搜索距离拉得更长。

    我和郑浩见状无比兴奋,不约而同紧随其后,一个由五只外相凶悍的警犬开路的小队,急速向林中深处挺近。

    此时此刻,我的那个“二重身”或许正带着刚子躲藏在一处隐蔽的杂草堆中,而当周围的犬哮逐渐由远及近,被逼入绝境的他们将迎来前所未有的绝望。

    水落石出之日即将到来,传言于世界每个角落的“二重身”,究竟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