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平行时空.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2682字

    ***************************************************************

    我和她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她叫李香,比我大三岁,在移动公司上班。五年前我还是个胸怀满志的热血青年,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整洁的牛仔裤,名牌的运动鞋。说实话那时候我蛮精神的,挺受女孩子欢迎。然而,应该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缘故,朋友圈儿里的女孩同样都是T恤、牛仔裤、运动鞋的装束,虽然几乎个个都是美人胚子,但我作为一个有宅男倾向的“变态”,的确对这种长期中性打扮的异性不感电。

    很幸运,我通过网络认识的第一个成熟女性,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姐弟恋这东西在当今还是很普遍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直接管她叫姐。真是时光飞逝,转眼我们已经分开五年了。而我们当初第一次牵手时的画面,如今依旧清晰的浮现于我的脑海中。那时候我就是个小男生,总是爱留着长长的头发,也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双手总要插在口袋里。约会一个星期,除了聊天就是一起吃饭,那恋爱的进度就跟钻了孔的盗版光盘一样,一幅画面永远定格。我无法忘记,那天我抄着口袋散漫地跟着她过马路,由于是下班高峰期,路口车辆拥堵的毫无秩序,香很大方很自然地将她柔软而温暖的手伸进我的口袋,然后拉出我的手一起跑过那条斑马线。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浪漫,我想那就是最浪漫的事,自然、简单却充满甜甜的幸福。

    这么久没见,我觉得香更有女人味了,面容由细腻的淡妆取代曾经张扬的靓妆,更显素雅,身材丰满了不少,我想她一定是已经结婚,甚至生了孩子。

    我们对视了很久,却默默不语。也许,在这一刻我们只是一时之间忘记了招呼的话语,也许,仍旧因为五年前的约定在挣扎是否需要再次相遇,而我则更希望我们是在享受这重逢的场面。

    “过的好吗?”久违的女声轻轻飘来,那样温柔那样细腻。虽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问候,但是听到那相隔五年的声音之后,我的鼻子猛地酸了一下。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几乎将我摧毁。

    人人都有软弱的一面,但是男人的软弱是绝对不能轻易表现的。我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绅士成熟一些,然后用低沉而清晰地声音说:“不好,因为我一直都在想你。”

    其实本来想说的是,我过的很好。但是当注视着她的眼神,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心中的答案。

    我们小心翼翼地交谈着,谈论我们分开之后各自的生活,我兼职的工作,她高升成了经理;谈论这糟糕的天气,突然袭来的太阳风暴,被玛雅描述的末日灾难;谈论我新交的女朋友,谈论她幸福的家庭,出色的老公,可爱的儿子。

    五年的时间,五年的变化,最后我拿了白酒和香槟各一瓶,很多问题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复杂的问题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从超市里分开,我们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就像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

    我们都是理性的人,知道恋人过后没有朋友。我周围有一些情侣,在断绝了恋爱关系之后,依旧保留朋友关系,当然,这其中还夹杂着不为人知的男女关系。

    那是腐化的感情,是对曾经爱情的侮辱以及践踏。

    虽然雪已经不再下了,车窗前的视线好了很多,但是公路上堆积的厚雪,以及湿滑的路面使车速降低到了“二头河马力”。

    我坐在副驾上,眇着车窗外的冰天雪地,散漫地问:“太阳风暴不是应该让地球变得更暖和些么?”

    “太阳风暴是在太阳黑子活动高峰阶段,爆发时所释放的大量带电粒子最终形成的高速粒子流。所以应该没有冷热的概念。”刚子一边开车一边给我高谈阔论。

    “但是地球的温度升高主要是太阳黑子的剧烈运动所引起的,太阳风暴不正是太阳黑子活动高峰期的剧烈爆发活动么?”

    “这个谁知道呢!”刚子随便回了一句,岔开话题:“这种天气不知道会不会让我们上山。”

    “这么冷的天,厂里的保安才不会傻到以为会有人爬山。”

    “我怎么感觉您这是在有意贬低我们自己?”

    “有吗?”我傻傻地问。

    繁华的都市渐渐被后视镜缩小,车窗外的景色开始变得素雅安静。由于道路的封堵,我们到达啤酒厂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当久违的白马山映入眼帘时,我脑海中那些童年的记忆瞬间涌出,我似乎看到了那些单纯而快乐的孩子们在山顶的小场地上嘻闹奔跑。清爽的空气弥漫着绿油油的山头。他们无忧无虑,茁壮成长;他们有着最美好的梦想,而且梦想充满希望;他们的友情单纯而圣洁,幸福所勾勒出的笑容甜美而真实。我突然觉得一个人最为宝贵的财富其实就是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我们的爬山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先是尾随一辆奥迪跟着进了厂门,然后凭借直觉在楼群之中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上山的道路。白马山是一座平顶小山,山坡并不陡峭,尤其是后山,就算堆满积雪,也可以单靠双脚直立向上。也许是因为长大的关系,我们都感觉白马山变小了许多,没多少步就登上了山顶。回忆当年小的时候,那四肢并用,还得攀爬上好一阵子。

    然而当记忆中的画面再次出现在面前,却早已经物是人非了。那些我们坐过的石头、熟悉的酸枣树依旧还在,只是山顶之上的小场地却变得非常安静,昔日的喧闹已不复存在,我想那些快乐的面孔已永远停留在那遥远的空间与时间里,那些嬉笑的声音将久久飘荡在我们心中。

    白马山铁路小区过去是些平房院落,街坊邻里的感情胜似至亲,刚子就住我家西邻,那一条街上的孩子都是从小长起来的,日日形影不离,感情别提多好。我小学毕业后那些平房就拆迁了,后来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新的楼房确实增添了很多生活上的方便,但是邻里的感情却在日渐淡化,在遮天蔽日的楼群之中,我们再也找不到童年的踪迹。时至今日那些一起成长的伙伴大多已经失去了联系,我平时不愿意看相册,就是因为每当看到他们的面孔,我都会感到鼻子发酸。

    “那个位置曾经是我家,你家在那边。”刚子指着山下的楼群,他的手指在颤抖,似乎是在拼命找寻支离破碎的历史痕迹。“我们的学校在小区的正中间,记得当年放学后我们爬上山顶,还可以看见值日生们走出校园,我们当时扯破嗓子对他们叫喊。”

    “结果不管距离多远,我们似乎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看见彼此的笑脸。”我一屁股坐下来,从包里取出白酒猛灌一口。“没有现实的压力,没有腐化的友情,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利欲熏心。”

    刚子也紧跟着坐下,拿出烟来点燃。我们一边抽烟,一边喝酒,一边叙旧,山上的寒风似乎变得不再寒冷,末日的恐惧似乎也愈来愈远。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的回忆才渐渐被进展拉回到现实。

    “如果人生可以选择,我仍然希望与现在一样的轨迹,一路走来,虽然有那么多遗憾与失望,但是即使为了夹藏在那其中的美好风景,我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我熄灭手中的香烟,心里释然了许多。

    “这个世界虽然在逐渐变得腐化败落,但仍然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奋斗。”刚子仰望渐晴的天空。

    我站起身,“一起去见赵爷吧,如果玛雅预言应验,我不想无知的死去。”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有些昏暗,我们上了车,向我家的方向急驰而去。

    也许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不应该被抹去,至少留下分毫,也是意义非凡的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