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平行时空.神迹遗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0本章字数:3194字

    **************************************************************

    吃过晚饭,辞别了谢强,我和刚子找了一家旅店住下,透过房间的窗户看着夜晚幽静的小镇,感觉世界真的很奇妙,脑海中城市繁华的夜景与其成为鲜明对比,它们是那样格格不入,却又真真切切的真实的存在于相同的世界里。

    如果这个世界需要改变,那被抹去的应该是什么呢?

    根据谢强的指示那个巨大棋盘的多余棋格就在小镇以东。从谢强居住的二层楼望去,东面连绵起伏的山脉虽不高耸,但若想在一月之内游历过来仍不可能,而眼下我们的时间仅有不足三天,用这异常紧张的时间来赌这种猜测中的谜底,说实话在我心里更多的是消极。

    不过通过昨天的交流,我们已经对谢强相当信任,而且在目前情形下,脱离谢强的能力,我和刚子根本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刚子凑合吃了点东西便匆匆赶到谢强住所。谢强的房间虽然不大,但是里面有用的东西却很多,我们带上地质铲、地质锤、矿灯、迷你手电等必备工具,一起向山上走去。

    小镇通往山上的路是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路,受到昨天中午开始气温急速上升的影响,路上连一点雪化后的积水也没有,温暖干爽的气候让我感觉非常舒服。望着大路两边广阔无垠的麦田以及那无边无际的天空,我感觉末日预言的阴影似乎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灾难降临的恐惧瞬间荡然无存,毕竟在喧闹的市区呆得太久,这样安静又美丽的景色让我心旷神怡。

    “这条路是棋盘的主纵线,如果没有这些山存在,正好可以形成一个合理的棋盘。”谢强眺望远方若有所思。与此同时我也被拉回到现实,我想我其实早应该来这里放松一下,而不是在这种危难来临之际。

    我们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来到山脚下,回眸来时的道路,我感到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一条上山的路为何会弄得这般宽阔,而且正东正西,虽然是再普通不过的硬土路,但是却出奇的平整。我问谢强,既然是史前遗留下来预言,那么历经千年时间,这小镇也不知道重新建造了多少次,即使棋盘真的存在,其格局必定也被打乱了。

    “说不定这些山就是后来地壳变化形成的!”刚子紧跟上一句。

    谢强听了我们的话显得非常淡定:“这些问题我早就想过,所以来这里居住之前就做了充分研究,这个小镇虽然不大,但是历史却很悠久。可以考证的历史资料显示这些山与这条路确实已经存在上千年了。而且如果这里真的和世界其他地方出现的棋盘相同,那么创造这棋盘的人肯定早已为此占卜过,所以构成棋盘的主体存在几千年都绝对正常。”

    听谢强这么说,我不再疑惑,这种偏远的地方的确没有什么经济开发的价值,而且大路的存在给附近居民上山绝对提供了方便,毕竟老百姓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也许正因为人类的渺小,所以注定了大自然的伟大。起初远望这些山的时候,感觉上不过是些插了树的土堆,然而身临其境之后才感受到它们的巨大威严以及深不可测。仅仅翻过两座山头,我和刚子便感觉似乎是进入了深山老林,如果没有谢强带路,我想我原地转一圈就会分不清东西南北。

    后面的行程变得更加艰难,山体开始越来越陡峭,我们的体力也开始急剧下降。四面八方漆黑的山体几乎占据了我们所有视线,我们如同站在巨人的脚下,被其围绕在其中,真相就握在某一个巨人的手中,只是渺小的人类并没有能力,或者说是没有资格去开启它。

    翻过一座陡峭的石山,刚子提议我们在山腰处一个凸起的石壁上休息一下。现在是正午时分,我们都已经饥肠辘辘,整整爬了一上午,就算是机器也该缺油了。谢强从包里拿出压缩饼干递给我们,刚子对他摆摆手,然后取出烧鸡跟白酒。谢强对于我们的业余无奈地摇头。

    三个人一边狼吞虎咽地处理着食物,一边环顾四周,与人开发过的山不同,这里是真正的无人区,山虽然不高,但是山群的密度很大,前山紧贴后山,越往里畸形的树木与残枝败叶越密,如果是在夏天,想必很多道路都会被枝叶彻底封堵。

    “你过去自己来过这里?”我观望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问谢强。

    “是啊。不止一次。”谢强一边啃鸡腿一边回答我,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这些景色早已经习以为常。

    正在这时候,刚子突然站了起来,随后瞪大了眼睛,指着对面的山问谢强:“那里是不是有个山洞?”

    我顺着刚子所指的地方望去,果然在对面山体的半山腰处,裸露着一个黑漆漆的洞穴。

    谢强只看了一眼,便激动地大跳大叫,似乎忘了自己还站在悬崖峭壁上。他兴奋地冲我们喊:“这个山洞一定是因为昨天的地震而显露出来的。我在这里呆了十几年,而偏偏就在这几天才在这棋盘上出现,我想我们要找的东西就是它了!”

    听到这话,我和刚子顿时感觉无比振奋。

    我们顾不得把食物吃完,拿起工具急忙动身,唯恐那洞穴会消失不见。对面那座山是群山之中最高的一座,同样也最为陡峭。好在此时我们目标明确,同时体力也有所恢复,用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来到洞穴的入口。

    这个洞穴高近五米,宽有三米,向洞里张望,漆黑一片。刚子估计是盗墓小说看多了,起初还怀疑这是个盗洞,一边爬山一边还在那高谈阔论这山的风水问题,结果到了洞穴跟前便一句话也不说了。

    “哪个盗墓的能挖这么大一个窟窿,如果这里真有墓穴,也肯定是由建墓的正规队伍挖的。”我一边从包里取出手电一边讥讽刚子。

    “你们都错了。”谢强走进洞里,在墙壁上摸了摸,然后回过头,满脸的疑惑与惊讶:“这是个天然洞穴!”

    “没搞错吧你!你看这地面这么平整,洞里的空间几乎跟洞穴入口平行推进,怎么可能是自然形成的!”我用手电照了照洞穴里面惊道。

    “自然的力量可是远远高于我们的想象。”谢强利索地整理好装备,从他脸上可以看到他那抑制不住的兴奋。

    在三道手电强光的引导下,我们向洞穴深处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季节原因,洞穴内很干燥,没有什么虫子蝙蝠之类的东西。通道虽称不上笔直,但拐弯处极少,而且拐度都不大,我开始怀疑这隧道会不会直接通向山的另一侧,如果真是那样也太坑人了。正胡思乱想着,前方突然有了光源,我心里一怔,暗骂不会真让我说中了,这就是一条穿过山体的过道而已。

    快步向前走了两步,眼前豁然开朗,刚刚适应了光线,眼中朦胧的光雾逐渐散去,紧接着,一幅惊世骇俗的巨型壁画突然侵占了我的整个视线!突如其来的精神冲击顿时让我大脑中一片空白,那是怎样的景观啊!一幅被金光笼罩的油画绘满整个山崖。我像着了魔一样伸出手,不由自主地向那幅色彩缤纷的壁画走去。就在这时刚子突然从后面拉住我,我猛地一激灵,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的脚下竟然是一个无底深渊。

    我们现在应该处于这座山的山腹之中,通道尽头是深不见底的峡谷深渊。而这座山的里面已经被掏空,山顶裂开一道很长的缝隙,有昏黄的光线斜照进来。而就在我们面前的整面峭壁上,竟然出现了一幅占据了整个山体的彩色油画,即使在光线无法触及的地方,也仍然可见异常细腻的条纹。

    “天啊!我们究竟找到了什么!”

    “这是神的作品吗?”

    “我想这就是预言的实体!”谢强举头仰望,感叹道。

    壁画的宏伟已经超出了人类丰富的想象力,单是被光芒展露出来的部分内容就绝对不亚于一个足球场的面积,好在油画中人物比例很大,站在百米之外也可以清楚地看见画中人物那栩栩如生的表情。对我们而言正中间最清晰的部分描绘的与《圣经旧约》中的插图类似,无数赤身裸体的人类仰拜上空被光辉缠绕威严无比的天神。这让我想到了教堂中的彩绘,只是与其相比,我们眼前的这幅巨作所出现的地点让人疑惑。基督教是在唐朝以景教之名传入中国,如果这真是人类所为,这样浩大的工程再加上艺术家的需求量,怎么会被历史遗忘。

    “快看那幅画!”谢强似乎发现了什么,指着山壁暗黑处若隐若现的油画部分惊喊。

    我皱着眉头顺着谢强所指的地方仔细观察,再三确认之后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幅古老的油绘异常逼真的展现了一座现代都市被毁坏的情景,流星暴雨从天而降,无助而渺小的人群被火焰吞没,大地被撕裂,破碎的高楼大厦东倒西歪。而在这灾难之上,无数双眼睛正从云团中翻出,注视着世界的灭亡。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幅画与我梦境中的末日审判竟然如出一辙!我虽然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世界的末日距离我们人类真的已迫在眉睫。而这幅画绝对不是人类所为!它在给我们展示着文明终结的来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