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约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1本章字数:2657字

    昨晚梦到几个断断续续的画面……

    一颗彗星穿透云层,拖着长长的黑色尾巴,一头扎进海洋,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万米巨浪铺盖而来,瞬间淹没繁华的都市。

    另一个是战争四起,人们流离失所,奇异的病情肆虐,街上的暴徒无处不在,一切都已失去控制,不去杀人就会被杀,街头小巷堆满腐烂的死人,腥臭的血渍散布城市每个角落。

    最后一个是1999年的日本东京,漆黑的天空刮着飓风,一个狰狞恐怖的巨型鬼脸布满整个天际,他的眼睛泛出妖异的红光,撕裂的笑声震动着大地,高楼大厦残破不堪,拥堵的街道不停响起汽车嘈杂的鸣音,恶魔挥动手指,成千上万的人便被抛到万米高空,摔在地上时,只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肉泥。

    连续的噩梦都在描述不同的末日情景,不知道是昨天谈论的话题而受到的影响,还是因为通灵者的特殊体质而被灌输了什么。

    郑泽昨天只在公安厅呆了半天,中午饭也没吃便急匆匆赶回总部,对于我等三人违抗命令的处置办法,暂且搁置。

    今天是休息日,本来决定睡一整天,不料早上七点沈美妍便打来电话。我匆匆接了起来,里面传来大小姐霸道的声音。

    “喂!林乐!快来我家,我把钥匙忘在家里了,怎么办啊?”

    我看看表,确认现在只有七点:“这么早!你梦游啊!”

    等了好一会儿对面一直没有回话,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一瞧,喵了个咪的,居然早就挂了。

    起床穿衣,刷牙洗脸,一套程序活下来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期间沈美妍打来两次电话,毫无道理的对我大呼小叫。

    赶到沈美妍家时,她的房门正敞开着,锁具显然被临时更换。

    我走进屋子,看到沈美妍正在热牛奶,她扎着一个干净利索的马尾,几缕发丝垂在耳旁,一身宽松的粉红运动衣自然包裹着娇躯,而凹凸有致的身材却在柔软的衣料中凸显出来。

    我看得有些痴迷,回过神时,发现沈美妍正扭头看着我。

    “你好慢哪!”本以为大小姐要对我大发雷霆,却不料她眯起漂亮的大眼睛问我:“吃早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啊?”

    “那个……我……”

    “拜托!请你来我家多少也表现出高兴点的样子嘛!”

    我使劲点点头,坐到精致的小餐桌前,虽然平时总是保持女王气场,但美妍的小窝却被装扮的异常可爱,主色以粉红为主,房间内的配饰妆点几乎全是蝴蝶结以及芭比图案。

    沈美妍将牛奶以及亲手做的土司捧到我面前:“见识一下姐姐的手艺吧。”

    我不客气伸手抓过来,咬在嘴里,土司表面裹着煎蛋,里面夹着奶酪以及火腿,鲜香可口。

    “蛮有一手的嘛。”我笑道:“给你点个赞!”

    “嘻嘻。”

    一边享用早餐,一边环顾周围干净利索的房间,不禁感叹:“人长得漂亮,手艺也好,还聪明能干,要是脾气再改改一定能嫁出去的!”

    手里啃了一半的土司被果断夺走,沈美妍瞪着我:“吃着我的,喝着我的,还堵不上你这张破嘴!”

    我心虚地笑笑,随手又摸过一个新的放进嘴里。

    “门被撬开了?为什么不叫开锁公司。”

    沈美妍眨巴着眼睛:“当然有叫开锁公司啊,不过门锁的质量好嘛,弄不开了。”

    “起那么早?晨跑?”

    “对呀,不然怎么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呢?”

    我们相视而笑。我总觉得美妍眯起眼睛的笑容让我迷恋,感觉似曾相识。

    “美妍过去是什么样的女孩呢?”

    “咦?你是指小时候的事吗?虽然不是记得很清楚,不过应该和现在没什么两样喔。人啊,又不是说变就会变的。”

    “应该是留着长长头发,在班里说一不二的大班长吧。”

    “哼哼。班长的话,我可是一直当仁不让呢。”美妍自信满满地挺起胸膛,那鼓鼓的前胸让我忍不住面红耳赤。

    “林乐你呢?应该是总被人欺负的对象吧?”

    “开什么玩笑,在遇到你之前我可是一直很嚣张的。”

    美妍抿着嘴,面颊绯红。

    吃过早餐,虽然满是留恋,但还是准备就此告别。

    美妍收拾完餐具,咬着嘴唇跟到我门口,在我穿好鞋子之后,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口:“你今天……有事吗?”

    我怔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那这么急着走干嘛?”美妍鼓起嘴:“来我家会让你感到讨厌吗?”

    “怎么会?”我的身体突然被僵直住,低龄化的情商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憋了很久,才脱口而出:“我想,既然都无事可做,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公园……”

    美妍扑哧一笑:“去公园?林乐你真的好老土喔!”

    我尴尬地挠挠头,果然还是无法招架沈美妍这只妖精。

    沈美妍住的地方位于市中心的高档地段,出门不远就有一个环境不错的植物园。

    今天天气真的很好,阳光明媚,风吹在身上很舒服。

    “天气真好。”我嗅着扑鼻而来的花香,十分享受地漫步于公园干净的石路之上。

    “对啊!天气真的不错。”美妍机械地重复着我的话,对周围的一切习以为常。

    第一次和沈美妍单独来公园,感觉有些紧张,我们沉默着并肩走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果只是在公园散步,很无聊耶!”过了很久,沈美妍终于叹气道。

    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

    失落的心情突然涌来,我果然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吗?

    “林乐,给我讲些笑话听吧。”

    我点点头:“好吧!一个探险家去南极,看到企鹅,于是就问企鹅们平时都做什么……”

    “是吃饭、睡觉、打豆豆吗?”美妍耸耸肩膀:“拜托!这个笑话好老唉!”

    我挠头叹气,最近听的新段子都是关于“性教育”的,孤男寡女说这些也不太合适。

    好吧,那就来个“冷”的吧。

    “冬天是个大流氓,总是对我‘冻’手又‘冻’脚!”

    沈美妍眨巴着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

    沉默,无休止的沉默……

    “觉得怎么样?刚才的笑话?”我僵硬地笑笑。

    “噗!”美妍躬下身子,举起纤细的手捂住嘴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哈哈哈哈!”

    美妍突然的夸张反映让我一时间难以招架:“美妍?有那么好笑吗?”

    “啊哈哈哈哈!不是!林乐!你真的好无趣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哎!笑得好痛苦!”

    “拜托!不要一边这么损人,一边这么笑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好痛苦……救命啊……”

    “美妍!振作点!”

    “振作?!哈哈哈哈哈……”

    “给你纸巾!”

    “纸巾?哈哈哈哈哈……”

    糟糕了,没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会有这种效果。

    “哈哈哈……好痛苦……现在不管听到什么东西都感觉好好笑!啊哈哈哈……”

    “你真的没事吧?”我夹着膀子手足无措。

    “哈哈哈……够了……我不行了……我投降……不要再说话了……”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美妍终于平静下来,用纸巾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与我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

    “林乐,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呢,是真的哦。”美妍眨巴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上面仍旧挂着晶莹的水滴。

    “不会无聊吗?”我侧过脑袋。

    对视的一瞬间,沈美妍突然扑哧一笑。

    “拜托!不要再继续了!坚持住!”

    “啊!坚持?!啊哈哈哈哈……”

    好天气,好心情,将工作抛到九霄云外,两个人终于彻底敞开心扉地面对。

    和沈美妍第一次整整相处了一天,我感觉我们的距离突然被拉得好近。

    而这一切,不正是归功于当时最最简单的一个选择吗?

    沈美妍抛开矜持,留住我离去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