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吸血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1本章字数:2716字

    圣经旧约第四章,

    亚当之子该隐以地间供物献于耶和华,

    次子亚伯将他的牛羊献于耶和华,

    而耶和华只看中了亚伯供物,对该隐置之不理。

    因此使该隐生成了嫉妒愤怒之心。

    第二日,该隐弑弟……

    上帝知道此事之后,惩罚了该隐,让他终生流浪,不得进食,只能以吸血为生。

    被上帝诅咒的该隐与背弃伊甸园的莉莉丝相遇,在莉莉丝的指引下,该隐学会从血液中吸取能量。

    于是,第一只吸血鬼,诞生了。

    这是兰海枯卷圣经中最早记载吸血鬼的故事。

    吸血鬼,译意,嗜血的怪物,能够通过吸食人类的血液获取邪恶的黑暗力量,从而长生不死。

    关于吸血鬼的传闻已经持续不断了千年,其间从未间歇过吸血鬼现身于常人身边的流言。

    现代科学对吸血鬼的解释是一种叫做卟啉病的血液病,其病因是血红素无法正常生成,而病人大致表现为皮肤苍白,对光敏感,牙龈糜烂,甚至包括嗜血成疯。

    但是与记载有所不同的是,患有卟啉病的患者寿命很短,与吸血鬼长生不死截然相反。

    在久远的年间,那些文化还未被广为交流的时代,关于吸血鬼与人类的规模性冲突的历史记载,早就散布于世界各地。

    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去理解?

    也许,对于卟啉病的解释,本就是吸血鬼族群与人类医学所开得一次玩笑而已……

    公安厅异闻录——血魔

    午夜,空旷的废墟,一个人影蹲在破旧的塔吊之上,凄冷的圆月高悬空中,洒下雪白的光芒,那人眼睛如黑夜中的野兽,冷冷注视着废墟中的风吹草动。

    这时,一个拉着行李箱的男子走过废墟,棕发黑眼,高鼻阔口,头发向后整齐地梳理,贵族气质展露无疑,而在他身后不足二十米的距离,尾随着三个高大的人影,他们步伐沉稳,气宇轩昂。

    突然,拉着行李箱的男子站住脚步,默默转过身子,同时,如影随形的三人也止住脚步。

    “你们这跟踪也太明显了。”男子裂开嘴角,不屑地一笑。

    “终于被我们逮到了,沃尔特。”三个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中间那人一身牧师打扮,臂间夹着一本巨大的圣经,胸前银色十字架闪出耀眼光辉。

    左边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穿西服的金发帅哥。

    而右侧的那个人穿着运动服,他一头卷发,留着胡渣,身强体壮。

    “猎人吗?”沃尔特讥讽地笑笑:“已经有两百年没碰到过像样的猎人了。”

    “今天不会让你失望的。”牧师一脸淡定,似乎胸有成竹。

    “今天是满月,你们疯了?”沃尔特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声响彻深夜的枪声,一颗银弹在他毫无察觉的瞬间,穿透了他的左肩。

    戴金丝眼镜的帅哥不知何时已经抽出一把手抢,月光下,枪口飘着屡屡烟雾。

    血液从伤口流出,沃尔特松开手里的行李箱,用手指抹上一丝血液,送上自己舌尖。

    瞬间,他的瞳孔映出血红的光芒。

    一阵气流向四面八方涌去,随之,沃尔特飞一般冲了过来,锋利的指甲从指尖弹出,伸出的爪子直取那个戴眼镜的枪手。

    枪手冷冷看着疾驰而来的沃尔特,与此同时,轻抖胳膊,一把手枪从袖口落入另一只手中。

    双枪在手,毫不犹豫,枪手平举胳膊,猛扣扳机。

    随着连绵震耳的枪声,整个废墟里闪烁着火光,一明一暗。

    暴雨般的光线封锁着沃尔特前进的每一个缝隙,但是沃尔特却仍旧躲闪的游刃有余。

    眼看就要来到近前,那个身穿运动服的魁梧男子突然撕开衣服,一身刻满十字架的银白盔甲展露出来。他从背后提出一把十字钝剑,快步闪到枪手身前。

    随着一声闷响,盔甲男子用巨剑挡住沃尔特挥来的利爪。

    沃尔特瞳孔在快速收缩,他已经几百年没有失过手。

    盔甲男子力大无穷,大喝一声,挥动手里缩着的巨剑,将沃尔特甩到半空。

    与此同时,那枪手一跃而起,两把银抢不知何时已经装弹完毕,随着四射光芒,更秘籍的光线穿透沃尔特垂直下落的身体。

    无接力点的沃尔特只得硬生承受,放弃身体其他部位,死死护住心脏。

    而就在此刻,塔吊上的人影也跟着飞冲过来,在半空中骑上沃尔特,随之折断他的四肢,最后又将一把锋利的纯银匕首插进沃尔特的心脏。

    一口“血柱”从沃尔特口中喷溅而出,他从十几米的高处直摔向地面。

    “愿主宽恕你邪恶的灵魂。”牧师说罢扯断胸前十字架,扔向沃尔特。

    “阿门!”随着一声祷告,十字架突然燃烧起来,将沃尔特瞬间点燃。

    仅仅只有数秒的时间,沃尔特就变成了一堆被圣火包围,一动不动的尸体。

    四个人从不同角度围住火光,默默注视着燃烧的圣火。

    突然,枪手眼中闪过一道恐惧。

    而就在下一秒,他的嘴里突然喷出一股鲜血,一只锋利的爪子从他前胸穿出,他回过头,看到沃尔特冰冷嘲讽的讥笑。

    “滚蛋,明明已经被圣火……”不断涌出的鲜血阻断了枪手的话。

    “那只是我的衣服而已啊,愚蠢的猎人们。”沃尔特说罢将枪手一把揽住,张开血口,狠狠咬住对方咽喉。

    咕咚……咕咚……

    随着血液流入身体,沃尔特的力量在急速飞涨。

    “是吸血鬼的催眠,保持阵形!”牧师大声喊道,但底气明显不足。

    “我和你拼了!”盔甲男子因恐惧与愤怒慌了手脚,独自冲向沃尔特。

    “别慌!阵形!”牧师歇斯底里地大吼,他似乎已经看到这场战斗注定的败局。

    盔甲男子拼尽全力将十字剑砍向沃尔特,沃尔特冷笑着,将枪手的尸体扔到身后,一闪身消失不见。

    百斤巨剑砸在地上,大地似乎都在震动,但盔甲男子只有满眼惊恐。

    他的目光慢慢落向脚下,双脚正踩在一滩血水之中,突然,盔甲男子瞳仁猛一收缩,不可思议恐怖让他霎那间瘫软无力,他的身体居然向血水里沉去。

    牧师并没有上前救助队友,而是翻开圣经,开始念诵,神圣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之中,牧师在试图最后一搏。

    盔甲男子很快就沉入血池,他满眼惊恐,不住哀嚎,沃尔特就在此刻从血池里探出头来,爪牙并用,扑向已无还手之力的猎物。

    一阵歇斯底里地哭号夹杂着血肉四溅,盔甲男子发疯般的挣扎着,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逐渐归于平静,当尸体被扔出血池时,已经只剩下一张干瘪的肉皮与破碎的盔甲。

    沃尔特一脸冷笑,从血池中浮出,坦然自若地走向牧师:“省省吧,你念的这段我都听过几百次了。”

    牧师并没有停下颂唱,但汗珠却不争气地从额间渗出。

    那个刚才一直蹲在吊塔上面的人,默不作声地挪动身体,挡在沃尔特与牧师之间。

    “哦,是个吸血鬼猎人。难怪你们会选择月圆之夜袭击我。”沃尔特依旧一脸的不屑:“可是弃暗投明的杂种吸血鬼,怎么能和我族相提并论?”

    吸血鬼猎人,是指吸血鬼与人所生的孩子,在成人之后选择倾向人性一面,从而誓死效忠教团,猎杀吸血鬼。

    吸血鬼猎人嘶叫一声,一跃十米高,突然脊背撕裂,急速生长出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借助翅膀滑动,倾斜着冲向沃尔特。

    随着一声轰鸣,地面破碎形成一个三米深的凹坑。

    尘雾散去,吸血鬼猎人趴在坑的中心,而沃尔特冷漠地踩在他背上,双手握着已被撕扯下来的血淋淋的翅膀。

    夜空的满月挥洒着妖异的光,沃尔特步步紧逼冷汗直流的牧师。

    “一名牧师,两名圣骑士还有一个吸血鬼猎人,我听说过你们四个,在近几年似乎猎杀了不少纯种吸血鬼。”沃尔特来到牧师身前。

    牧师仍旧在念诵着圣文,但沃尔特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他缓缓举起锋利的爪子,扫向牧师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