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血干的死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51本章字数:2790字

    公安厅特案编纂科,公安系统外编部门,以省厅为单位,却受国家公安部直接管制的秘密组织,主要负责处理超自然非正常案件。

    我叫林乐,目前担任特案编纂科外勤探员。

    昨夜市区一所私人旅馆中发生一起诡异谋杀案,死者全身血液被抽干,脖颈之处有两处明显穿孔。

    凌晨三点,我接到马龙打来的紧急电话,让我尽快赶到案发现场接手此案。

    我浑浑噩噩地下了床,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耷拉着眼皮骂骂咧咧地赶往出事地。

    深夜的路灯散发这昏黄的光,白日喧闹的街道此时只有夜风不时呼啸而过。

    车速很快,平日看似遥远的距离突然变得近在咫尺。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车里爬出,夜深人静,街道两边空空荡荡,郑浩的车就停在旅店门口,看来是先到了。

    作为出事地点,这家旅店小得简直称得上简陋,单侧拉开的玻璃门,一眼就能看见笔直通往楼上的台阶。

    郑浩就依靠在门前的墙上,独自抽着烟。

    这小子虽然白天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但一到了晚上,就变得格外精神,尤其他那一双阴阳眼,就像夜猫子一样炯炯有神。

    “这么快就到了?看过现场了吗?”我问。

    郑浩摇摇头:“刚到,等你呢。”

    半夜加班两个人都懒得多说话,并肩走进旅馆,来到被警戒线封锁的二楼,踏入出事的那间房间。

    死者是一名男性,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很瘦,留着一撇小胡子。案发现场他全身赤裸,手腕有被挤勒过的痕迹。

    “是失血过多?”我蹲下身子,注视死者脖颈处的伤口,顿时联想到一种传说中的不死怪物,吸血鬼。

    郑浩面无表情地站在我背后,默默注视着房间阴暗的角落里,并没有理会我刚才的话。

    “死者的鬼魂还在这里。”郑浩抄着口袋,淡淡地说。

    我抬头朝向空无一物的房间,虽然黑暗笼罩的杀人现场让人不寒而栗,但对鬼魂的恐惧却似乎因为工作的关系而变得不再那么敏感,我闭上眼睛,开始努力伸张自己的意识。

    此时这个房间里果然存在三个意识,除了我和郑浩之外,那第三个意识想必就是郑浩口中死者的鬼魂。

    我开始试探着与对方通灵,企图通过神交从死者亡灵那获取凶手的线索。

    夜店……

    一个女人……

    她要得到我的血……

    由于死者鬼魂的“意识流”夹杂着太多痛苦与恐惧,因此从里面只能提取到断断续续的意识碎片。

    我睁开眼,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尸检报告请尽快送到公安厅。”走到屋外,向留守的警察嘱咐完这句之后,我和郑浩便不再言语,紧闭着嘴巴回到车里。

    “死者说了什么?”郑浩刚关上车门就急着问我。

    “意识几乎被痛苦侵满,只得到零星几条线索,夜店、一个女人、需要血液。”其实和刚死之人通灵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在神交过程中很容易被对方的痛苦和绝望所感染。

    郑浩将靠背拉开,仰着身子,点上一根烟:“夜店、女人、抽干的血液,用这些资料拼组在一起,就是死者在夜店遇到的女人,然后在与其开房之时被抽干了血液。”

    “是吸血鬼吗?”我冷汗流过脊背,虽然就职特案编纂科这几年接触过几起匪夷所思的灵异案件,但像这种流传了千年的上古生物,却从来也未曾了解过。

    “他的颈部有明显咬痕,以现场来看,似乎是假不了了。”

    “你过去有接触过吸血鬼之类的案件吗?”

    郑浩摇摇头,眼神涣散,若有所思。

    “我记得好像有种病就叫做吸血鬼病吧,其症状与吸血鬼完全相同,你说会不会是患有这种病的人行凶?”

    “是血液性卟啉病吧。”郑浩坚决否定说:“卟啉病的患者因为高度贫血所以身体非常虚弱,因为人的颈动脉夹在两条肌肉之间,即使死者被捆绑住,也很难通过撕咬破坏到人的动脉。再者,卟啉病是人体机能性嗜血,而死者动脉损伤会造成血液喷溅,病人不可能把血喝的那么干净。”

    回想案发现场的地面并没有多少血渍,我只能点点头。

    “那就是吸血鬼做的了?”我不禁锁紧眉头:“希望这种东西没书里面写得那么难对付。”

    “这个问题回头再考虑,先想办法把目标找出来。”郑浩留下这句话便下了车。

    现在已经到了清晨五点,回家补觉是来不及了,我和郑浩同时发动车辆,然后一前一后向公安厅驶去。

    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迷糊了一会儿,就到了上班时间。

    马龙今天来得很早,一进门就询问案件进展。

    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心里嘀咕,这么在意案件的话,昨晚你倒是去现场啊!

    然而人要长命有时候就必须心口不一,我点头哈腰地说:“如刑侦局看到的一样,被害者死于失血过多。诡异之处是脖颈有被獠牙咬穿的痕迹。”

    马龙拄着下巴,沉思着:“你怀疑是吸血鬼?”

    我点点头:“暂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郑浩也这么看?”

    郑浩坐在沙发上啜饮一口咖啡:“或许吧,我觉得关于吸血鬼的真实性,其实是比较可信的。”

    “吸血鬼?!”就在这时林枫不知何时已来到办公室,惊叫一声,大呼道:“日了个去的!又他妈是灵异案件吗?最近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频繁?”

    马龙只用冷酷的眼神就让林枫恢复了平静,然后挪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郑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昨晚在事发现场我看到死者的亡魂依旧逗留在原地,而且林乐通过通灵已经与对方进行过简单神交。”

    听到这话马龙向我投来赞赏的目光。

    我谦虚一笑,心想别来这一套,别以为表扬夸奖我两句我就能给你卖命,通灵这东西可是很危险的。

    “根据林乐的通灵结果,我想被害人应该是在泡夜店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人,然后在开房的时候,被这个女人袭击。”

    “这个女人是吸血鬼?”林枫问。

    “有可能。”我点点头。

    郑浩听着,想了一会儿,如有顿悟,连忙摇头:“也不一定,因为死者亡魂给出的信息是女人,所以也不排除人为作案的可能。如果凶手真的是吸血鬼,那么死者意识中的信息关键就不应该是‘女人’,而应该是‘吸血鬼’,毕竟作为凶手的特点而言,后者比前者重要很多。”

    “如果死者确定凶手是吸血鬼,那么我们得到的信息应该类似是‘夜店’,‘吸血鬼’,‘吸食血液’才对。”我一边思索一边坐到林枫旁边的椅子上。

    郑浩点点头。

    “但是这前提必须是死者能够确认吸血鬼的身份才行,因为很多历史中都记载吸血鬼具有催眠与制造幻觉的神秘力量。”林枫给予意见。

    “真相只有抓到凶手才能确定。”马龙伸展着巨大的身躯依靠向椅背,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南京”破开,分给大家:“林枫负责搜集一下情报,距离事发地最近的酒吧、迪吧、KTV等夜间娱乐场所全部汇集一下,林乐郑浩进行临时工作调正,以后你们就全职夜班好了。”

    “啥?”我刚要反抗,却被郑浩踢了一脚。

    我瞪向郑浩,眼神交流一霎那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兴奋无比,这工作性质不就意味着我们这段时间的生活要变作天天泡夜店了吗?

    马龙早就猜出了我们的小算盘,冷漠地补充道:“这几天省着点花钱,夜班费可不够在那种地方挥霍的。”

    “这公差不报销?”

    “你在做梦吧?”

    作战方案部署完毕,刚好周晓婷从刑侦科回来,第一时间将案件复件交给我们。

    我们拿过来一看不禁讶然失色。

    死者死因确实是失血过多,但并不是之前预料中的因颈部动脉损伤而造成的急性缺血,相反,被撕咬过的伤口只是看似很深,但实际却只是刺穿了肌肉与淋巴组织,并且似乎有意在避免伤及动脉。另外,最主要一点是死者手臂发现了抽血痕迹。

    周晓婷一边喝水一边对愁眉不展的我们说:“这个案子暂且撤销转交,目前决定由刑侦局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