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嫁给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1本章字数:3152字

    回到宴会厅,蒋韵宁的生日宴也正式开始了。头顶的大吊灯关闭之后,只剩下周围的七彩小灯。

    蒋福推着七彩生日蛋糕,整个宴会厅响起音乐,大家都围上来祝福蒋家的小公主生日快乐。

    蒋文昊抱起蒋韵宁,许淑静和蒋君泽分站在两边陪她一起吹生日蜡烛。这一刻本该是最幸福的,可是蒋韵宁的小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开心的笑容。

    宁笑薇站在最外围远远地看着,有钱人家的小孩连过个生日都要那么大排场。可是,宁笑薇却一点也不觉得蒋韵宁心里会因此有多高兴。

    就算蛋糕再大,为她庆祝的人再多,没有妈妈和爸爸一起在身边陪伴,孩子都不会真正的快乐。

    “你为什么不过去啊?”孟洁站在宁笑薇身边,抻着脖子想看看蛋糕什么样子。

    可是,人实在太多了,蜡烛一被吹熄,连蛋糕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孟洁都找不到了。

    蜡烛一熄,头顶的吊灯就大亮了起来。每个人都纷纷献上自己带来的礼物。

    宁笑薇也发现了,这些人送给这个五岁孩子的礼物,每一件都是她这个普通教师买不起的。

    本打算今晚下班去买的,但事发突然,被蒋君泽的人突然给带到这里来,所以宁笑薇现在两手空空的,显得有些尴尬。

    许淑静在一旁看着,突然似无意般看向管家蒋福问道:“韵宁今晚带的小皇冠真漂亮,是在哪家定做的?”

    “回夫人,韵宁小姐的皇冠是薛小姐亲手设计的限量款。”蒋福说着,朝薛梦琪看了一眼。

    闻言,许淑静唇边露出一个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说道:“我说呢,这顶皇冠光是看着,就觉得与众不同。”

    “伯母言重了,是韵宁漂亮,带什么都好看。”薛梦琪说着走到蒋韵宁身边。

    蒋韵宁却下意识躲到了蒋文昊身后。

    许淑静看到,宠溺一笑。走到蒋韵宁身边牵着她的小手,笑着说道:“宁宁害什么羞啊?琪琪阿姨经常陪你出去玩的不是吗?说不定将来她会是你小婶婶呢。”

    “奶奶,我不喜欢她做我的小婶婶。”蒋韵宁说着挣脱掉许淑静的手,跑到蒋君泽身边,仰着小脸看着他,问道:“小叔,你答应过我会让老师做我的小婶婶的。”

    许淑静闻言,脸色一僵。但也仅是几秒钟而已,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蒋君泽倒也不避讳,抱起蒋韵宁,说道:“叔叔答应过你的事情,什么时候食言过?”

    “就知道叔叔对宁宁最好。”蒋韵宁听到这样的承诺,这才放心的笑了。

    蒋文昊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女儿对叔叔比对他这个做父亲的还亲近些,心里也很后悔平时太忙,没时间多陪她。

    除了后悔,蒋文昊还有些担心。孩子对幼儿园老师的过分依赖,完全是因为这两年多没有妈妈在身边导致的,蒋文昊始终觉得这方面是他亏欠了女儿。

    周围的宾客在听到蒋君泽的承诺时,也都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宁笑薇。见她两手空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对她都很不屑。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幼儿园老师,凭什么挤进上流社会的圈子。而且还用套住孩子的下三滥手段抢走蒋君泽这个钻石王老五!

    蒋君泽何等精明,周围人的目光和想法,他怎么会不知道。本来今晚他不打算做的太绝的,但是许淑静一回来就步步紧逼。

    蒋君泽真的烦透了!干脆抱着蒋韵宁走到宁笑薇身边,看着宁笑薇问道:“如果你答应了,这将会是孩子最美好的生日礼物。”

    这话算是把宁笑薇推到风口浪尖上了,一时间,宁笑薇的脸都绿了。需要做的那么绝吗?她今晚只是来假装的,不是来谈自己的终身大事的。

    就因为孩子的一个心愿,她就要牺牲自己的终生幸福的话。那这牺牲未免也太大了……

    完全不知情的孟洁在一旁也很震惊,没想到宁笑薇和蒋君泽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她居然还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情。

    宁笑薇现在才明白什么叫骑虎难下。面对蒋君泽的步步紧逼、蒋韵宁的热烈期待、不远处许淑静充满敌意的目光还有在场每一双眼睛的注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宁笑薇不知所措。

    她明白,有些话不能当众说出来。但是,有些承诺也不是能随随便便就给予的。

    看了蒋君泽一眼,宁笑薇心想:“反正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不管结果如何,收拾烂摊子的始终是蒋君泽!既然来了,那宁笑薇只能奉陪到底。”

    想到这些,宁笑薇眼一闭、心一横!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我不只是一个好老师,更会做一个好婶婶。”

    听到宁笑薇这样说,蒋君泽的唇边才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还好,她够激灵,没让他失望。

    而在场的众人更是不敢再对宁笑薇有任何异议或者诟病。

    因为蒋君泽亲自抱着侄女过来问她,这就等于告诉众人,宁笑薇是他蒋君泽亲自选定的妻子人选,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而宁笑薇从现在起,和蒋君泽就是共进退的一个人了。看不起宁笑薇,就等于看不起蒋君泽。

    所以,在场的女宾们就算心里再不高兴,脸上也只能挤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迎合这一切。

    说出这句话,宁笑薇还以为自己会有什么麻烦。没想到在场的人除了恭喜她之外,再没有别的任何反应了。

    包括许淑静和薛梦琪在内,也都笑看着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就算她们都很平静,但宁笑薇可不会傻到真的相信了她们表面的反应,这笑容顶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宴会没有持续到很晚,十点半的时候就差不多开始散场了。

    宁笑薇想找孟洁一起离开,可是却不知道孟洁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没办法,宁笑薇只能独自一人往酒店大门外走。

    电梯到一楼大厅打开时,宁笑薇还是遇到了站在门口送宾的大堂经理何向文。

    “你自己走吗?”何向文看到宁笑薇独自一人,还是忍不住想问。

    “我去找孟洁。”宁笑薇不想说太多。

    何向文闻言一皱眉,说道:“孟洁早就打车走了,我刚才看到她了,自己一个人。”

    “啊?是吗?”宁笑薇这才知道,孟洁居然悄悄地一个人先离开了,居然连招呼都没有跟她打。

    好像谎言被拆穿了一样,宁笑薇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去圆这个谎。

    “刚才离开的宾客在聊天,我好像听说,蒋君泽刚才间接地向你求婚了?”何向文看着宁笑薇,试探着问道。

    听到这句话,宁笑薇险些没笑出声来。人与人之间,最怕的就是以讹传讹。这才多短的时间,居然就被传成这样了!

    估计明天一早的新闻,更会让她成为整个青市最炙手可热的焦点人物。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从宁笑薇的反应,何向文还真看不出什么来,所以只能打破砂锅问到底。

    宁笑薇摇摇头,什么也不想说。她只觉得现在很累,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更没必要跟已经离婚的前夫解释什么。

    提起礼服的裙摆走出酒店大门,晚风迎面扑来。但是这一次,宁笑薇却不觉得冷了。

    何向文很想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宁笑薇,可是他还来不及出去,就已经有人这样做了。

    宁笑薇转头看着为自己披上外套的蒋君泽,叹口气,问道:“宴会结束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还要继续吗?”

    蒋君泽不说话,揽着宁笑薇的肩膀就走。

    何向文看着宁笑薇上了蒋君泽的布加迪威龙,目送他们亲密的离开。

    坐在蒋君泽的车上,宁笑薇疲惫地靠在椅背上不说话。今晚虽然没做什么,但是却莫名的累。

    闭上眼睛都还是刚才宴会厅里的灯火辉煌,耳边似乎还有交响乐的声音在回荡。

    一路无话,直到蒋君泽把车停在宁笑薇家楼下时,才发现宁笑薇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

    蒋君泽没有打扰她,坐在车里点燃一支烟,安静的坐在驾驶室看着宁笑薇熟睡的容颜。

    一支烟抽完,蒋君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怕手机铃声吵醒宁笑薇,蒋君泽急忙挂断了电话。

    看未接是别墅那边打来的,蒋君泽干脆关了机。

    同时,别墅那边的蒋福再一次拨过去时,蒋君泽的手机已经关机了。蒋福有些为难的转头看向许淑静,小心翼翼地说道:“夫人,二少爷关机了。”

    许淑静闻言深吸口气,说道:“去给我把明天的机票取消,这段时间我都住在这边了。”

    “是,夫人……”蒋福明白许淑静住在这里的原因。今晚这样一闹,明天一早的报纸头版头条绝对是宁笑薇独霸全版!

    蒋君泽来这一招,无疑是跟许淑静直接对着干。而且,还很不给薛家面子。如果因为这个而毁了蒋薛两家的关系,蒋福知道,这个黑锅绝对是宁笑薇来背。

    “还有,去给我查清楚那个女人的底细,事无巨细。”许淑静站在窗边,看着别墅大门口的方向似在等什么。

    “是,夫人。”蒋福说着,看了许淑静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劝道:“夫人还是别等了,二少爷今晚不会回这边了。”

    闻言,许淑静转身就给了蒋福一巴掌!毫无预兆“啪”的一声脆响,打的蒋福半边脸都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