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脱掉才能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1本章字数:3228字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宁笑薇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病房里不知何时只剩下她一人了。

    撑着胳膊坐起来,宁笑薇四下打量了一圈,脑袋还有些发懵。她记得昨晚自己睡下的时候,蒋君泽明明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报纸的。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早晨七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撞到了脑袋还是刚睡醒的关系,宁笑薇现在想事情都有些迟缓。

    醒了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今天周一,她早班!

    思及此,宁笑薇着急地忘记了脚伤。匆忙下床时,脚刚一落地就疼的撕心裂肺。

    “嘶!”疼的龇牙咧嘴的宁笑薇僵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等脚腕不那么疼了,才慢慢地试着下床往洗手间挪去。

    孟洁一早下班,趁蒋君泽不在病房的时候,过来看宁笑薇,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一推开病房门,就看到宁笑薇拼尽全力,硬撑着往洗手间的方向,蜗牛似的一步步挪去。

    “天呐!你现在不能下床乱动,你以后想当跛子吗?”孟洁吓得,三两步就窜到宁笑薇面前,拦住她的去路,把她扶回了床上。

    “我要去洗漱一下,今天周一,我早班。”宁笑薇看着孟洁,着急地说道。

    孟洁闻言,无奈地摇头,说道:“如果蒋主任听到你这样说,他一定立刻就会知道你是在假装失忆!”

    闻言,宁笑薇一愣。果然啊,她的演技跟薛梦琪和许淑静比起来,真真是差的十万八千里!

    “所以,你该庆幸进来的人是我。不然的话,天知道蒋主任要多生气。”孟洁说着都后怕的深吸口气,又嘀咕道:“你是没看到,昨晚蒋主任那张比锅底还黑的脸。”

    “失忆的事情不好说的,说不定是选择性的呢?电视剧里不是常演。”宁笑薇还想为自己狡辩,但也不得不承认孟洁说得对。

    万一进来的是蒋君泽,他那么精明,岂会看不出自己是在装失忆。

    若是被蒋君泽拆穿了,估计往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舒服。

    思及此,宁笑薇看了孟洁一眼,问道:“我非要住院不可吗?今天周一,我八点的班。”

    “最少住院观察一周,看还有没有别的情况。你本来就不聪明,如果再因为摔到脑袋而变得更笨,就麻烦了。为了不变脑残,你还是住下吧。”

    孟洁说着,突然弯下腰凑到宁笑薇眼前,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说道:“而且,你也不想那么快就被蒋主任拆穿吧?如果他知道你是装的,你猜猜你的下场会如何?”

    孟洁的样子神经兮兮的,但是话却说得在理。宁笑薇明白,要甩掉蒋君泽这块狗皮膏药,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看来,她还是要多花些心思才行。

    “那,我上班怎么办?”宁笑薇看着孟洁,问道。

    孟洁直起腰,无奈的直摇头,叹息道:“我看你真的要变脑残了……伯父伯母昨晚来看过你,你觉得他们会不给你请假?”

    闻言,宁笑薇一副“此话有理”的样子,点头说道:“也对。”

    孟洁看着宁笑薇,只有再次叹息摇头,心想:“这辈子认识这个脑残闺蜜,真不知是福是祸。”

    “好了,你好好休息,别的不要多想。我下班回家睡觉了,困死我了。”孟洁说着,离开了病房。

    重新回到床上躺下的宁笑薇,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心里感叹,“那么好的天气,我却只有住院的份儿……”

    “咕噜”一声,听到肚子叫了,宁笑薇才想起从昨晚离开酒店开始到现在,她就没再吃过任何东西。

    想给爸妈打电话,可是手机偏偏这时候没电,连机都开不了……

    正犯愁,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蒋君泽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走进来,看着宁笑薇,冷冷地说道:“饿了吧。”

    宁笑薇看到蒋君泽心情就好不起来了,现在就算饿扁了,也绝不会向这货求救的!

    想着,宁笑薇一翻身,背对着蒋君泽躺下,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都说认识了医生,以后有什么医疗方面的事情会有保障一些。可宁笑薇就不明白了,怎么就她认识了医生之后,三天两头的进医院?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连续住院两次了。一次因为车祸;一次因为脑震荡。

    见宁笑薇不说话,蒋君泽也不生气,只平静地说道:“看来是做好准备做检查了。”

    说完,蒋君泽转身就往外走。

    听到要做检查,宁笑薇吓得从病床上弹了起来!惊恐地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蒋君泽,颤声问道:“做什么检查?你想把我怎么样?你究竟是谁?”

    闻言,蒋君泽轻笑一声,转回身看着宁笑薇,柔声说道:“昨晚我就告诉过你,我是你老公。”

    说起这个,宁笑薇心里就有压不住的火气!老公?真是可笑!昨晚要不是孟洁敲门敲得及时,宁笑薇早就一拳打爆他的脸了。

    亏他还有脸再说第二次,是欺负她失忆了就想占便宜吗?

    “你可千万别胡说,结婚的事情可大可小,你可千万别害我。”宁笑薇一双大眼睛,茫然地看着蒋君泽,好像真的怎么都记不起他了似的。

    蒋君泽闻言,摇头否认道:“我没有骗你,如果你不信的话,出院之后我们回家,你看看我们的结婚证书就知道了。”

    此时,宁笑薇心里已经笑翻了!结婚证书?蒋君泽还真会捏造!他才应该去写小说才对,不然都可惜了。

    虽然心里不屑,但宁笑薇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眨眨眼,看着蒋君泽,说道:“也好,凡事要有凭有据才行。”

    “好了,你也醒了,就准备做检查。”蒋君泽说完就往外走,到门口时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宁笑薇迷茫地看着走回自己床边的蒋君泽,问道。

    见戴着口罩的蒋君泽眉眼一弯,宁笑薇就知道他又在笑了。这货每次笑都绝对不会有好事情发生,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蒋君泽俯下身,在宁笑薇耳边轻声说道:“磁共振检查,要把身上所有带金属的东西都脱掉。”

    宁笑薇闻言一愣,她平时都不带任何首饰的,除了手机和钥匙,还有别的什么是金属的?

    看宁笑薇一脸迷茫,蒋君泽好心的看了她饱满的大白兔一眼,算是提示。

    宁笑薇下意识顺着蒋君泽的目光低头去看,这才想到内衣是带钢托的,也要脱掉。

    可是,脱掉的话,岂不是……?

    想到这,怒气上涌的宁笑薇一时没忍住,冲口说道,“你故意的吧?你……”

    话说了一半,蒋君泽脸上寓意不明的笑容让宁笑薇把没说出口的话,急忙咽回了肚子里。

    见宁笑薇突然住嘴,蒋君泽一歪头,好奇地问道:“你什么?”

    宁笑薇闻言急忙摇头,有些心虚地别开脸,说道:“没什么……你出去吧,我准备好就叫你。”

    见蒋君泽真的离开了,宁笑薇才重重地松了口气!刚才真的好险,看来有时候还是要听孟洁的才行。

    不然,哪天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一嗓子吼出一句什么话让蒋君泽发现自己装失忆……那宁笑薇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去洗手间把内衣脱下来,刚出来就有护士在外面敲门,轻声问道:“宁小姐,请问您准备好了吗?”

    听到护士那么客气,宁笑薇不屑冷哼了一声,心想:“平日来医院,这些护士都不耐烦的很!现在就因为她是蒋主任的朋友,就来巴结讨好。真恶心!”

    平复了下情绪,宁笑薇才应声道:“好了。”

    护士推着轮椅进来,带宁笑薇往检查室去。路上,宁笑薇心里还是很忐忑,好奇地问道:“待会儿是蒋主任给我做检查吗?”

    “不,那边有专门负责的医生,蒋主任只是在一旁看着。”护士笑着,柔声安慰道:“没事的,检查很快就好。”

    宁笑薇闻言点点头,但心里还是很紧张。这段时间在医院做的检查太多了,脑子就算没被摔坏,辐射也会辐射坏。

    被护士推进检查室,除了检查大夫之外,蒋君泽果然也在。看到蒋君泽,宁笑薇下意识抬手,假装无意的遮在胸前。

    看到宁笑薇这样,蒋君泽就忍不住想笑。可是,碍着有外人在,他忍住了。

    检查大夫见宁笑薇来了,看了她一眼,说道:“过去躺下吧。”

    这是宁笑薇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做这样详细的检查,心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砰砰”乱跳个不停,盼望着快点结束。

    但是,当检查很快做完的时候,却又觉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可怕……

    检查完之后,发现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遣走的。蒋君泽亲自推着轮椅过来,把宁笑薇抱上去坐好。

    “蒋主任,你对你女朋友真体贴。”检查医生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有些羡慕。

    蒋君泽闻言一笑,跟检查医生打了招呼便推着宁笑薇离开了。

    因为是白天,人特别多。回病房的路上,凡是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向坐在轮椅上的宁笑薇投来羡慕的目光。

    看到这些人的艳羡,宁笑薇就打心眼儿里无奈。蒋君泽表面功夫做的好,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好人。特别是女人,都想嫁给他。

    可实际上,这个男人有多混蛋、多霸道、多恶劣!只有宁笑薇心里最清楚。

    有时候宁笑薇都有些怀疑,蒋君泽是不是人格分裂,居然能在不同的人面前表现出那么多不同的自己。

    走神的功夫,蒋君泽就把她送回了病房。门关上,宁笑薇下意识转头去看,却发现蒋君泽居然把门落了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