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抱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2本章字数:3209字

    “你锁门干什么!”宁笑薇惊恐的看了蒋君泽一眼,大白天反锁房门,不觉得很奇怪吗?

    “就你和我在房间里,我还能干什么。”蒋君泽说着,也不看宁笑薇一眼,径自走到窗前把窗帘也拉好。

    阳光被厚重的深绿色窗帘隔断,房间瞬间黯淡了下来。

    看到窗帘拉上,病房门又被反锁,他想干什么?宁笑薇心虚的盯着蒋君泽的一举一动,如果他敢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就别怪她不客气。

    检查窗帘没有问题之后,蒋君泽转身走到坐在轮椅上的宁笑薇身边,伸手就要把她抱到病床上。

    “等一下!”宁笑薇见势急忙伸手拦下蒋君泽,好奇地问道:“先说你要干什么?”

    “抱你上床。”蒋君泽说着,拍掉宁笑薇拦着自己的手,趁她反抗之前将她衡抱了起来。

    被突然抱上床的宁笑薇急忙用手抵住蒋君泽的双肩,免得这货跟上次那样,突然压下来。

    蒋君泽左右看了眼宁笑薇抵在自己双肩上白嫩的小手,笑看着她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防止你占我便宜。”宁笑薇义正言辞地说道。

    蒋君泽闻言,不屑嗤笑一声,看着宁笑薇,问道:“你哪儿来的自信?”

    “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宁笑薇没经过大脑,下意识就把这话给吼了出来。

    “哼嗯?”蒋君泽闻言,一挑眉,笑意更浓。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暴露了,宁笑薇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蒋君泽是故意的!故意诈她,让她无意的时候说漏嘴。

    “你!小人!”反正已经暴露了,宁笑薇也懒得再隐藏抵赖。

    想想许淑静和薛梦琪,宁笑薇自愧不如。这才装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暴露了,看来她以后还要再继续勤加练习才行。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蒋君泽不多废话,站直了身子,从白大褂口袋里拿出听诊器。

    看到听诊器,宁笑薇就想起上次在他办公室里检查的事情,有些后怕。

    上次她穿的厚厚的,都没逃过他的魔掌。这次,她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病号服,仅此一件……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给我做检查?我听说主任医生很少看诊的。”宁笑薇看着蒋君泽,奇怪地问道。

    而蒋君泽却看都懒得看宁笑薇一眼,一言不发的用温热的双手捂热听诊器,才轻轻放在了宁笑薇心脏的位置。

    只隔了薄薄的一层纯棉布料,宁笑薇里面真空,蒋君泽温热的手就在她大白兔附近……

    感觉到他手指传来的温度,宁笑薇紧张的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深呼吸,放松。”蒋君泽却不以为然,很认真地为宁笑薇做检查。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听说主任医生不怎么看病的。”宁笑薇看着蒋君泽,忍不住又问。

    蒋君泽看了她一眼,也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拿开听诊器,说道:“坐起来。”

    见他冷着一张脸,宁笑薇也没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兴致。听话地坐起来,蒋君泽这一次站在她身后,居然掀起了她的病号服。

    “喂!你干嘛!”宁笑薇惊得瞬间挺直了腰杆,胳膊肘下意识想把身侧的蒋君泽顶到一边去。

    蒋君泽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挡住了宁笑薇“强有力”的攻击。

    “检查身体!”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蒋君泽二话不说,手快速伸进了衣服里……

    “啊……”宁笑薇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跟冰块一样冰冷的听诊器贴在了她柔嫩温热的肌肤上。

    “好凉啊,你故意的吧?”宁笑薇没好气地说着,回头看了蒋君泽一眼。

    “吸气。”蒋君泽也不搭腔,只是很认真的在工作,似乎并没有宁笑薇想的那种歪脑筋。

    通过这两个多月的接触,宁笑薇发现蒋君泽几个小习惯。开车的时候不说话;工作的时候不废话。

    也怪不得医院的女医生和女护士都对他倾心,这样一位帅气沉稳的大叔,又家财万贯,谁会不喜欢、不想嫁给他呢。

    简单的检查做完,没有任何异常,蒋君泽也算松了口气。

    昨晚,他是给宁志明和李芝兰保证过宁笑薇的安全的。所以,他答应了的事情就绝不能食言。

    重要的是,他现在很需要宁笑薇这样聪明伶俐的女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有事。

    见蒋君泽收起听诊器,宁笑薇不屑的一撇嘴,说道:“搞得神秘兮兮的,我还以为要干嘛呢。就检查那么几下,你用得着又拉窗帘又锁门吗?”

    蒋君泽闻言深吸口气,看了宁笑薇一眼,冷漠地说道:“说过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三次。”

    说完,蒋君泽就离开了病房。

    见蒋君泽走了,宁笑薇急忙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内衣来穿上。这里毕竟不是在家,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病,还是把该穿的穿上,这样好一些。

    换了内衣,宁笑薇才发现,如果不是蒋君泽刚才把窗帘拉好,她现在要穿衣服什么的,就得自己下床走动。

    蒋君泽难得这样人性化,让宁笑薇心里觉得暖暖的。

    正想着,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宁笑薇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应声道:“请进。”

    推开门,见是妈妈拎着早饭来了,宁笑薇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激动地恨不得跳到门口迎接李芝兰!

    见女儿饿成这样,李芝兰叹息道:“唉,你真是少吃一顿都不行……”

    “当然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宁笑薇说着,接过李芝兰递给她的小笼包,狠狠地一口就咬掉了一半!

    “嗯!真好吃。”宁笑薇塞得满嘴都是,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就像新神雕里的小龙女一样。

    看着女儿这样好胃口,李芝兰也放心了不少。陪宁笑薇吃过早饭,李芝兰坐了一会儿就回家准备午饭去了。

    手机充上电,宁笑薇就迫不及待的开机想看看自己小说的点击什么的。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打开手机UC网页,病房的门却再次被敲响。

    “谁啊?”宁笑薇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也不知道谁会这个时间过来。

    “是我。”门外,何向文的声音让宁笑薇的手不自觉一颤。心想:“他怎么来了?”

    “进来吧。”宁笑薇说着,把手机放回床边的柜子上。

    何向文轻轻推开门,一只手抱着一大束百合花,另一只手里还拎着宁笑薇最爱吃的煎饼果子。

    一进来,宁笑薇就闻到煎饼果子的香味。看样子,似乎还是热的。

    虽然刚吃过早饭不久,但闻到这股味道,宁笑薇还是忍不住直咽口水。

    “你怎么又住院了?”何向文进来把花随手放在桌子上。他了解宁笑薇,跟煎饼果子相比,百合根本不值一提。

    “没什么,脚腕扭伤而已,没什么事。”宁笑薇说着,冲何向文笑了笑。

    何向文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把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放到宁笑薇手里,说道:“如果只是扭伤脚腕,这个还是可以吃的。我没让放辣椒,多抹了甜酱,按着你平日爱吃的口味买的。”

    看着手里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宁笑薇想起以前跟何向文交往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爱吃,就经常中午跑来幼儿园给她送一个。

    那时候,宁笑薇偶尔会吃腻。可是现在,手里的煎饼果子竟也成了如此珍贵的回忆。

    咬了一口,是她喜欢的味道,宁笑薇看着何向文笑了笑,说道:“很好吃,谢谢你。”

    “你喜欢就好。”何向文说着,站起身看着宁笑薇,问道:“有花瓶吗?我去把花弄一下。”

    这可难为宁笑薇了,四下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类似花瓶的物体。宁笑薇一耸肩,无奈说道:“电视剧里演的大概都是骗人的吧?医院病房的配置里,似乎没有花瓶这一项。”

    “怪我,刚才在花店买一个带过来就好了。”何向文说着,尴尬地挠了挠头。

    “没关系,你能想的那么周全都很不错了。”宁笑薇说着,又咬了一口煎饼果子。

    这一次见面,两人的心境和上次又不一样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宁笑薇的心里也平和了不少。对何向文的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较真儿了。

    “庄安安知道你来看我吗?”宁笑薇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看着何向文,问道。

    “知道,她在医院对面的星巴克等我。”何向文说着,尴尬地露出一个笑容。

    宁笑薇闻言点点头,叹口气说道:“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找我了。就算在大街上遇到,也假装我们是陌生人吧。毕竟,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何向文听到宁笑薇的话,心里特别难受……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宁笑薇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不是那次,庄安安来酒店拍宣传照片,也不会跟何向文相识。

    缘分使然,天注定何向文跟宁笑薇有缘无分,这辈子不会一起走到白头。

    “笑笑,对不起,我……”何向文想解释,却被宁笑薇摇头打断了。

    “煎饼果子很好吃,你快走吧,别在这里待久了。庄安安嘴上说不在乎,但是现在一定在星巴克伤心。”宁笑薇看着何向文,说道。

    何向文没想到宁笑薇会这样平静地劝说他去找另外一个女人,也明白了宁笑薇对他是真的一点留恋也没有了。

    但是,他心里对宁笑薇还是舍不得。

    “笑笑,其实我……”何向文还想解释,病房的门却毫无预兆的被突然推开。

    何向文下意识转头去看,却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