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他的温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2本章字数:3126字

    被压倒的宁笑薇这次没有惊叫,也很平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蒋君泽。她现在腿脚不便,如果他真想怎么样,她也无力反抗。

    而且,宁笑薇不认为蒋君泽会做这种小人的行为。如果他要做,他有的是机会。

    比如昨晚,他完全可以趁宁笑薇睡着的时候下手,可是他没有。所以,宁笑薇也就不怕他现在会对她怎么样。

    难得宁笑薇不大呼小叫,蒋君泽也难得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才像我的女人,处变不惊,以后还会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解决。如果你还像以前那样遇到点事就大呼小叫,我怕你会撑不下去。”

    蒋君泽说着,居然放开宁笑薇,坐了起来。

    心中有疑惑的宁笑薇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奇怪地看着蒋君泽,问道:“以后?你认为我们会有以后?你是不是言情剧看多了?”

    闻言,蒋君泽不慌不忙地点了支烟,抽一口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

    转头看向宁笑薇,笑着反问道:“天真的小姑娘,你以为在你见过我的家人,还有薛梦琪之后,还会跟以前那样安稳度日吗?”

    “为什么不能?”这件事情在宁笑薇看来,她只是一个临时演员而已。甚至可以说连临时演员都算不上,所以女主角这个头衔怎么也扣不到她的头上。

    思及此,宁笑薇也看向蒋君泽,认真地问道:“难道你以为你妈同意让你娶我?还是薛小姐会让你顺利的跟我结婚?”

    “如果她们能左右我的思想,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这些了。”蒋君泽说着,吸了口烟,又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

    “不被看好的婚姻,不会幸福……”宁笑薇似乎是有感而发。

    就像她曾经跟何向文在一起的时候,孟洁就不是太赞成。因为孟洁总觉得何向文不够稳重专一,就连爸妈都跟孟洁的看法差不多。

    所以,宁笑薇跟何向文的婚姻不靠谱的连开始都来不及就这样狼狈的结束了。

    “在想你前夫?”蒋君泽说着,摁熄烟蒂,瞥了宁笑薇一眼。

    宁笑薇摇头,说道:“没有,他有什么可想的。”

    “你最好没有撒谎,做我的女人就不能还想着别的男人。”蒋君泽说着,站起身准备去书房忙工作。

    宁笑薇转头看着往书房走的蒋君泽,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喂,你别跟我套近乎,我这辈子都不会是你的女人!”

    “你会是的。”说完这句话,蒋君泽就已经走进书房,关上了大门。

    到现在,宁笑薇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让蒋君泽相中了,非要拉着她来演这出戏。而且,蒋君泽似乎越来越入戏。

    照这个进度继续下去,宁笑薇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蒋君泽逼着步入婚姻殿堂。

    但是,宁笑薇怎么也猜不出这家伙这样做的目的。所以,想到要嫁给一个连心里在想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比嫁给何向文那个劈腿男还要痛苦。

    与此同时,蒋家别墅,蒋悦然的房间内,许淑静把之前蒋韵宁生日时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蒋悦然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许淑静,问道:“那段时间我也有关注国内的消息,还以为是那群记者借题发挥,乱写一气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二哥真打算娶那个穷酸女人吗?”

    说起这个,许淑静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他不想娶,又怎么会弄来这样一个女人来恶心她呢?

    许淑静不是不知道蒋君泽的性格,这次他一定会跟家里抗争到底。所以,故意找一个家里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的女人来气她。

    “不知道你爸爸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许淑静眉头紧锁,想到这件事情就有些头疼。

    蒋悦然冷哼一声,说道:“爸如果知道了,估计早就打电话骂二哥了,还会到今天都没动静吗?”

    “谁知道你爸在想些什么!等过年的时候回来了,估计又会闹得人仰马翻。”许淑静想想都有些担心。

    蒋君泽的性格与其说跟许淑静像,不如说更像他父亲蒋宏艺,都一样倔强的像头驴!

    “那正好,到时候看二哥还敢不敢。妈你别那么操心,有爸在,你还担心那个穷女人会嫁进咱们蒋家吗?”蒋悦然说着拍了拍许淑静的手,以示安慰。

    许淑静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是为避免让一年到头在外忙碌的蒋宏艺不要一回家就遇到一大堆烦心事;也为了避免难得见上一面的父子,刚见面就吵架,她还是要抢在蒋宏艺回家之前把障碍都清扫干净。

    安顿好蒋悦然,许淑静就去准备给她回国接风的事情。

    跟蒋文昊一起在书房忙到晚上,才把邀请的嘉宾名单全部拟好。

    “妈,你确定不邀请宁小姐吗?”蒋文昊看着最终名单,再看看许淑静,试探着问道。

    “邀请她干什么?你觉得她有资格吗?”提到宁笑薇这个人,许淑静就气不打一处来!别说邀请,连想想都会被她的穷酸气恶心到。

    蒋文昊闻言,低头看着邀请名单沉思片刻才抬头看向许淑静,劝慰道:“妈,你了解阿泽的脾气。你跟他硬碰硬,只会伤了母子情分,何必呢。”

    “你怎么不去劝劝阿泽不要跟我对着干?”许淑静闻言,不悦地皱眉看着蒋文昊,问道。

    听到这句话,蒋文昊就明白自己刚说的那句算是放了个屁。

    “还是邀请她吧,这样也算给阿泽一个面子。”蒋文昊说着,也不管许淑静同意与否,就把宁笑薇的名字写在了蒋君泽的旁边。

    曾经,他因为许淑静的大力反对,失去了最爱的女人。所以现在,他想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亲弟弟不要再重蹈自己的覆辙。

    见蒋文昊如此,许淑静也没有说什么。她心里很清楚,蒋文昊虽然平时很多事情都从来不会忤逆她这个当妈的意愿。

    但是,一旦牵扯到感情问题,蒋文昊还是会想起他曾经被赶出家门的爱人。

    后来,又因为蒋文昊偷偷离婚,许淑静还差点气的高血压进医院。

    母子之间,看起来似乎是没什么隔阂。但实际上,从那两件事情之后,蒋文昊跟许淑静的心越离越远。

    不过,转念想想,把宁笑薇邀请来也好。这样,她就能明白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硬挤也是无用的。

    下午六点整,坐在蒋君泽家客厅看电视的宁笑薇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正好被从书房忙完出来的蒋君泽听见。

    “你冷吗?”蒋君泽说着,抬头看了眼家里的中央空调。按说,这个温度应该很舒适,怎么会打喷嚏。

    “没有,就是鼻子有点痒,就打了个喷嚏。”宁笑薇说着,搓了搓鼻子,看向蒋君泽,问道:“你忙完了吗?是要来送我回病房?”

    蒋君泽懒得理他,一声不吭地走进厨房就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

    看着他走进厨房,宁笑薇这才发现,蒋君泽不知何时居然换了一套简单的居家服。

    上身一件黑色V领羊毛衫,下身一条深灰色休闲裤。就这样再常见不过的一身衣服,穿在蒋君泽身上也能显得与众不同。

    宁笑薇坐在沙发上看着蒋君泽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忍不住“啧啧”两声。不要说医院那群女花痴们,就连她都要忍不住想嫁给他了。

    意识到自己萌生了这样可怕的想法!宁笑薇猛地挺直了腰杆儿,拍拍胸口,自言自语道:“太可怕了!难道我被他家庭煮男的形象洗脑了?”

    “你说什么?”厨房里的蒋君泽耳听八方,离得那么远都听见了宁笑薇的嘀咕声。

    “没有,我刚才嗝了个气儿而已。”宁笑薇闻言,急忙随口扯个谎蒙混过去。

    妈的,她一定要尽快逃离蒋君泽身边。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宁笑薇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沦陷在蒋君泽的“温柔乡”里!

    蒋君泽就像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一样,这次准备的居然是西餐……宁笑薇坐在餐桌前,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西餐。

    这场景,似乎在她常看的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看到过。

    “不饿?”蒋君泽见宁笑薇一动不动的只盯着桌子上的晚餐看,便有些奇怪地问道。

    “不是……”宁笑薇闻言,急忙摇头,拿起盘子来给自己盛了一盘海鲜意大利面。

    一顿晚饭吃的有些沉闷,宁笑薇也不说话,只顾着低头吃。蒋君泽一项食不言寝不语,所以餐桌上就少了宁笑薇在家吃饭的时候那种欢脱感。

    饭吃到一半,客厅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蒋君泽下意识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打来,除了医院,也有可能是别墅那边。

    带着疑惑接起电话,那边传来蒋文昊的声音,“阿泽,后天给悦然办接风宴,带宁小姐一起来。”

    “嗯?”蒋君泽闻言一愣,奇怪地问道:“你确定,要我带着笑笑去?”

    “是,嘉宾邀请名单上,我写了宁小姐的名字。八年前我不能争取自己的幸福,我不想你也这样。后天见。”

    说完,蒋文昊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蒋君泽又想起八年前的那个晚上,许淑静的疾言厉色;大哥的无力劝阻;还有被丢出蒋家大门的孙倩如。

    那天也是这样的深冬的夜晚,孙倩如被丢出蒋家大门后,天空就飘起了鹅毛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