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命运的奇妙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5:36本章字数:2016字

    几乎所有的药材韩冷都能找得到的。可是有一个他竟然连名字都没有听过。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给老头子了。老头子臭骂了一顿之后才说解决的办法。

    韩冷查了一下,这个药并不是在药店又有卖。而是在一个家族里面藏着。这个药材几乎也不可能给外人了。

    韩冷还是决定去拜访一下。可是对方连见都不愿意见他。最后还说了除非是老爷的恩人张哲过来才有用了。

    韩冷不想用强,只能去碰碰运气,要是张哲更加难说话,他也就只能偷了......

    不过韩冷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张哲似乎和治疗秦露的那个医生名字一样。

    韩冷忍不住自嘲道:“这不会就是我那个徒弟吧。”

    韩冷给了传话的人一点钱之后,对方也就说了张哲是在哪个医院工作的。说完之后也就懒得理会韩冷,转身走了。

    韩冷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说完了才给钱了,对方也不会如此牛了。不过他可以确定张哲就是那个口口声声叫自己师父的人了。

    韩冷知道,自己直接和人说张哲是自己的徒弟也是没有人信的,便给张哲打了一个电话。

    张哲很快接通:“师父,我刚做完了一个手术,你在哪里,能不能让我见你一面,我有很多东西要请教你。”

    “我在王家门口。你能不能打电话给王家的主人,说我是你朋友,我想和他们买一种药材。”韩冷请求道。

    “是王正家吗?”张哲疑惑地问道,得到了韩冷的肯定之后,笑道:“师父,你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过去了。”

    “你不用上班的吗?”韩冷还没有说,张哲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韩冷无奈地笑了,不过也知道张哲过来了,自己的事情才更加好办。

    “师父。”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张哲从车上下来了。

    王家的保安显然认识张哲,听到他对一直在门口等着的韩冷叫了师父还以为听错了。韩冷上了张哲的车,这次保安直接放行了。

    “张哲,你小子不错啊,竟然是王老的恩人?”韩冷不得不感叹命运真是奇妙。

    “王老在医院的时候正好是我治好的,人家可能念旧吧。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我还以为师父你已经在里面坐着的了。想不到他们竟然这么对你。到时候我可要好好问问了。”张哲替韩冷不平。

    “没有什么。”张哲摆手道:“人家确实不认识我。这样做也是人之常情,我还要求他们呢,到时候别把人得罪了。”

    不一会儿,二人停好了车,直接有人带着二人去见王老了。

    王老看着张哲过来,赶紧站起来,走过来迎接。

    韩冷心中一动,以王老的地位,能够这样对张哲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张哲却是冷笑:“王老,我治好你的病本来也不敢贪功,不过也把你当成朋友了,但是你对我的师父未免太霸道了。”

    “你的师父?”王老是一头雾水,四处看了看,也不见人:“恩公,你可别吓我,我怎么敢对你师父不敬,这可不成了狼心狗肺吗?”

    韩冷赶紧打了一个圆场:“看来都是误会。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这样站着说话。”

    王老虽然疑惑韩冷是谁,但想想也是那么一回事,赶紧请二人坐下,担心自己和张哲会有误会,连忙问道:“恩公,你的师父我真没有见过。”

    张哲见韩冷也没有多少气,自己也不好发作了,指着韩冷说道:“这位就是我的师父。想来你们这买东西的。”

    “这个......”王老也是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不过他见过不少世面,只会觉得这个少年也许有什么特殊的本事:“对不起了。”

    韩冷对王老也有了几分好感。

    “不知道阁下需要什么东西,既然和恩公认识,自然不需要用钱了。”王老还是没有把师父二字当真:“只要说出,我立刻让人去拿了。”

    韩冷说了药材的名字之后,倒觉得很不好意思,而且自己莫名其妙地就欠了两个人情了:“钱是应该的。”

    王老脸色微变,似乎有些好奇韩冷怎么会需要这个药材。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显然是看在了张哲的面子上。不论韩冷怎么说,王老都强调不会要钱了。

    “师父,你钥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当王老是送给我的。以我和王老的关系,要这个东西算不上什么。”张哲灵机一动说道:“师父,然后这就当做我给你的拜师礼了,徒弟送给师父东西没有什么不对的吧。”

    “好吧,那我谢谢你们了。”韩冷想不到张哲这个时候还想着拜师,不过对方算不上有恶意。韩冷也不想让张哲寒心:“好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不过不可以问我师父是谁,还有我可能没有空专门教你。有时间再说了。”

    “似乎,师父,我明白。”张哲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只需要师父偶尔有空了指点我几句就好了。”

    王老这回直接傻眼了。本来还以为恩公和韩冷的关系是假的,二人开玩笑或者是别的原因。现在看来韩冷似乎真的很有本事,张哲还算不上他真正的徒弟,还在考虑的阶段而已啊。

    “王老,在下还要拿着这个药材去救人,就不多留了。下次再感谢王老了。”韩冷也不矫情,直接站起来说道。

    “师父 你这么快就要走啊。我送你回去吧。”张哲可不愿意放过任何讨好韩冷的机会。

    “恩公,你......”王老还想留着张哲吃饭了,不过看到对方的态度很坚决,就没有多说了。

    “王老,下次我再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了。”张哲哈哈大笑:“你可是我拜师成功的大恩人,千万要给我一个面子啊。”

    “恩公开玩笑了。”王老不好意思地笑了。

    “王老,我就不打扰你了。”韩冷抱拳道。

    王老话里有话地说道:“也许我以后还有求你的地方呢。”

    “王老,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韩冷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