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8本章字数:2521字

    一晃好几年的时间过去了。

    那一年留在我心头的是一片迷惘,还有深深的恐惧。

    那个晚上的事情倒是模糊起来,不过,邻村那个壮汉的死,却是让这一片区域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只是后来没有更多的人死去,这让阴云惨淡的气息消散了几分。

    我偶尔会想起那一只白狐。我心想,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实际上,那个壮汉的死真的是跟白狐有些关联?

    也只有如此,才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个壮汉之后就没有人再出事了。因为那个白狐已经重伤,甚至很可能死去。

    除此之外,就是来自于清洋河神秘的呼唤。随着我慢慢长大,这种呼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好几次,我半夜被惊醒,差点都忍不住朝清洋河边走去。不过,我已经长成了一个坚毅的少年,我努力克制住了我的这种欲望,我不闻不问,无悲无喜,听之任之。

    这一年,家乡大旱。

    哪怕是到了九月底,依然是烈日高照。我们村后的那一条小河早就干涸,哪怕是小河连接的清洋河,也是只剩下不到两米的深度了。要知道清洋河平日里起码有七八米深,只剩下这么一点水,这在之前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因为干旱,庄稼都无精打采的,甚至有很多户农家的水稻直接就大片的枯萎,任由农家人哭天抢地,也是没有半点回绿的迹象。

    我家所在的村子要稍微好点,因为靠近清洋河边,有人不辞劳苦的挑水灌溉。不过,随着清洋河水的枯竭,很快,这个行为就被人制止,因为水资源之争,还有好几个人被打伤了。

    又是一个周末,我骑车朝家走。我在镇子上读高中,镇子离家很远,住校,一周回来一趟。

    走在半路上,后面有一阵清脆的车铃声响起。我扭头朝后面看了一下,发现打车铃的人是春娥,我脸顿时一红。我跟春娥是娃娃亲,小时候在一起玩得挺多的,不过,年纪渐长之后,我就觉得有些尴尬了。

    春娥现在已经出落得非常标致,浓黑的头发扎成一个大辫子,直接就拖在了脑后。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微微有些透明,勾勒出了胸罩的形状。

    我不敢多看,低下头有些沉闷的问了一句:“有事?”

    春娥瞪了我一眼,有些泼辣的样子:“没事就不能跟你说话了?你现在好像总躲我啊。是不是觉得自己成绩好,以后是大学生了,就看不起人了?”

    我有些尴尬,春娥靠我很近,她的胸很大,说话的时候似乎都在轻轻颤动,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难言的诱惑。我始终觉得我跟周围的大部分同龄人不一样,他们对女人的身体只能是有些一知半解的臆测,而我早就清晰的看过了。因为懂得,所以总是会有一些杂念。

    比如我现在,我看着春娥近在咫尺的胸,我脑海里居然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个香艳的场景,好像她不着寸缕,站在我面前一样。

    春娥似乎有些察觉,她脸色一红,哼了一声:“你朝什么地方看哩!真是的!好了,有点事情要你帮我的忙。”

    “你说。”我正有些尴尬呢,听到她有事求我,我赶紧附和了一声,“只要我能帮的,我肯定帮。”

    春娥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她看着旁边的田地一眼,说道:“我……我尿急。”

    后面几个字我没听清,我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春娥瞪了我一眼:“我说我尿急啊!你什么耳朵!出学校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陡然间就有了,到家里还有十几分钟时间,我真的是憋不住了。你能帮一下我吗?”

    我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帮自然是要帮的。可是,我该怎么帮呢?

    春娥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她脸色羞红,低声说道:“我等下到田里解决,你帮我的忙,在前面挡一下就行了。这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了不好。”

    “好。”我松了一口气,这样子倒是还行。为了制造更大的遮挡面积,我把我们两辆车并排放在了一起,然后喊了春娥一声,就让她到旁边的稻田里面去。这个时候稻田已经有半人高了,人缩在里面,不仔细看,还真的不好察觉。

    春娥似乎真的是憋不住了,她也没跟我废话,直接就钻到了稻田里面。她还不忘威胁我一句:“你不许回头看啊,不然的话,你死定了!”

    我苦笑起来,没搭理她。心想,我才不稀罕看,女人尿尿,有什么好看的啊。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当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异样。我脑海里也开始同步起了一幅幅的画面……

    然后,就有一阵阵急促的水声传来。我顿时面红耳赤,我甚至差点忍不住回头看看。

    我以绝大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我不断的念叨着,尿尿没啥好看的,没啥好看的……

    就在我碎碎念的时候,春娥出来了。她脸色红润,解决了之后,她身体轻盈,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更加水灵了。

    我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春娥看了我一眼:“算你老实,不许跟别人乱说。”

    然后她又说了一句:“可惜了,现在这么缺水,要是在自家田里多好。”

    我差点没晕过去。不过这句话却是无形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我们又回到了无话不说的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尴尬,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说话。

    说话的内容不自觉的就到了这一场大旱。

    春娥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我家里的田估计都快不行了,我爸都愁死了。我就担心他去清洋河偷水,被发现的话,那就麻烦了。”

    “应该没事的吧。”我不太想提到清洋河,就想一语带过。那种神秘的呼唤让我觉得很不自在。

    “希望吧。”春娥应了我一句。我们加快了动作,朝家里骑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二婶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她看到我跟春娥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哎呀,你们总算到家了。春妮子,快跟我来,你爸出事了,快要不行了,就等你看最后一眼。”

    听到这话,我脑袋一下子就懵了。春娥哇的一声哭出声,她也顾不得骑自行车了,把车子朝旁边一推,然后飞快的朝家里跑。乡间土路,磕磕绊绊的,骑车真不如跑得快。我也把车先扔到了一边,紧随其后,直奔春娥家而去。

    很快,我就到了春娥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我爸妈都在。我稍微问了一下,心里顿时有些沉重。这个事情还真的是跟水有些关联。昨晚半夜的时候,春娥爸去清洋河里挑水,正好被执法小分队的人发现了。

    执法小分队,都是方圆十里的一些地痞流氓组成的,这群人唯恐天下不乱,手里有些权力,更是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逮住了春娥爸,他们就开始猛打。春娥爸早年当兵的,也是有些火爆脾气,他怎么忍得了?

    他就跟这群人干上了。当时打完了之后,春娥爸是走回家的。大家都以为他没事,也没送医院,谁知道到了下午的时候,忽然间就咳血了,然后乡村医生过来一看,说是受了内伤,之前没发作,现在发作,已经没救了。

    听到这里面的因由,我顿时有些怒了:“难道没有王法了?打死了人,也没人给个说法?”

    我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冷笑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