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夜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29本章字数:2577字

    我弄明白了李欣欣那奇怪的反应之后,我一直都想着跟她当面交流一下。不过,到底怎么说我却是没有考虑好,所以这事情暂时也不着急。

    我觉得现在挺烦的,陆春娥的事情都没搞好,现在又被卷入了这种事情当中。疤脸,王公安,这个男人,三个都不是好招惹的,单单是一个都让我吃不消了,要是他们一起发力的话,我该怎么办?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掌握一种能力才行。我决定晚上下晚自习的时候去找郑晓雅谈谈。现在她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必须要攀住她这个关系才行。

    心神不宁的上着自习,我忽然间感觉自己身上毛毛的。似乎有什么东西盯住了我。这古怪的感觉让我非常不自在,我立刻就抬头朝窗外看了过去。然后我就被吓了一跳。在窗户外边,有一个白衣女人,正阴沉的盯住我。

    看到我发现了她,白衣女人飞快就消失子啊了我的视野之中。不过我身上已经是冷汗直流了,白狐,居然是白狐。她阴魂不散,还是不肯放过我,居然直接就找上门来了。

    看来我脑海中的河神敕符真的是非常重要,没想到白狐居然如此执着。我心里顿时多了几分恼怒,危机感也是越发的强烈起来。现阶段这个情况,我不学习一些傍身的法术是不行了。元气我可以通过女人得到,法术的话,那就必须要在郑晓雅那边想想办法了。

    神色焦虑的好不容易捱过了剩余的半节自习课,铃声一响,我就冲了出去。郑晓雅是走读的,去得迟了,估计她就要出校门了。我飞快的就冲到了她们班级门口,我运气不错,她还没有走。

    看到我出现了之后,郑晓雅一愣。随即,她朝我点了点头,也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直接就跟着我并肩走在了一起。

    大概她也知道我找她是因为什么,所以她也没有说话。我同样没有,就这样,我们很有默契的下了教学楼,慢慢的脱离到了人流,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你是不是想通了?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你师父是谁了吧。”郑晓雅淡淡说道。

    我看着郑晓雅,目光很是热烈,我一咬牙,一狠心,一跺脚,说道:“我想学习法术。”

    听到我的话,郑晓雅顿时一愣。随即,她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似乎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学习法术?”

    “第一,你没有师父么?如果有师父的话,他不会教你法术?第二,法术这个东西是可以随便乱教的么?我跟你之间好像也没这么熟吧。哪怕就是比较亲近的人,也必须要考验过后才行。”

    郑晓雅的话就像是一闷棍,差点没把我砸晕了。我本来以为这所有的一切都会很顺利,却是没想到,出师不利,一下子吃了一个闭门羹。

    我皱起眉头,呆呆的看着郑晓雅,嘴唇蠕动着,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郑晓雅看了我一眼:“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得回去了。”

    我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声,看着郑晓雅从我身后走远。我知道郑晓雅在等着我跟她坦白。不过,很多事情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能多说。难道就没有办法可想了?我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阴郁。陡然间,我就想起了自己的那个胎记。上次得到桃花心诀,就是元气弥漫进入到这个胎记之中造成的结果。

    那么,胎记里是不是会有其他的东西?

    可是,我现在根本不敢乱来。如果有人的话,我用元气催动肯定会引起别人怀疑与误会的。如果我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白狐如影随形,我还是会倒霉。最好的办法就是到河神洞府里面去,这样一来,有巨蟒帮我护卫,我就可以尝试一下了。

    我心里有了这个念头,立刻就尝试着跟巨蟒取得联系。不过,距离实在太远了,我们之间的那种感应非常飘渺,我顿时有些无奈了。难道大半夜的我要回去?这显然不太现实。

    我有些郁郁寡欢的朝宿舍走。洗漱完毕之后,我坐在床上发呆。白狐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头。

    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顾良成走到我身边,他看了旁边人一眼,见没人注意我们谈话,这才低声说道:“怎么了?追那个小妞被拒绝了?那也不要垂头丧气的啊,我们要屡败屡战,而不是屡战屡败,终究有一天,你会成功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要着急搞。”

    “搞你妹啊!”我被这家伙弄得哭笑不得。这小子就是有一点好,性格混不吝,好像没什么东西能让他伤心。

    “我说了,我妹不一定看得上你,你要是能搞定,你就自己去搞好了。对了,人家都跳级了,现在也上高二,要是你有本事考上省城大学,说不定还能跟她当同学。”顾良成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

    被顾良成这么一闹,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我想,大半夜的,宿舍里这么多人,那白狐估计也不敢乱来吧。就这样,很快,宿舍就熄了灯,平静了下来,而我也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我一直都保持着警醒,半夜的时候,我感觉身子有些发冷,我立刻就睁开了眼睛。我看到白狐化身的女人站在了我的床头,她一脸阴沉的看着我。

    我立刻就挣扎了起来,不过我发现我怎么挣扎也是无法摆脱那种控制。我声音立刻就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低声威胁着白狐。不过白狐就像是铁了心一样,她直接就朝我靠近。

    “你还是不要抵抗了。越是抵抗,你就越是难受,说不定还会伤了你的小命。你还是老实一点,让我取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白狐低声说道,“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我真的不想伤到你,你不要逼我。”

    我冷笑了起来:“你这话倒是有些意思,好像是我逼我怎么样一般。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针对着我。我看你还是赶紧离开,这才是皆大欢喜。”

    白狐摇摇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上有这个东西,那你就是我的目标。现在只是我知道而已,迟早会有其他人知道的。河神敕符不是小物件,价值巨大,到时候方圆百里的精怪都会闻风而动,你迟早保不住的。与其如此,不如给了我,也是免了你自己的祸端。”

    我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说道:“强盗逻辑!如果人人都没有贪念,那何来祸端。你想要取也行,你凭自己的本事来!”我立刻就运转起了桃花心诀,元气在我身上游走,我感觉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在松动。

    白狐脸色顿时一变,她大惊失色:“你怎么有元气了,而且,元气居然如此浓郁。看来这是河神敕符的功劳,这敕符,我要定了!”说完之后,白狐不再犹豫,直接就伸出爪子朝我抓了下来。

    顿时,一股淡风袭来,下一刻,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侵入我的脑海。这跟好几年前是一般模样。不过现在的我也不是吴下阿蒙了,她想要对付我,得付出更多的代价。我怒目圆睁,奋力运转着桃花心诀,元气朝着脑海而去,死死守着。

    就这样,我跟白狐僵持了起来。但是时间慢慢过去,我元气枯竭,渐渐有些坚持不住。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却是一声巨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在了玻璃上面,玻璃顿时一下子碎裂,便是连教学楼也是震动了起来。

    这巨大的动静自然也是惊动了宿舍的同学,这下子白狐不敢再呆下去,她愤恨的瞪了我一眼,速度很快就化成白光远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