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信仰之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0本章字数:2524字

    没办法,这个时候也只能推到白狐身上了。

    我看着陆春娥,煞有介事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古怪呢。好像这几天我也遇到了一些怪事。而且,七先生好像也遇到了。”

    “什么怪事?”陆春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看样子,她不闹清楚是不肯罢休了。

    我就随便胡诌了一些,反正大意就是好像之前传说中的白狐又出现了。也许这是白狐恶作剧的结果。

    陆春娥似信非信的样子。不过,她现在也是没有更好的证据。她瞪了我一眼:“反正我会问的。如果你骗我,那就是你干的。”

    我赶紧大呼冤枉:“喂,我们不带这个样子的啊,你这样让我压力太大了。”

    陆春娥又瞪了我一眼,走了。

    我不由得暗暗挠头,看样子不做一些准备不行了。还好现在白狐还是联络得上,我回到房间之后,就跟白狐在一起嘀咕了一会,总算是把事情给定了下来。白狐到时候会去七先生的家里闹腾一番,以七先生的个性,他肯定会大肆宣扬的,到时候陆春娥不问也会知道。

    果然,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就听到我爸妈在讨论七先生家里的事情了。我顿时心里一乐,洗漱了一下,赶紧去看热闹。

    七先生家里还围了不少的人,七先生显得有些惶然的样子,正在绘声绘色的说着昨晚的事情:“……我陡然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白影,说时迟那时快,我直接就冲了过去。那白影朝我龇牙一笑,我一看,居然是那只白狐。我吓得身子都软了,赶紧朝它拱手。白狐倒是什么也没做,扭头就走了。哎呀,现在想想,我还一身冷汗,真是太惊险了。”

    我看到陆春娥也过来了,故意问七先生:“你说白狐找你是为了什么?不会就为了吓你一顿吧?那你家里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有啊,不值钱的一本书,被它拿走了。也不知道它到底因为什么。”七先生很是疑惑的样子。

    众人就纷纷开始揣测起来。春娥走到了我的旁边,她神色间也是无比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东西真是那一只白狐取走的?”

    我看春娥的神色已经信了几分,心里很高兴。我保持着脸色的平静,故意无所谓的说道:“这个事情谁知道呢,或许它就是恶作剧,正好弄到你头上,正好拿了那个布条了。又或者那个布条对它有用呢。说不定这白狐还会大发慈悲,帮你找出真正的杀人凶手呢。”

    陆春娥看着我,苦笑摇头:“希望如此。还好,我已经把那东西的材质什么都记得很清楚了,就算没了布条,我一样可以。”

    听到陆春娥的话,我顿时郁闷了起来。我之所以要拿走布条,就是希望打消她报仇的决心。却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坚定,早就把布条熟烂于心。

    那么,留给我的时间就不多了。不对,现在可以说是十万火急。要知道陆春娥跟王公安已经定亲了,他们时刻都可以在一起。要不是王公安前两天才受到了惊吓,他说不定早就相对陆春娥这块肥肉下手了。现在即便是这样一个情况,也不能阻挡王公安多久的……

    我跟陆春娥又说了几句,根本无法动摇她的决心。陆春娥直接就回家去了。而我这是没有走。七先生可是我的大主顾,是我信仰的来源啊,我得把他给忽悠住了。额,也不能说是忽悠,他信仰我,其实也是可以得到好处的。我准备把他培养成我的神祗信仰者。我准备通过七先生带动我们所有人。

    其他人都走了,我却是没走。七先生就显得有些奇怪。他搬了一个小板凳,端了一碗稀饭,哧溜哧溜的,一边看着我取笑我:“怎么?难道还想在我家里吃饭?我告诉你,我可没有做多余的。”

    听到七先生的话,我顿时有些尴尬,我摇摇头说道:“没事,我就是觉得七先生你见多识广,想多听听您的教诲。”

    七先生顿时得意起来,他看着我说道:“那是,连白狐也不伤害我,就是因为我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说什么科学,说很多事情是怪力乱神,在我看来,这些人都是蒙蔽了双眼,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这里面的种种关窍?他们没有经历过,又怎么有发言权?”

    七先生就开始大讲特讲,我按捺着性子听。终于,听七先生提到了河神。我顿时心头一喜:“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河神这种东西?”

    七先生的神色顿时严肃了起来:“小子,不许瞎说!河神老人家要是有灵的话,会听到你话的。到时候别人都是风调雨顺,你家里要么干旱,要么内涝,弄不死你。”

    我心里呵呵笑了起来,河神就是我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不过,我故意试探七先生对河神的忠诚度,我继续顶嘴:“你这是瞎说,怎么可能有这情况呢。真要是有降雨或者洪水,那肯定大家都倒霉啊,不可能会是我这一家。”

    七先生神色很是紧张,他呵斥着我:“不要乱说话了,不然真是有大祸临头。你还记得上次降雨么?为什么之前一次只是降那么一小片区域?这就是河神在操控的结果啊。河神主管的就是这些啊,风调雨顺,是他的最终目标。不瞒你说,为什么我家收成之前一直都比别人家好,那就是信奉河神的结果!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河神也有些不太灵光了,想必他老人家有事情分神了。”

    说着话,七先生就又变得有些忧心忡忡起来:“看来也是时候要去拜祭一下河神了。”

    听到七先生的话,我脸上越发多了几分惊喜。这七先生,还真是河神的拥护者啊。连拜祭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看来,我得加强对他的攻势才行。

    当下,我淡淡笑了起来:“看七先生你这个样子,如果河神真是听到了你的话,那你还不得死心塌地啊。”

    七先生瞪了我一眼:“那是自然。今年差点就是颗粒无收的结果,幸亏河神降了一些雨水下来,这才保住了我们。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也是收成欠佳了,要是河神老人家真是能让我们保住收成,我不仅仅自己拜祭,我还会说服大家一起去拜祭。我想,说不定河神也会需要我们的力量。”

    “哦,这话怎么说?”

    七先生看了我一眼:“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了你又得说我是胡说八道了。”

    我顿时郁闷了一下子,不过七先生这个样子,我再追问倒是让他起疑心。好在这次收获也是不小。我准备晚上的时候就去降雨。这一次,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心力。我相信在民间,肯定会有很多跟七先生一般信奉河神的人存在。其他地方的旱情还是很严重,真要是得了降雨,这些人估计会无比感激的。

    而我,也会得到信仰之力。这是双赢的事情。

    是夜,我进入到了清洋河之中,让巨蟒给我护法。然后,我就开始沟通起了河神敕符。我把自己的元气疯狂催动,直接就选择了最大范围,最大强度的降雨。雨下了一夜,我也疲惫了一夜,反正凌晨的时候,我是腿软着走到家的。到家了之后,也顾不得那么多,倒头就睡。

    当我醒过来之后,我忽然神色一怔。我赫然发现,我居然感觉到有了一丝诡异的力量在我身体内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