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邪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1本章字数:2505字

    我没想到这利用河水的攻击居然如此之猛。那一刻,我甚至有一个错觉,我感觉只要我愿意,我甚至可以调用整条河流。当冲天的巨浪忽然生成的时候,我眼睛都要湿润了,太爽了,就是这种感觉!

    那些人连人带车直接就被巨浪卷下了河,他们无助的在河流之中挣扎着。这里面有不会水的,很快就朝河水里沉没。有会水的,也是非常无力。毕竟这里的水我来掌控,载浮载沉,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当然了,我虽然有些愤怒,却还不至于那么灭绝人性,把他们完全溺死在河里——虽然溺死他们,也没人会怀疑到我。

    我只是略施惩戒,就让巨蟒开始救人。它尾巴一卷,一个人就被朝岸上甩了过去。很快,大部分人就都上了岸。他们吃了苦头,却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倒是剩下的两个人,却是要倒霉了。

    一个就是殴打我最为厉害的那个壮汉。

    这不用说了,这混蛋,下手狠辣,完全是杂碎一个。老子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估计他还真的以为我是软柿子。我看着他晕了过去,直接就把他拖到了岸边,狠狠揍了一顿,这还不行。我直接就用元气催动,让他苏醒过来。随即又操控着水,让他进入其中。接连让他感受了三四次溺水的滋味,我才放过了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是让我格外愤怒。那就是派出所的公安。这种人,估计是收了钱来办事的,特别可恶。这种混蛋,也被我狠狠收拾了一顿。

    反正,尽情蹂躏了他们之后,我才顺流而下,直接就远遁了。我在水中如履平地,我是河神,水就是我的家园,我就是这里的主宰!

    心头舒畅,一觉睡得也很是香甜。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怀里抱着一具滑溜溜的身体,我顿时一愣。再一看,旁边躺着的居然是一个女人。身材玲珑,眼神狐媚,不是那一只白狐还能是谁?我顿时一愣,她怎么在我怀里。我现在正好是那啥,形象很不雅观啊。

    白狐睁开了眼睛,她看了我一眼,随即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怎么,受宠若惊了啊?”

    “有点不太适应。你这是要闹哪样啊?”我一头雾水。说话的时候,我视线朝白狐身上瞄。这女人一身轻纱,若隐若现,真的是无比诱人。我有些口干舌燥,赶紧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呵呵,不适应你也得适应了。”白狐看着我轻轻一笑。

    “为嘛?”我有些纳闷。

    “你还记得上次我帮你的忙,你还欠我一个人情么?现在我要你还人情了。”白狐看着我,轻笑了起来。

    “不会吧?你的人情就是要躺在我身边,陪着我睡觉?你能告诉我这是因为什么吗?”我觉得一阵纳闷。这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是艳遇好不好。白狐真是失心疯了。

    白狐看了我一眼:“我有我的理由。不过,你可不能有其他想法,不然的话,我让你变成一个太监!”

    我又跟白狐说笑了一会,却是什么也套不出来。无奈,我只好爬起身。才起床,就听到我爸在说着那件事情。他很是畅快的说,老天开眼。

    我心里微微有些得意,不过,我却是不能表现出来。我还得装作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跟我爸虚与委蛇。反正这件事情影响挺大的,那王家人真的是吓破胆子了,估计不敢再来了。

    唯一有些疑心的是陆春娥。毕竟她见识过我的厉害,她偷偷问我这事情是不是跟我有关系。我只是给了她一个神秘的微笑。

    陆春娥倒也是聪明,知道有些事情问了不如不问。反正享受着这种喜悦就行了。至于其他的,真的不怎么重要。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会慢慢过去,我给他们的教训,也是足够深刻。却是没有想到,后来还是出了事了。

    再出事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了,春娥忽然间病了。我去探望她。我坐在了陆春娥的床头,我发现她脸色很难看,似乎有一层黑气浮现。我心头一动,我觉得这不太像是生病。

    我仔细问了陆婶婶。陆婶婶告诉我,春娥是忽然间就病倒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不对,要说有征兆,倒也是有,就是前几天忽然有些烦闷的样子。而且,每次烦闷都是晚上九点多左右。

    我神色一动,心里更是多了几分猜测。我觉得这不像是平白无故发生的事情,这里面恐怕有些蹊跷。

    我找来了白狐,让白狐偷偷去查看了一番。白狐回来了之后告诉我:“这是一种邪术。”

    “邪术?你是说有人在故意对陆春娥动手?”我大吃一惊。

    “嗯,应该是这样的。好像是属于扎小人之类的性质,反正情况很棘手。”

    “你没有办法吗?”我问白狐。

    白狐摇摇头:“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得专业的人才可以操作。”

    专业的人?我想起了郑晓雅。我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就骑车出了门。很快,我就来到了镇上,我把情况一说,郑晓雅倒是没有丝毫的耽搁,直接就跟我到了我们村,来到了陆春娥家里。

    郑晓雅比起我们,那可是专业太多了。她在那边很仔细的查看了起来,然后看着我们很严肃的说道:“她真的是中邪了,确切的说,是被人给算计了。她现在情况很严重,要是三天之内不找到那人,估计她就没得救了。”

    “小姑娘你可不要瞎说啊。平白无故的,我们能得罪谁,谁会算计我们家啊。”陆婶婶顿时慌了神。她已经没了丈夫,不能再失去女儿。

    我赶紧安慰了陆婶婶几句,然后看着她说道:“这一位是郑家的人,她可不是瞎说。”

    听到是郑家的,陆婶婶明显愣住了。她毕竟是老一辈人,还是知道郑家名号的。她赶紧就要下跪,想要让郑晓雅救救春娥。陆婶婶真的是太绝望了,郑家人这么厉害,都说这件事情不好办,难道陆春娥真的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面的种种,陆婶婶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落个没完,连我看着也是有了一丝郁闷,整个人的情绪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郑晓雅连忙拉住了她:“我跟小宝是好朋友,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您不要这样,这会让我有压力的。”

    陆婶婶听到这话,这才稍微止住了自己的悲伤。她很是郁闷的看着我,又看着郑晓雅,眼泪汪汪的。我赶紧劝阻了她,让她出去,我们坐在了一起开始商量起了对策。

    说起陆春娥可能得罪什么人,那只能是王家的人了。不过,王家的人上次被吓破了胆子,应该没有这种勇气才对了啊。只是人心是复杂的,他们说不定会铤而走险,也说不准。反正我决定了,先从王家人这边查起。当然了,那个公安也不能放过,嗯,还得连带到跟王公安交好的人,说不定这里面就会有谁心怀不轨,偷偷摸摸的出手。

    郑晓雅也是同意我的观点。她之前调查邪神事情的时候,对王家人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我们倒是没有耽搁什么,直接就奔着王家去了。

    我万万没想到,在这里,我们居然遇到了很诡异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真的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掌控。人生,就是如此玄奇,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