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7、另有目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2本章字数:2557字

    我这个居然是辟邪神雷,这一点真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的心情激荡,甚至比我第一次杀人更为激动。郑爸爸似乎动了什么心思,一直在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灵诡组。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说呢,我不排斥,但是也不会有更多的兴趣。

    当然了,更主要的是担心,我是野路子,之所以这么强悍,身上可是有不少秘密的。这要是进入到那个圈子,说不定会被人识破。

    反正我是没答应,也没否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我们要一起等着上面来人,所以,我就在郑家睡下了。我旁边就是郑晓雅的房间,说真的,我感觉怪怪的,脑子里总是会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再加上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收场,所以我一直都是心神不宁,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凌晨的时候,我被汽车的声音惊动了,立刻就爬起身来。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郑晓雅也已经出来了。看来她跟我一样,也是不怎么睡得着。我们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就朝门口走了出去。

    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郑爸爸,他大名叫郑世伦,已经坐在轮椅上出来了。

    这开来的一辆车通体漆黑,有一种很刚劲的感觉,看上去防御力道十足。从车里走出来的人有三个。一个老年男人,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年轻人。那老者不用说了,肯定是这次来的主要人物,也就是郑世伦请来的援兵。年轻人跟这老者的关系很是不错的样子,这年轻人性格似乎有些跳脱,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几分优越感。他找郑晓雅说话,不过郑晓雅对他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他索性也就放弃了。

    那中年男人是老者的管家一类的角色,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却是帮着解决好所有的问题。

    郑世伦跟老者寒暄了一下,然后就恭敬的请老者上坐。

    老者摆了摆手:“好了,我们的关系就不用做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了。还是正事要紧,你说抓到了那个午夜狂魔,这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他的尸体就在那边。而且,还有鬼魅面具为证。我虽然眼力很一般,但是好歹还是跟着您混过一段日子的人,还是能分辨得出真伪的。”郑世伦说着话,算是不轻不重的拍了老者的一记马屁。

    老者呵呵一笑:“你啊……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好吧,我先来看看。”

    说完话之后,老者就开始查探起来。他看得很是仔细,查验了陈阳的尸首,又看了鬼魅面具,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

    我看着老者的动作,心里多了几分狐疑。我感觉他好像不仅仅是查验,似乎还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般。我顿时心头一动,多了几分警觉。

    果然,这老者查看了一番之后,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对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么?我的意思是或许我可以通过他身上的东西来进一步验明他的身份。”

    听到老者的话,郑世伦有些纳闷,而郑晓雅则是想要说话。我赶紧轻轻拉扯了郑晓雅一把,直接就抢先说道:“老先生,我们可是没有动他身上的东西。当时好不容易杀了他,我们真的是吓死了,就光顾着处理后事了,哪还想着去拿什么东西啊。哦,要说拿东西的话,那就是这些符箓了,您看您是不是需要?”

    我说着就把符箓拿了出来。

    郑晓雅在整个过程里都没有说话,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她内心里还是颇有几分狐疑的,我感觉她的视线不时落在我的身上。

    老者对我拿出的符箓也是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即笑了笑,把这东西给了我。他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这人是你们杀的吗?”

    “是啊。”我把自己介绍了一遍,也把自己怎么跟这家伙争斗的过程大概说了一番。不过,最后我那辟邪神雷的事情没仔细说,只是说用了一个威力强大的符箓偷袭了一下才成功。

    老者倒是没有怀疑,他把自己的失望神色隐藏了起来,朝着郑世伦点了点头:“这应该就是午夜狂魔没错了。好了,杀了他,没什么过错,反倒是有功,你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没事的。对了,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听到老者的话,郑世伦顿时大喜,他赶紧道谢。

    旋即,他脸上露出了为难神色,似乎有什么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一般。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咬牙说道:“老领导,按说我不该张这个嘴,不过我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看到了。人要是没关系,只有被欺负的份。我是为了除妖才变成这个模样的,灵气丹可以治好我的病,上面补贴灵气丹的事情,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过,其他人来这里当了我们这片灵诡组的头目,就没有按时发放过灵气丹,都被私吞了。我也知道现在这念头灵气枯竭,大家都对灵气丹馋得很。不过,做事情还是要讲究规矩的是不是?”

    听到郑世伦的诉苦,老者顿时一愣:“还有这种事?那好吧,我让你继续当这个组长就是了。”

    “是这样的,我要是当组长的话,估计有人不太服气啊。我本来想让我闺女来当,但是他是女人,还是会招人说闲话。我想来想去,还是想把陆小宝介绍给您,您看是不是可以让陆小宝当这个组长。”

    听到郑世伦的话,我顿时吃了一惊。便是连老者也是露出了诧异表情,他苦笑着说道:“你这玩笑有点开大了吧,他年纪可是不大啊。”

    郑世伦既然已经说开了,他也是放开了。他看着老者说道:“我也知道这不太合规矩。不过呢,这次他擒拿住了那午夜狂魔,主要功劳都是他的,这要是破格安排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更何况,其实您也清楚的,我们这灵诡组的安排完全是为了……”

    “咳咳……”老者不由得咳嗽了起来。

    郑世伦顿时识相的闭了口,他看着老者,露出了几分畏惧神色:“反正您心里也清楚的,这个灵诡组存在的意义真的没多大,也不会有人因为这个跟您较真,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的要求。”

    老者皱眉说道:“你确定这个人情就要用在这里?我答应你,如果你不提这个要求的话,我还是会继续欠你一个人情。灵气丹的事情,我也会帮你解决的。”

    郑世伦感激的看了老者一眼,旋即说道:“谢谢您的关心了。不过,我想这个事情还是不要麻烦您比较好,我这么做其实也是有些私心的,我也想要培养一下后辈,这样子以后说不定还能帮得上您的忙。当然了,我们也就能帮点小忙了,不过,能尽一点心意,那也是我们的心意嘛。”

    老者顿时笑了起来:“就你会说话。好吧,这个虽然有些棘手,但是也不是没有操作的可能。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真要是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了,要是有人不服气什么的,那也怪不得我。这一切,都得你自己去做,去安排。”

    郑世伦点了点头:“行,这个我知道的,那就谢谢您了。”

    “我们之间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好了,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郑世伦还要留那老头,不过,他却是不肯多呆。直接就把陈阳的尸体与那面具带上了。他想了一下,连符箓也是要着一起,直接就离开了。

    我站在那里,心头惊涛拍岸。我总觉得这老头来的目的不简单,恐怕不仅仅是帮郑世伦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