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月夜对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2本章字数:2521字

    叫住我的是苗杏菍,她看着我,脸色微微有些尴尬的样子。

    “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兹事体大,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我想了一下,还是相信二妹的。所以,我愿意跟着你,给你提供信仰之力。”苗杏菍直接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微微一愣之后,白素蓁也是蹦跳着走了过来:“我也相信二姐。”

    旋即,林月柔与段红鲤也是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顿时大喜过望,如此,这四个女人就成为我的助力了。她们本身实力也是不弱,再加上提供的信仰之力,我的胜算又增加了几分,真是让人激动啊。

    这一次不需要我多催促,白狐就主动开始要求几个人一起试探着给我提供信仰之力。嗯,这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不过好在我真的能给她们帮助,我的身体便是我最好的武器,可以给她们源源不断的元气增长空间。所以,她们信仰我,倒也不算是太大的问题。

    很快,尝试的结果就出来了,我的信仰地图上立刻就又出现了几个光点。我的思路真心没错,这些修道人真的能提供更多的信仰之力。哪怕她们是才刚刚开始的,这信仰的力量已经不弱了,要超过寻常人了。

    更让我惊喜的是,白狐的信仰之力居然很是强悍,直追七先生。这可真是看不出来,白狐居然对我这么好。

    另外,我发现郑晓雅提供的信仰之力也在增强,居然快要超过七先生了。要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只有七先生的一半而已。这让我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心,看来,还是得指望她们啊。跟困龙河神交手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两天,或许我可以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

    我们达成了协议之后,我就让她们进入到我的卧室之中。白素蓁是小蛇,苗杏菍是小猫,林月柔是小兔子,她们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段红鲤,有了一点问题,她怎么安放呢?她短时间离开水倒是还行,长时间的话,肯定有很大的影响。我想了一下,直接就弄了一个容器,盛放了一些水,让她呆在了里面。

    还好段红鲤的本体可以缩小,这才算是解决了这个难题。

    我爸妈对我房间里出现了一个红鲤鱼还是挺好奇的,不过在我让他们不要随意乱动之后,他们也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还好我卧室也没什么人进来,这才避免了很多的麻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约定的时间了。那困龙河神就算想要动手,也只能是在晚上。他虽然是河神,却还不至于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白天动手。这些异象什么的,只能偶尔展露,是没人可以随便暴露出来的。

    当天晚上,月色清明,不过,困龙河却是惊涛拍岸,无比狂躁。特别是在困龙河跟清洋河相交的地方,更是无比狂躁的样子。巨浪翻涌,怒水沸腾,其中有一些鱼虾身影若隐若现,说不出的骇人。

    我骑在了巨蟒身上,巨蟒静静浮在水面,我看着面前这恐怖场景,心里也是有些七上八下。曾几何时,我也只是一个学习过得去的好学生而已,时事造就,我才成为了清洋河神。对这一切,我感觉到新鲜而又陌生,激动而又胆寒,我不知道我的结果会是什么,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奋力向前。

    困龙河跟清洋河之间是一片稍微平坦的河流,这边的肆虐慢慢的就朝着清洋河里推动。那翻涌着的巨浪就像是墙壁一般,滚滚而来,越是靠得近了,我越是可以看到其中的种种关窍与玄机。我看到里面有一只大虾,起码有七八十斤重,它挥舞着两只大钳子,耀武扬威。我也看到了一条大鱼,足足有两三百斤,它一个腾跃,便是朝前面跃出了很长的距离,狠狠拍打在河面上,更是激荡起了一阵阵浪花,让人为之胆寒。

    而这鱼虾肆虐,只是一种背景而已。他们归根到底只是衬托,在河流里,还有着一个人影随波沉浮。这个人影看上去很纤瘦单薄的样子,不过我心里清楚,他才是我这次主要对付的目标。他应该就是困龙河神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用手在巨蟒身上拍打一下,顿时,巨蟒身子盘旋在了河面之上,然后慢慢的把身子朝前面翘立,把我给顶了上去。我站在那里,直接就高出了河面不少,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威风凛然。我朗声说道:“我是清洋河神,请困龙河神出来一叙。”

    “就凭你也想见到困龙河神?我家河神可没有功夫来见你这种小人物,你赶紧把头洗干净了,引颈就戮。”那一只大虾直接就杀了出来,杀气腾腾对我说道。它的两个夹子一夹一夹,卡擦作响,威慑十足。

    而那大鱼也是跟着兴风作浪,它气势更强,声音也是嗡嗡响起:“就是,就凭你这么一个小人物,也敢跟我们家河神说话,真是不知所谓。赶紧给我去死,不要再多说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气,勉强把那股子邪气给压制了下去,我看着这两个大妖说道:“呵呵,我们河神之间的对话,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看真正不知道轻重的人应该是你们才对吧。困龙河神,我之前还觉得你非常不错,现在看来,只是徒有虚名罢了。我们河神之间的争执,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小鱼小虾插话了?”

    我这话终于还是激出了困龙河神。就听到那滚滚巨浪之中传来了一声大笑,然后一个人踏浪而出。这个人如履平地,走起路来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出场的方式比起我就要震撼了很多倍。其实力高超,毋庸多言。

    我看着他,神色间充满了紧张,我知道自己实力不如他,不过,我却还是不甘心坠了自己的声势。我慢慢挺直了自己的脊梁,努力抗拒着那强大的威压,看着困龙河神轻轻笑了起来:“你总算是出来了。”

    我一边说话,一边仔细看着困龙河神。困龙河神面色苍白,那种白色有些渗人,好像是被河水泡久了一般。他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穿着的是一件跟现代人格格不入的衣服。看来,他应该是很多年前溺水的水鬼了。

    我在看困龙河神,困龙河神也在看我。看着看着,他便笑了起来:“看来这清洋河真是凋敝得厉害啊,居然轮到一个小毛孩子来当河神了。呵呵,真是有趣。你当河神就当好了,但是,你得懂分寸,知进退。实力不足,就要谦逊一点,明白么?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对战?”

    困龙河神挑衅的看着我,在他旁边,大虾大鱼都是一起拍腾着水面助威。还有其他的困龙河生物,也是一起鼓噪了起来。

    反观我们这边,就显得气势衰弱了许多。只有巨蟒一个稍微拿得出门面的妖物不说,连可以驱使的生物也是少得可怜,更是衬托出我处境凄凉。

    困龙河神眯起了眼睛,旋即就是一声厉喝:“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愚蠢。明知不可敌而敌之,是为刚愎自用。像是你这种人,又有什么资格当清洋河神?你把清洋河的生物置于何地?”

    这一声厉喝之中似乎带着一股子威慑味道,听上去真的是非常惊人,便是连巨蟒身子也是晃荡了起来。我暗叫了一声不好,这困龙河神真是好奸诈啊,居然用了术法动摇我们的心神,不行,得赶紧阻止他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