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激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2本章字数:2527字

    我也是鼓动着元气,仰天大笑起来:“你这话倒是有意思。你肯定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坚持,有一种素质叫勇气,有一种力量叫执着。倘若有人比自己强悍,便卑躬屈膝,便要投降求饶的话,那我们华夏早就被人给灭了,又怎么会像是小草一般无论怎么压迫,却是始终生机盎然?”

    我冷笑着继续说道:“或许你的实力比我强悍,但是你只能打败我,却是无法战胜我,更无法让我屈服。”

    我感觉到随着我的话语,巨蟒也在慢慢的挺直了自己的身体。而在我们的周围,那些动荡也是在慢慢的平息下来。

    这一切显然都是让困龙河神有些意外,他眯起了眼睛,就像是毒蛇一般盯住了我:“你不怕死?”

    “怕。不过,相比死亡,我更怕自己跟一条狗一样的活着。”我神色平静,跟困龙河神对视着,“你想要战,那便来战好了。”

    困龙河神没想到自己在言语上居然无法占据上风,他显得非常恼怒。在这种恼怒之下,他整个人就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起来。他的脾气就想是巨浪一样翻涌,完全的压制不住。

    “杀。”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困龙河神就带着那些鱼虾兵将们,伴随着滚滚洪流,直接就朝前面突进。

    我一拍巨蟒身子,巨蟒转头就走,我们可没想着要在这里跟困龙河神对战。

    巨蟒在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在清洋河的边界位置上,有一阵光闪烁着。不过,困龙河神念念有词,下一刻,便是有一股光芒乍现,那光狠狠的打在了闪烁的护罩上面,那护罩就直接被击破了。困龙河神带着他的那些手下,再也没有了阻碍,长驱直入。

    这下子,清洋河里的生物就倒霉了。

    就看到那大鱼在河水之中翻腾着,它一个跃身,嘴一张,便是吸入了大片的河水,形成了一个漩涡。而那些鱼虾之类的,直接就被吸纳到了那个漩涡之中,成为它的肚中餐。

    那大虾也是无比张狂,这家伙挥舞着两个大钳子,不管遇到了什么生物,上去就给他一钳子。而且,这大虾似乎有一种怪力,遇到了那些小船,居然也可以把船给顶翻了。

    我看到这一幕幕,心头都在滴血。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清洋河是我的地界,在我的地界之中,我有责任照看着这一切。现在这群人进入到我的地界之中,恣意妄为,简直就像是在我家里明火执仗,真是可恨!

    不过我心里也清楚,这个地方距离困龙河还很近,我对着困龙河神本来就不占上风,我要是这个时候沉不住气去跟他对战的话,那么,我的结果不想也知。我必须要忍耐才行。我强行压住了我心里的火气,继续后退。就这样,很快,我就退到了清洋河中断,快到了我家附近。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困龙河神似乎完全失去了耐心,他低喝一声,速度陡然间加快。我看到他直接就化成了一道白光,在水面上跑动起来,我靠,这才真正是轻功水上漂。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大半夜没睡到河边的话,估计会被活活吓死。那个场景简直超出了人的想象,一个人在河面上奔跑不说,在他的两侧还有着鱼虾跟随。虾是大虾,鱼是巨鱼,简直就是骇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一阵苍白。这家伙跑得真是太快了,看样子,我是到达不了指定地点了。这个时候要是还按照原计划行事的话,那我肯定会大败亏输。我思来想去,还是下了决心,我要站在这里迎敌才行。

    我让巨蟒稍微的稳住一下,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了那里,等待着困龙河神的到来。

    困龙河神在水面上奔跑,河风吹动着他的头发,让他有一种意兴湍飞的感觉。也许困龙河神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快到我跟前的时候,便是已经发出了粗豪的笑声:“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才出鞘,一剑定生死!”

    说完之后,困龙河神用手在水面上一指,顿时,河水激荡,下一刻,居然就有了一把长剑模样的东西,直接就朝着我这边激射过来。

    众所周知,水是柔和的东西,一般而言,不会有太大的杀伤力。不过这困龙河神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居然硬生生的就把这河水用出了锋利无匹的感觉,简直就是惊人。

    我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也是鼓动着元气,在自己身上形成了护罩。与此同时,也是用手朝前面一指,顿时,河水在我的面前就形成了一面墙。这是河神敕符之中的防御之道。

    但是我对河神敕符的研究真的很少,而且,我现在能掌握的东西更少。相比于困龙河神那凌厉无比的水剑,我这用水弄出来的墙壁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总之,这弄出来的墙壁真心是不值一提,很轻易的就被困龙河神的水剑给戳破了。

    困龙河神借助着这股子威势,继续朝前,水剑化成了一道白光,迅速拉近着跟我之间的距离。

    我脸色微微一变。我知道这时候已经是避无可避了,我只好运转着元气,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护罩,希望自己可以抵挡一二。在整个过程里,我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击。

    我反击的手段无非就是这么两种。

    第一个自然就是河神敕符里的攻击法门了。这玩意目前来说,是一个鸡肋,我研究得也不够深刻透彻。就算是使用了出来,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另外一个就是辟邪神雷了。这个东西是我杀手锏之一,我不能随便使用出来。

    所以,我目前为止,只能被动的挨打。

    很快,那水剑就到了跟前。

    虽然只是水弄成的,但是剑势凌厉,非常不俗,这犀利无匹的一剑,似乎连天都可以刺破,那种强大的威力压迫着我,让我整个人都是心肝儿乱颤,甚至连身体也是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给我挡住!”我大喝了一声,疯狂的涌动着元气,顿时,一层护罩生成。

    看到这护罩,困龙河神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几分不屑。在他看来,这一切真的是太小儿科了,简直不值一提。小小护罩,还能挡得住我?这应该就是他内心里的真切想法。

    下一刻,水剑就跟着我形成的护罩撞击在了一起。

    困龙河神似乎已经看到我血肉模糊的情形,他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随即他神色就凝滞了,他表情也变得有些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并非是按照他的剧本在走。

    实施情况是,这犀利的水剑居然没有攻破我的护罩。不对,准确的说,只是勉强攻破了而已。反正水剑消弭了之后,我的护罩也是慢慢的破碎掉。

    困龙河神在一愣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了几分狰狞。他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愤怒,一个小小的不值得一提的家伙,居然可以挡得住他的一击,这让他有了被打脸的感觉。

    这怎么可以?我困龙河神的威严又怎么容得了别人亵渎?困龙河神要用今夜这一战宣告着他的强势,他要让方圆百里所有的神祗知道,他才是这一片土地的主人。任何挡在他前面的人都得死!

    暴露之下的困龙河河神顿时发飙了,他的攻击也是一下子变得越发的迅猛犀利起来。我感觉到巨浪滔天,直接就朝着我压顶而来,要把我彻底的吞噬湮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