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7、大战已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2本章字数:2546字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身后却是陡然间有了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

    是郑晓雅。

    郑晓雅声音听上去不大,却是无比坚定:“我愿以我身侍奉河神,我此生一心只为河神,只愿河神斩此妖孽!”

    随着郑晓雅的吟诵,我感觉到自己体内一阵翻腾,已经枯竭的信仰之力居然在慢慢的恢复起来。

    见到这一幕,白狐等五个女妖也是醒觉到了什么,她们都勉强保持着自己的身体不动,也是在那边吟诵起来。这一刻,她们的心很是虔诚,她们轻声吟诵着,声音飘荡在了空中,居然平白的多了几分庄严肃穆的感觉。

    在村子里,七先生忽然间有所感觉,他一下子就坐直了身体。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立刻就朝供奉着河神的龛台那里走去,上了一炷香,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这一幕,也发生在了铁家村,罗家坳,红树岭……一个个人都惊醒,都感觉到了我这个河神的危殆,他们都开始吟诵。

    顿时,又有数十道信仰之力从方圆十里地聚拢而来,加上郑晓雅白狐她们的信仰之力,我的信仰之力顿时变得丰盈起来。

    我心头大喜,不敢怠慢。顿时,鼓动起了信仰之力,驱使着那一把信仰之剑,一声厉喝,如果舌绽春雷:“破!”

    顿时,信仰之小剑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精血刺激一般,顿时,一阵巨震,下一刻,就迅疾无比化成了一道白光。

    困龙河神知道不妙,神色间有了些许的慌乱,他无心恋战,只是勉强操控着贝壳河宝,就想要逃走。

    我根本不理会他,专心对付着贝壳河宝。小剑在空中纵横捭阖,跟贝壳河宝交手了七八次,下一刻,贝壳河宝就直接从空中坠落,失去了光泽,沉入到了清洋河下面。

    见到这一幕,困龙河神脸色更是难看了,他一边朝清洋河里扎了下去,一边命令着那大鱼阻挡着我。

    那大鱼大概也知道厉害,它吓得不轻,神色有些慌乱,似乎不太想听话。不过,它终究还是畏惧困龙河神的淫威,勉强朝我杀了过来。不过此刻它的气势真的是非常弱小,看上去又哪里还有之前嚣张的模样?

    我冷哼了一声,小剑催动,直接就是一个旋转,在它的头颅位置一割,顿时,它的身体与头颅都是分离了开去。血迹直接就在水里散发开,看上去触目惊心。

    困龙河神不敢再逗留,吓得飞也似的想要逃离。

    我冷笑一声:“想走?做梦去吧!”

    我立刻就鼓动着自己的剩余的信仰之力,然后一声暴喝,顿时,小剑散发出了璀璨的光华,直接就朝着困龙河神斩落。

    虽然困龙河神使出了浑身解数,试图躲避开我的攻击,但是,这信仰之力非常强悍,在我的河域之中,他实力大为减弱,而我的实力却是增强。此消彼长之下,他又怎么会有半点胜算?

    小剑几个利索的纵横,很久在困龙河神身上划出了七八道口子,顿时,困龙河神奄奄一息。而我则是趁机用着辟邪神雷,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辟邪神雷本来就对这种阴邪之物有着非常强悍的功效,这下子更是犀利。我剩余元气发出的雷光,看上去如此微弱,却还是一下子就把把困龙河神打成了飞灰。

    在我这雷光之下,一个闪烁着光点的河神敕符出现。我心念一动,巨蟒就把这玩意捞了起来,直接甩给了我。

    我拿着河神敕符,看着旁边的白狐,顿时沉吟起来。

    白狐之前似乎打过我河神敕符的主意,现在是不是要把这河神敕符给她呢?

    就在我心里闪动着这个主意的时候,我忽然间心有所感,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窥伺了。我立刻就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目光里带着森然冷意:“鼠辈,给我出来!”

    下一刻,一个白胡子老头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他表情有些尴尬,说道:“我是下面白水湾的河神,我只是路过而已,没有恶意。”

    我眼神闪烁,这家伙分明是在说瞎话。没想到他居然也潜入了进来,看样子也是抱着浑水摸鱼的心思。不得不说,这家伙有些阴险,他出现的时机也是非常之好。我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我露出了一丝怯意,他立刻就会动手。我心念一动,神色间多了几分张狂味道:“什么没有恶意,你故意侵入到我的清洋河里,就是找茬,这是侵犯了我的领地,我不给你一点教训,会让人看了笑话!”

    说完之后,我立刻就操控着信仰小剑朝他激射而去。

    这白水湾的河神脸色大变,赶紧扭头就走。他虽然速度很快,却还是被我小剑给伤到了。当然了,我这个时候也是强弩之末了,我根本没有能力留下他来,我也只能由得他去。我相信经过这一次,他应该会老实很多,不敢再有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我这个时候才有空处理河神敕符的事情。我看着白狐说道:“这河神敕符,就给你吧,也算是满足你的心愿了。”

    白狐一愣,说真的,她心里也动过这个心思。毕竟谁也不是慈善家,不可能没有目的就随便去做。只是当白狐看到了周围几个姐妹的艳羡神色之时,她立刻就改变了主意。很多事情,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她们五个姐妹,如果她拿了这河神敕符,其他人会怎么想?

    所以,想了一下,白狐轻笑了起来:“我还是不要这个东西了。我相信这个东西放在你的身上,会更为合适一些。”

    我楞了一下,旋即就看了一眼郑晓雅。郑晓雅也是摆了摆手:“我也没有兴趣当这个神祗。”

    我又看着苗杏菍她们,她们神色都有些意动。

    不过,白狐却是抢先一步说道:“我们都不会要的。至于理由嘛,自然也是有的。你且听我说。”

    “第一,你现在实力最强,就算我们拿了河神敕符,也未必会有多大的功效。而且,我们已经在你身上得到很多好处了,再拿这个东西,有些说不过去。第二,我们这算是投资了,这是看好你的未来。有个伟人不是提出了一个方针么,让少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嗯,我们现在就是要弄出所有的资源,让你先变得强大起来。你强大了,我们也会跟着强大的。到时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河神敕符就能打发我们的了。起码得弄个大湖泊,这才算是对得起我们的一片忠心嘛!”

    听到白狐的话,我不由得轻笑了起来,这话倒是有趣。我点了点头:“你就不怕我像是有些人一样为富不仁?”

    我这话可是有根据的——虽然伟人设想很好,但是,有钱人富裕了,未必会带动贫困的人。大家都不会嫌弃自己钱多。再加上人性之中的贪婪,这个想法其实还是有些不太现实。

    白狐呵呵一笑:“既然投资你,就得相信你。我是这样想的,想必我们姐妹几个人也是这般的想法。”

    白狐点了这么一下,白素蓁苗杏菍林月柔与段红鲤也是没了念头,她们都不傻,自然知道这个法子才是最好的法子。她们纷纷答应了下来。

    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我生怕因为这种东西伤了大伙的感情。现在看来,这情况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开始清点起来,看看彼此的伤势,还好,大家一切都是比较妥当,没有致命的伤害。我又让白狐送着郑晓雅回去,然后再也坚持不住,倒头就睡,这一次,我真的是非常困倦,我有些坚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