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诡异的包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39本章字数:2835字

    【以下故事改编自朋友的真实经历。为描述方便,以第一人称进行。同时,写给我亲爱的哥哥。】

    网络上流传这么一句话:“少壮不努力,长大干快递”,简单粗暴地体现出我这行业的惨痛现状。

    其实累点儿也不至于怨天尤人,最惨的是,累的死去活来的同时,还惹上各种麻烦。

    别以为我们这行业跟恐怖怪事毫不相干。其实快递行业也经常牵扯出一些血腥恐怖事件来。比如刚入行的时候,我就遇到这么一件恐怖怪事。

    那是一天夜里,我去仓库清点包裹快件,却发现有一些黏糊糊的黑黄色液体从一排箱子底下流淌出来,伴随着一股难掩的恶臭。于是我喊了另一个值班的同事搬开各种盒子袋子,发现那恶臭的液体是从一只中型箱子底下流淌出来的。我看了看箱子上贴着的快递单,单子上写着的是“塑料模特”。

    当时我俩估计是什么死老鼠之类的东西混了进去,尸体腐烂流出了脓液。于是我拿了刀子将箱子拆开。打开箱子之后,见里面确实装着拆开来的一具人体模特,手脚头都是分离的,大概是方便邮寄,到了地点后再重新组装。

    拿着手电筒往箱子里照了照,我没瞧见什么死老鼠之类的东西,于是想将模特拿出来检查一下箱子底部。

    可就在我捧出女模特头部的时候,突然觉得那头有点沉,根本不像是塑料做的。而且对于商场用的那种衣服模特来说,这模特头的尺寸有点大了。

    就在捧着模特头部的时候,我感觉到手上一阵黏糊糊的触感传来,于是将一只手抽回来一看,手上居然不知怎么沾满恶臭的黄色液体。

    仓库里的灯光不够亮,我低头看着塑料模特的头部,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将它举到灯下一看,发现里面塞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黄色粘稠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到地板上,我突然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心中隐约有了不祥的联想。于是我立即让同事拿来一把锯子,把那模特的头部三下五除二给锯开了。锯开之后我吓得毛骨悚然,立即将锯刀丢在地上。因为那塑料模特的头部是空心的,里面塞了一只腐烂了半边儿脸的女人头颅!那女人的半边儿脸虽然烂掉了,但是另外半边还算完整。一只眼睛已经没了眼睑,相对完整的那只耳朵上戴着一只挺大的古香古色的金耳环。

    我们俩报案后,过了十天半月,警察破案了。说这模特是原本磨具厂的一个离职工人做的。他将自己的出轨老婆杀掉肢解,塞进空心模特里面想寄给奸夫。没想到到我们中转站的时候,尸水脓液从缝隙里流出来,被我们发现。

    知道这个结果后,我恶心得一个月没吃下肉,不断地洗手。事后我跟朋友说起这段惊悚经历,大家一致认为是我名儿取的太邪性。我叫韩笑,没错,看字面本来是很美好的意思好么,但是我们博大精深的成语文库里,好死不死地有:“含笑九泉”四个字。从那之后,我有了一外号:九爷。

    诸如此类的事其实有不少。这件事儿确实给我留下一定的阴影,辞职后休息了一阵子才继续找工作。

    但是我刚大学毕业,毕业后工作难找,找了半年依然没找到靠谱工作,实在不得已我便继续当了快递小哥。

    这次这家快递公司人手少,我们通常一人身兼数职。有时候送件一天回来,还得帮忙整理收拾明天要发的快件,常常忙到深夜。

    我们这的客服也少,就一个小姑娘和另外一哥们儿。小姑娘五点半就下班了,另一个客服哥们儿倒是很能耗,有时候忙到午夜才回家。说起这个几乎每天都午夜回家的劳模哥们儿,倒也有些奇怪。这人叫佟亮,性格不温不火,平时不声不响的,对我也爱答不理;更奇特的是,丫居然养了只浣熊!真不知道这哥们在哪儿抓的,而且这玩意儿真的能养吗?老板居然也不说说他,就这么默许了?

    干脆面君在网上很火,又萌又贱又贪吃,还会偷东西。刚开始的时候我担心有些小快件被这小家伙偷走拆掉,但是这种事儿倒是没发生过,而老板似乎也默认佟亮在公司里养宠物,公司其他人也没有异议。

    工作虽然累点儿,但是工资不错,公司所在地也安静,四下里都是工厂,送了俩月快件,我也逐渐适应了这份工作。

    但是怪事却又在前几天不期而至。前几天是国庆节,各种败家娘们网购,可累死了我们这群送快递的。忙到晚上回公司报到,客服小妹拉住我,说让我晚上替她值班,她要去见男朋友。

    我瞥了一眼佟亮的位置,见他居然也不在,问了问才知道佟亮老婆生孩子,他这是赶回老家去照顾老婆孩子了。

    我琢磨着也好,反正晚上收拾一下快件也就没什么大事儿,可以玩会儿DOTA再骑车回去住处睡觉,于是一口答应了。

    客服妹子很是感激,收拾东西走之前,让我照顾一下佟亮的那个宠物,干脆面君。我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角落的窝,见干脆面君正趴在里面睡觉。

    同事们都走后,我整理了一下快件,舒展了一下腰身,正要坐下玩会儿游戏,却突然闻到身后传来一股股恶臭。

    我不由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以为干脆面君在地板上拉翔了。但是回头一看,见小浣熊虽然醒了,却正站在佟亮的办公桌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没有任何上过大号的迹象。

    哪儿这么臭?我捂住鼻子,感觉干脆面君似乎也闻到了这股恶臭,正往臭味飘来的地方张望。

    我循着臭味走过去,停在了一排快递包裹跟前。想起以前的经历,我这头皮又开始炸起来,心跳也有点慌乱。但是仔细看了看,这一排包裹都是小件,不至于放着什么断臂残肢等恐怖东西。

    我挨个拿起来看了看,闻了闻,当拿到第三个快件的时候,一股呛鼻子的臭味扑来,呛得我一阵咳嗽,差点儿就把这快件丢地上去。我捂住鼻子看了看这个包装得严严实实的小盒子,见上面的备注写着:男士腰带,女士耳环。拿在手中晃了晃,盒子里面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明明是饰品居然这么臭,该不会是谁恶作剧放进了死老鼠吧?我看了一眼寄出的地址,河北省沽源县草原……什么的后面手写的完全看不清了。但是收件人地址倒是写的十分详细,苏州新城区某个中档小区,这地方我去送过件,虽然是苏州市区,但是距离我们这很近。

    我琢磨着管他寄了什么,明天先把这东西送出去,省得让公司里臭得跟公共厕所似的。想到这里,我特意将快件丢在我桌子上,便打算锁门先走。实在太臭。

    但是这时候,干脆面君却迅速地跳到我桌子上,一把将那快件抢走。我一看不妙,立即追过去,却见这货麻溜儿地跑到工厂院子里。

    我赶紧追了过去,心想别特么给我把快件拆了。但是等我追上浣熊的时候,我见那包得严严实实的小纸盒已经被撕开,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干脆面君则坐在一旁无辜地看着我。

    看你麻痹!我皱了皱眉,闻到那股臭味更浓。好奇心让我忍不住蹲下去,借着月色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

    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死老鼠死动物什么的,里面只是躺着两只锦囊。这锦囊是古代的那种刺绣锦囊,看着灰扑扑的,就跟刚从坟墓里挖出来一样,好像还沾着泥土。

    卧槽,不会是盗墓得来的东西想销赃?想起那股臭味,我忍不住伸手将两只锦囊抓起来抖了抖。顿时有三样物件从里面掉了出来。一是一件有些古旧,但是又难掩金光闪闪的古代带扣。中间一颗镶金宝石,两边有双龙戏珠,似乎都是黄金打造,只是看似出土文物,灰扑扑的。另一个袋子里掉出来的,是西域风格的两只金耳环,样式大方简单,同样也像是古人的东西。

    但是当我看清那耳环之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这东西我见到过,前阵子那个塑料模特女尸耳朵上戴着的就是这对儿耳环!

    我看着地上的耳环,不由有些发憷。这耳环涉及凶案,应该被警察收走了才是,怎么会再度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