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2 生辰,祭日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28本章字数:1026字

    那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莫晚的心情都明显受到了影响,每次跟阎心成见面,就免不了拌嘴,甚至经常一听到姓阎的,火气都会上涌。

    为此,阎心成特意买了全新的衣服跟包包给她赔礼道歉,可每次一看到这些东西,她的脑海率先浮现的总是一张坏到极致的冷魅脸庞,最后却都是越发怒不可遏。

    ***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关系也趋于缓和,慢慢地,又像是回到了澎湃的热恋期,可是,莫晚却再也没有踏足过阎家,或许潜意识里,她也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两个人依旧,单纯的交往着,通着电话,偶尔出去看看电影、散散步。

    拗不过父母的坚持,阎心成的所有规划都只能暂时先放到了一边,进了公司,开始熟悉业务。两人的婚事也被提上了日程。

    不知不觉间,又是一个多月,转眼,便是心成的生日。

    这天下了班,莫晚还特意回家换了一身甜美的约会裙装,才带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去了阎家。

    没有过分的铺张,没有多余的喜庆,一家人只是简单地吃了个饭,一句普普通通的‘生日快乐’,几分精致的小礼物,便是所有的助兴节目。

    感觉,总是冷清了些。

    这是莫晚第二次到阎家,感觉却是大同小异,唯一不变的是,阎擎宇,再度缺席了。

    生日的气氛,很是诡异,没有特别的加菜,也没有长寿面,别说庆祝,就连笑声,都没有一下。满心疑惑,莫晚却也没敢多问。

    吃过饭,一家人再度聚首到了客厅。

    “小晚,上次饭局,令尊腿伤复发不能出席,真是太遗憾了!要不今天,你就可以留在这里过夜了!这样…看什么时间有空,再跟您父亲商量一下。你们的事儿早点定下,也了了我们一桩心愿…”

    点燃一支烟,阎父一如既往的温和慈善。

    “让伯父操心了,只是,我爹地的身体状况一直时好时坏,很不稳定…也不敢再贸贸然答应您,要再爽约,我也没脸上门了!上次聚餐,刘叔已经全权代表了,爹地说,他…没有什么意见!”

    “这样啊!既然令尊没意见,那我们就开始放手准备了!都说‘成家立业’,当然是,先成家,后立业!可心成毕竟年纪还太轻,事业也没站稳脚跟,我们也怕委屈了你!就照你们的意思,先订婚,一年后再结婚,二十二就是个不错的日子,等我再找人来算算,再给你们选….”

    “好,一切由伯父做主!”

    不多话,莫晚始终一脸的乖巧浅笑。只是,这儿曾经憧憬的幸福,而今私心里,却是别样的复杂。

    对面的沙发上,望着年轻的一对,阎家两老却欣慰得笑逐颜开。

    此时,晦暗的夜色中,飘零孤寂的墓园里,一座摆满百合鲜花的干净墓碑前,阎擎宇呆坐地上,凝望着墓碑上浅笑如兮的优雅女人,灌着白酒,微蜷的高大身影笼罩在一片孤寂落寞间,像是被抛弃的孩童,无法言喻的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