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诡异的巧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01字

    当时的我似乎是被那血腥的尸体吓到了,对这野兽的存在多多少少的产生了些恐惧,其实不止是我,自从出了这事,村里的大多数人都不敢再独自上山了,就连邻村的村民都是人心惶惶。

    三四天的时间,忙忙碌碌的给陈三儿办完了丧事,村民的心情都还没有平复,村里又死人了……

    而这次,我似乎发现了什么。

    大概是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和父母正在看电视,还记得那年热播的仙剑奇侠传,男主是个各种牛B的骚年,女主是个满嘴喊着逍遥哥哥的小丫头,只是后来悲剧了,我喜欢的女二也木有修成正果,那个时候的我可是一集一集的盯着看,尤其是什么御剑术之类的,大概都是那个年纪的孩子会幻想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这正看得起劲,右手心却是突然传来了微微的灼热感,很微妙的感觉,若是平时我一定不会察觉,但是,自从发生了手心出血的事以后,我总会下意识的注意着自己的右手,尤其是手心。

    发现那微妙感觉的时候,我正满脑子都是电视剧,但是潜意识里我还是摊开手心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下一秒我差点从炕上直接摔到地上,手心那个微闭的黑色眼睛又出现了。

    老爸和老妈正看电视看得起劲,也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不对劲,当时的我只觉得脊背发凉,但是为了防止这东西又突然消失,所以我并没有出声,而是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心。

    那只由黑线勾勒出的眼睛立体感十足,但是却仿佛比上次看到时微睁了一些,也就一分钟的时间,那黑线勾勒出的奇怪眼睛图样消失了,或者说是隐进了我的手心,那种感觉就像是浮出水面的东西逐渐沉了下去。

    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看电视了,不安的下了炕,到外屋喝了一大口的凉水,心中却是暗暗肯定,我,我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亮,院子里老爸的大嗓门儿就直接把我吓醒了。

    老爸说昨晚隔壁的李阿伯死了,叫老妈和他过去看看。

    又死人了?我瞬间就是心中一惊,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的看向了自己的右手,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变化。

    昨晚我的手中才又出现了那个黑线勾勒出的古怪眼睛,然后村里就死人了?

    心中一慌,我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就冲到了院子里,正好看到原本做饭的老妈刚走出院门,原本想喊她一声,让她带上我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行,万一她不让我去怎么办?

    想到此处,我就直接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待老妈走远了,这才偷偷摸摸的出了家门。

    李阿伯今年大概有七十多岁了,是村里的老好人,应该是四十多岁的时候入赘到陈家屯的,但是没过几年,老婆就死了。

    听说李阿伯入赘到这里之前,有两个儿子,但是老爸说李阿伯的儿子不孝顺,从来没有看望过李阿伯,就连过节的时候也不联系一下,每当别人和李阿伯提起的时候,他也总是笑而不语,似乎并不在乎的样子。

    李阿伯人很好,听到老爸说他死了,在莫大的震惊中,我也是小小的伤心了一把,李阿伯的家就在我们家的隔壁,但是李阿伯却不是死在了家中,不然独居的他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

    在村子的一条小胡同里,七八个男男女女正在用一块木板搭抬李阿伯的尸体,我远远的尾随在母亲的身后,不敢走的太近,一眼看过去却是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那地面和木板上并没有大量的血迹,这样看来应该不会是被野兽所伤了,看着母亲走进人群跟着帮忙抬尸体,我也紧走几步到近前看了看。

    李阿伯的脸色有些灰青,双目圆睁,嘴巴张的老大,这表情出现在这样一个总是笑眯眯的老好人脸上,顿时让我感到了一丝诡异。

    是吓死的?这是我大脑的第一反应,随即便是看到死人之后本能的紧张和害怕,就算再好奇,毕竟也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我没有跟着他们一起送李阿伯的尸体回家,而是站在原地,很是自然的抬起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伴随着微微的灼热感,隐隐的一个黑色线条勾勒出的眼睛出现在了我的右手心,这眼睛立体感十足,待彻底浮现清楚之后,在那微睁的眼角,一道腥红的血泪瞬间流出,并没有溢满我的手心,而是只有一条血泪。

    我静静的看着自己右手心里的奇怪变化,却是没有了半分的惊讶,心里更多的是疑惑,疑惑这图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手上,为何昨晚出现时没有流血?而且李阿伯昨晚就死了……

    李阿伯的年纪大了,这个年纪的老人突然猝死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而且因为李阿伯在村里没有什么亲人,丧事也是办的不声不响,几乎就是草草了事。

    我把自己闷在家里一直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什么超能力觉醒之类的……

    但是他妈的这很明显嘛!那个山沟里的陷坑一定有问题,我应该是被诅咒了吧?哪里有这种克人性命的超能力?照这样发展下去,恐怕我的亲人,父母,甚至整个村子都完了,会毁在我的手里。

    可是,我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又能怎么办?告诉老爸老妈?他们会信吗?还是我自己……

    我没有承担一切的雄心壮志,甚至做不出为了村子自己去死的英雄事迹,更何况若是我就这么死了,大概也只会被认为是精神出了某种问题吧?

    具体的日子我记不清了,大概是李阿伯死后的几天,我终于安奈不住内心的不甘和好奇,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我就背着几捆绳子进山了,我要去那个陷坑看看,我要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我手上的眼睛到底是什么,还有村里的人,为什么他们会死,为什么在看到尸体的时候这只眼睛会流血……

    太多太多的东西让我害怕,但是也有了让我必须看清一切的理由,那就是与我有关,这一切都与我有关。

    到达那个陷坑所在的山沟时,天已经大亮,我小心翼翼的走在没膝高的杂草从,仔细回忆着那天掉进陷坑前的事情。

    并没有用多少时间,我就在少了一大片杂草的地方找到了那个黑漆漆的陷坑,记得那天这里是布满杂草的,正是因为我踩塌了这片土地,所以此时这里才会出现了一个如此之大的陷坑,目测直径大概有两米。

    人类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恐惧,更何况是那样一个看上去黑暗压抑的地方,尽管来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果然,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难。

    经过片刻的思想斗争,我还是有些气馁的俯身趴在了洞口,拿着手电往那黑漆漆的陷坑里照了照,里面黑漆漆的,似乎很深的样子,手电光照进去也是没有了聚焦点,这次我是彻底的放弃了。

    这第一次掉进去没有死已经是万幸了,要是这次自己跳进去摔死,那我不得怨的六月飞雪?

    不过,反正来都来了,人不能下去,这绳子总可以吧?我不甘心的想着,拿出绳子,把这绳子的一头拴在了手电上,用绳子将手电顺着那黑漆漆的陷坑,缓缓的放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