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远离根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32字

    傍晚,我就离开了这村子,老爸老妈和小伙伴看着我坐上车,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路边,我坐在班车的最后一排,回头从车窗里望着越来越远的三人,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

    这时,一个柔柔的阴冷声音却是突然在我耳边响起,“你会回来的,就算你不回来,我也会去找你的。”

    那声音听上去阴冷无比,我顿时就打了一个激灵,立刻回头去看周围,这末班车上除了司机和我,只有五个人,而所有人几乎都是坐在了前排,后面三四排的座位上都没有人,而刚才那个奇怪的女人声音在我听来却是清晰无比,仿佛就是在我耳边说的悄悄话一般,只是……我的身边没有任何人。

    我知道刚才的声音不是幻觉,心里也是真的害怕,但是我却做不了什么,只能起身到前排找了个有人的座位坐下,企图寻找一点人气儿,来给自己壮壮胆子。

    然而,一路上却是没有再发生什么怪事,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J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小舅在车站很顺利的接到了我,然后热情的帮我提着行李,打车带我去了他家。

    老妈就姐弟两个,我的姥爷姥姥死的早,这也促使小舅成为了老妈唯一的娘家人,双方关系一直处的很不错,小舅今年三十八,有个漂亮的老婆,三年前还多了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小舅家并不是很有钱,但也不是我们那穷乡僻壤能比的,小舅在J市的步行街租了一个小门脸,和小舅妈一起卖衣服,同时开着网店,生活条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是正经的城里人了。

    我来小舅这里住,老妈并没有和小舅说实话,而是说我一直辍学在家待着也不是办法,想让我出来见见世面,看看有没有可以发展的方向。

    说白了,就是想让小舅给我找个可以上班的地方混混日子。

    对于小舅来说,或许找份工作并不难,但是问题是,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个才辍学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的笨蛋,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

    日子得一天天过,工作得一点点找,我在小舅家住了一个多星期,最后还是小舅妈在一个朋友的商场里给我找了份导购员的工作,当然,因为是小舅妈的朋友,对方给我的录取条件,放低了很多。

    商场的待遇还不错,我在图书区,每月保底八百元,卖了书还有提成,最重要的是这商场有员工宿舍的,尽管小舅和小舅妈都极力反对,但是我还是搬进了员工宿舍,倒不是这小两口对我不好,正好相反,就是因为对我太好了,我反倒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而且毕竟已经是十八九的大小伙子了,和小舅妈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是多有不便。

    商场的员工宿舍和商场隔了两条街,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这宿舍是商场老板租的一间公寓,住在这里的员工并不多,其实整个商场里的男性导购员也是屈指可数的,而且大部分的还都是本市人,所以我搬进这宿舍的时候,经理说,这所谓的员工宿舍也只不过仅有三个人而已,我算是第四个了。

    这公寓是三室一厅,当然,每个房间都是摆了至少两个上下铺的,可惜的是,似乎就从来没有住满过。

    公寓在四楼,我搬进去的那天,公寓里只有一个带着眼镜的瘦高小伙儿,似乎是经理提前给他打了招呼,所以他看到我很突兀的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很意外,只是抬眼看了我一下,甚至都没有多打量一下我,就又收回了眼神,在他的手中捧着一本黑色硬皮书,似乎是什么小说之类。

    他看的入神,我也不好打扰,一个人灰溜溜的提着行李进门,然后轻轻的把门关好,站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圈,因为是新来的,我的社会经验又明显不足,只能小心翼翼的做人,所以在没有经过这些老员工的同意时,我并没有随意去打开那三间卧室的门去查看。

    三间卧室,三个人,很显然,我是多余的,即使他们没有人愿意让我住进去,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客厅里将就。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走进这公寓,看到这瘦高的眼镜男之后,我就莫名的产生了这种消极的想法。

    就在我站在那里考虑着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的时候,公寓的门外却突然响起了用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我好奇的看了过去。

    只是,在这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有点回不过神来了,门外站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同样是长长的棕色刘海,同样是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同样是瘦高的身材,甚至连衣服都是一样的。

    这二人看到我的时候,显然也是一愣。

    片刻之后,还是其中一个人率先开了口,这人笑嘻嘻的看着我,问道,“你是新来的?”

    这不是传说中的双胞胎吗?我依旧有些回不过神,只是傻傻的点了点头。

    这双胞胎之中的另一个却好像并不怎么欢迎我的样子,冷哼一声,就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左侧的一处卧室。

    “别介意,他人就这样,不是针对你啊!”留下来的那个双胞胎之中的一个,痞痞一笑,突然走过来伸出右手说道,“我是袁来,他是袁去,正如你所见,我们两个是孪生兄弟。”

    这是要和我握手的意思吗?说实话农村出来的孩子,我还真没有这样的习惯,但是入乡随俗,而且这个大哥好像很容易相处的样子,下意识的我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们的名字真有趣,我叫陈明轩。”

    袁来却是刹那间脸色一僵,那好看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那只和我握在一起的手也是瞬间一抖,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了正常,痞里痞气的说道,“明轩啊,这名字我喜欢。”

    我是明显的察觉到了他脸色的变化,随即有些不安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却是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

    似乎是看到我的行李还放在地上,袁来微微一笑,突然说道,“我们旁边的房间是空着的,你要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就搬进去吧!当然,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和我们睡一间也可以。”

    “额……不,不用了。”也不知怎么的,刚才还让我觉得好相处的袁来,此时却是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不是害怕,而是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莫名躁动,不觉间,我自己说话都结巴了。

    袁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左侧的卧室。

    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右眼皮猛然的跳动了两下,心中不禁犯嘀咕,这是要有灾吗?

    就在我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向左侧的另一间卧室时,那个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眼镜男却是突然开口说道,“陈明轩,不要和那两个人走得太近。”

    这平平淡淡的声音真是好听,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就回头看向了那个眼镜男,对方却是依旧看着自己手中的黑色硬皮书,并没有看我一眼,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我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那人却是没有回答我,我便也不敢再多问,就提着行李灰溜溜的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很是昏暗,房间里除了两个上下铺和一个小柜子,什么东西都没有,看着这样空荡荡的房间,我开始想家了,心里有些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