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血手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22字

    因为已经到了傍晚,即使我拉开那厚重的窗帘,这小小的卧室也并没有阳光灿烂,而是有些阴森森,让我觉得有些冷。

    房间里的两个上下铺并排摆放在最里面的角落里,床铺上并没有任何的被褥,只是光秃秃的木板床,这对于在农村睡惯了硬床的我来说,倒也不算什么,而且来这里之前,小舅妈给我准备了两条很厚褥子,说是怕宿舍里凉,小小年纪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我打开大大的行李袋,然后将被褥拿出来铺好,原本鼓鼓囊囊的行李袋瞬间便瘪了下去,最后将里面的洗漱用品拿出来,我把那个行李袋连同里面的衣服一起塞到了那个小柜子里,心里想着可惜了,这客厅里没有电视,以后再也不能看仙剑奇侠传了……

    小小的失落感让我有些心烦,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右手心发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

    然后,那门外传来了袁来那爽朗的声音,“明轩,出去吃饭了,要不要一起?”

    “额,不了,你们去吧!我吃过了。”心里稍稍的一紧,我撒了个小慌,不知为何,听到袁来叫我一起出去吃饭,我却是想起了他和我握手时的古怪表情,对这个貌似很热情的男人,下意识的产生了抵触情绪。

    “哦。”袁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有些扫兴的应了一声,就走了。

    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关门声,我这才稍稍放松了些紧张的心情,下意识的用左手抚摸了一下右手的手心,在这一瞬间,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中。

    莫非握手时……他察觉到了我的右手有问题?

    但是当时,这念头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末了我还自嘲的摇了摇头,心说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诡异的事?大概是自己神经太过紧张了吧!

    窗外的天色已经逐渐的黯淡了下去,大城市里的夜不像农村那般寂静,我站在窗前,好奇的看着公寓外,三三两两出行的行人或者情侣,这些人仿佛是夜行动物一般,大白天的却不见这小区有多少人。

    大概白天都去上班了吧?

    我悻悻的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但是大晚上的也不想出去了,只能忍一忍了,或许睡着了就不饿了。

    侥幸的想着,我拿起柜子上的洗漱用品就出了卧室,打算去卫生间洗个澡,回来好好地睡一觉,毕竟明天是第一次上班,养足精神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打开卧室的门时,我却是愣了一下,整个客厅都黑漆漆的,借着卧室里的灯光看过去,很显然,那个眼镜男已经不在了。

    其余的卧室门也都紧闭着,没有一丝的灯光。

    都出去吃饭了?我傻傻的在门口愣了一会儿,就朝卫生间走了去,卫生间的位置就在我卧室的斜对面,里面也是黑漆漆的。

    说实话,自己一个人待在这样大的公寓里,总觉的有些脊背发凉,我胆怯的打开卫生间的灯,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这才走了进去。

    卫生间并不是很大,左侧的墙面上镶嵌着一个很大的镜子,这镜子几乎覆盖了整个的墙面,右侧靠里有个小隔间,看样子是洗浴室。

    我心里有些发慌的关上卫生间的门,走到浴室前,拉开半透明的隔板看了看,浴室里很干净,我打开莲蓬头试了试水温,虽然开始有些凉,但是逐渐的就温热了起来。

    虽然在小舅家也有洗澡,但是有小舅妈在,总觉得不好意思,我都是两三天洗一次,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了,我自然是猴急的脱了衣服。

    莲蓬头洒出的温热清水打在我的身体上,顿时就让我放松了下来,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浴缸里的水温开始快速下降,我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出来,擦干身体,准备回去睡觉了。

    就在我刚要穿裤子的时候,右手却是又传来了那微微的灼热感,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吓了一跳,以至于手一抖,把衣服全部掉在了地上,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捡,我就有些惊恐的看向了右手的手心。

    果然,那只眼睛又出现了。

    黑线勾勒出的眼睛图案,立体感十足的浮现在了我的右手心,而那只眼睛显然已经再次微睁,我甚至隐约已经看到了那眼睛的部分瞳孔。

    又死人了吗?心中一惊,我也顾不得再继续穿衣服,慌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出了浴室,但是不等我走出卫生间,在那巨大镜子前的洗手台上,一个血色的手印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或者说,吓得我双腿发软,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刚才我进来时,那里有这东西吗?

    这血色的手印并不是很大,几乎是一眼就可以肯定是个女人的手印,而那形成手印的鲜红血迹并未风干,就在我盯着那血手印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甚至有一滴血从那血手印的下方滑落到了地上。

    我当时真是完全吓傻了,甚至已经忘记了尖叫,就这么傻傻的看着那个新鲜的血手印,顿时觉的浑身阴冷无比,直到背后一股冰冷的触觉袭来,我这才勉强将自己有些呆滞的眼神从那洗手台上移开。

    睁大双眼,缓缓的抬头,我在对面的镜子里并没有看到什么,而背后那冰冷的触感却是没有消失,那是一只手,一只女人的手,细腻而光滑,轻轻的游走在我的后背上。

    有鬼?

    我再想挣扎却是已经晚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眨一下眼睛我都做不到,只能清晰的感觉着后背上那个冰冷的手,感觉着那个手逐渐的上移,绕过我的脖子,然后轻轻的勒住……

    我要死了吗?伴随着那逐渐窒息的感觉,我逐渐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我以为我死了,但是当我睁开眼时,我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就躺在自己的床上,盖着小舅妈给我准备的被子。

    是做梦了?我诧异的坐起身,有些慌乱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除了后颈有些疼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此时的我却是光溜溜的,只穿着一条内裤,而我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被放在了柜子上。

    傻傻的看着柜子上的衣服一阵发呆,我不安的拿起枕头旁的手机看了看,已经快十点了?

    那居然不是梦,我真的遇到鬼了?但是我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那鬼先是把我勒了个半死,然后很好心的把我送回了卧室?

    心里莫名的不安,我起身穿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往客厅看了看。

    此时的客厅却是亮着灯,那个瘦高的眼镜男坐在沙发上,一脸平淡的看着书,依旧是那本黑色硬皮书,我开门的声音并不大,那个眼镜男也没有看我一眼,我有些胆怯的又看了一眼卫生间,这才匆匆关上房门,无力的蹲了下去。

    心里既害怕又不安,然后下意识的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两个小时前,右手心再次出现眼睛的事情我还没有忘记,或许村里又死人了,虽然不能直接问,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的确认了一下,从母亲的谈笑间倒是不难确定,村里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简单的寒暄了两句,我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陷入了惶恐之中。

    鬼,对于十七岁的我来说,是很遥远模糊的存在,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之前我在卫生间真的遇到了鬼?但是,是谁送我回到卧室的?会是客厅里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