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鬼打墙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40字

    陈小洁自然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抱怨声吸引了注意力,回头看到袁来真的在闻有没有什么味道,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什么,既然你没有时间,那就下次吧!”

    匆匆说完,陈小洁也没有买书,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陈小洁走远,我这才走到小说区,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上班时间乱跑会被扣工资的!”

    “额,”袁来愣了一下,这才停下不停闻来闻去的鼻子,指着头顶的一个牌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在这工作啊!小、说、图、书、区!”

    “额……是吗?”我尴尬的嘴角一抽,就想回去了,却被袁来一把按住了肩膀。

    “明轩呐,晚上陪我们一起吃饭吧,我付钱的,不用你拿钱,”也不等我开口,袁来就自顾自的说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就当是谢我刚才帮你的小忙喽!”

    不用我拿钱?我半信半疑的看了袁来一眼,见他一脸的认真,就点了点头,同意了,白吃的饭,谁不吃?

    临走,袁来还塞给了我一本小说,说是没有顾客的时候,无聊可以拿来看看,反正不要钱。

    我拿起那本书看了看,好像是一本悬疑恐怖小说,但是我哪里有胆子看这个,又不好拒绝,也就敷衍的拿着了,心里想着过几天再给他拿回来就是了,就说我看完了……

    之后的一天平淡无奇,在超市上班,就连中午都是不可以下班的,午饭也是倒班吃,吃完了就赶紧回自己的岗位上,忙忙碌碌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下午五点钟下班,或者说是倒班,到了晚上在超市工作的都是一些做兼职的,只工作几个小时而已,就没有我们的什么事了。

    下班之后,袁来就拖着我说是要去吃烧烤,在超市门口找到了一脸冰冷的袁去,却是没有看到眼镜男,我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

    袁来却是痞里痞气的说眼镜男不待见他俩,从来都不跟他俩一起出去。

    我也没有多想,三个人溜溜达达的在回小区的路上找了一家烧烤店,这烧烤店的生意很好,就是偏僻了点,在一条小巷子里面,我们三个找了个比较靠里的位置坐下,袁来就嬉皮笑脸的跑去老板那里要菜了。

    不大的小桌子旁,我和一脸冰山的袁去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也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袁来这才拿着几瓶啤酒过来,不一会儿老板端来了两大盘烧烤,袁去也不说话,自顾自的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过还好这两兄弟的性格天差地别,否则这顿饭恐怕我是吃不下去了……

    我并没怎么喝过酒,这倒不是老爸老妈不让喝,农村也没有这么多讲究,只是我自己不喜欢喝罢了,觉得苦涩涩的没什么好喝的,倒是这两兄弟喝酒跟喝白开水似的……

    饭间,我问了一个好奇已久的问题,这兄弟两个到底谁是大哥?

    袁来却是苦笑着告诉我,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老妈生下他俩后就死了,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手忙脚乱的,后来也给弄混了,就连他俩的名字都是那接生的医生给取的,说是什么,缘来缘去,缘去缘来,有着生生不息的寓意。

    我问他,他老爸呢?或者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呢?

    袁来却是没了声音,倒是袁去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没有。

    单亲妈妈生了一对双胞胎?听到此处,我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酸的,觉得他们的老妈有点可怜。

    袁来说是那个接生的医生收养了他们两个,可能是觉得对不起难产死的老妈,所以那医生对他们很不错,只是他们一直没有和那医生喊过妈妈,只是一直把她当做医生。

    听到这里,我倒是觉得这俩小子有点儿白眼儿狼的味道,但是也无所谓了,谁说孝顺就一定要挂在嘴上的?

    吃喝得差不多了,天也黑了,袁来说请我去看电影,我看天色似乎太晚了就想拒绝,但是,走出烧烤店,还不等我开口说话,突然一阵阴风吹来。

    我的右手手心,一股微微的灼热感传来,几乎是瞬间,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顾不得看一眼自己的手,就急匆匆的拖着袁来往巷子外跑。

    袁来开始还挣了两下,问我跑什么,但是见我满头大汗,袁去也是脸色不好的样子,就没有再问,而是开始跟着我们一起朝巷子外跑去。

    这巷子虽然偏僻,但是并不是很深,没用几分钟,我们三个就跑出了巷子,顺着大马路往人多的地方跑去,在经过路灯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手心那个黑色线条勾勒出的眼睛还在,那布满红色点线的瞳孔比上次又露出了一些,眼睛还没有消失,也就是说,那鬼一直在跟着我们?

    一想到自己的身边或者身后跟着一只鬼,我顿时觉得双腿发软,险些一个跟头栽了过去。

    袁来扶了我一把,然后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区,说道,“快,快到了!”

    但是,袁来的话音刚落,一个沙哑的笑声就响在了我的耳中。

    “呵呵,果真是九阴双子,看来老头子我这次是捡到宝了……”

    那声音听上去阴森无力,却是异常的真切,我心说完了,被那恶鬼追上了……

    随着那声音的出现,我们三个也没有停下脚步,此时已经是跑进了小区,只是也就到这里,前面的路无论我们三个再怎么跑,都是没有丝毫的缩短,仿佛是在原地踏步走一般。

    “是鬼打墙。”袁去的冰山脸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索性停下了脚步,回过身去看。

    袁来也不跑了,我一看,就也停了下来,不再白费力气。随着二人转身去看。

    在我们的身后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哪里还有什么马路和路灯,周围静悄悄的,甚至连刚才那汽车的鸣笛声都瞬间消失了。

    “不跑了?这才乖嘛!来,乖乖的让我吸了你们的魂魄!”在我们身后十多米的距离,一个佝偻着身体的白发老人,手里抱着一个苍白的坛子,正在颤颤巍巍的朝我们走过来,那声音阴森无力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不是吧?我们三个要被这个老鬼吃了?”我一脸惊诧的看着那个仿佛随便一阵风都会刮倒的老头子,心里那叫一个不甘,若这老头子是人类,就算是来个百八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啊!但是人家偏偏是个超自然的存在,鬼。

    不等我这回过神,袁去却是做出了一件让我头皮发麻的事,他居然脚下用力一踏直接朝那老头子跑了过去,接近那老头子之后,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那老头子的脑袋上,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老头子的脑袋就这样被袁去踹飞了……

    顿时,大量的鲜血崩裂而出,虽然这一幕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他妈的未免也太血腥了吧?和那些伪造出来的恐怖片比,这即视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我瞬间就忍不住侧过头去开始呕吐,但是这还没有结束。

    那老头子的脑袋被踹飞之后,居然还可以发出那沙哑阴森的笑声,没有脑袋的身体也没有立刻倒下去,袁去毫不迟疑,翻身又是一脚,只是这一脚却是狠狠的踢向了那个苍白的坛子,伴随着‘啪啦’一声清脆的破裂声,那坛子从老头子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顿时摔得粉碎,一阵阴风将那坛子里的白灰卷的漫天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