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斩鬼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01字

    微微点头,眼镜男这才继续说道,“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我在他们的身上画了辟邪符咒,但是却依旧挡不住那些贪食九阴双子的恶灵,不过还好这二人的体质不错,再加上那辟邪符咒的威力,一般的小鬼是伤不到他们的。”

    顿时,我就回想起了,袁去一脚踹飞那老鬼脑袋的一幕,瞬间一阵作呕感袭上心头,急忙慌乱的摇头说道,“我做不到的啊!那样仿佛踢足球一样踢飞一个人头,这种防身的招数,踢完估计我自己也吓死了……”

    “真是没出息,”眼镜男平淡的说着我没出息,然后突然抬起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说道,“那就学这个!”

    “二?”估计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很呆。

    眼镜男就这么举着两只手指,一脸平淡的看着我,片刻之后,淡然的说道,“我还是给你画符吧。”

    “哎?别,我听你的,你说!”我立刻摇了摇头,打死也不能同意。

    “这是正宗的斩鬼术,双指化剑,斩于无形,”眼镜男淡然的说着,收回了手,继续说道,“不过,这也要看个人的资质,我就没有学会。”

    我当时就是一愣,心说,你不会?那还学个屁啊!还正宗……原来是忽悠我的。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眼镜男微微摇头,说道,“这是看个人悟性的东西,就像袁来和袁去,这二人是同卵孪生胎,袁来对阴气的敏感程度就远远不如袁去,同样的,在符咒的使用方面,袁去也是远强于袁来。”

    “我对什么神啊鬼啊的,可是一窍不通,你觉得我能学那个斩鬼术?”我嘴角微微的抽搐,顿时觉得什么符咒啊,斩鬼术啊,离我实在是太他妈遥远了……

    眼镜男也不废话,直接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可以试试。”

    “怎么试?”我下意识的一哆嗦,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袭来。

    果然,眼镜男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银框眼镜,继续说道,“可以让那两兄弟去引个鬼回来,然后你用这斩鬼术去试试。”

    “我勒个去!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为了试这破玩意儿,让我去见鬼?”我立刻惊恐的摇了摇头。

    “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有时间先学着,至于管不管用,以后用到的时候就知道了。”眼镜男默然的说着,转身打开了房门,再次叮嘱道,“以后离那两兄弟远点儿,不然够你死个千百回的。”

    我悻悻的瞄了一眼眼镜男,很识趣的走出了他的卧室,心底倒是对他的最后一句话很是赞同。

    虽然不知道那个什么斩鬼术的威力到底怎么样,也不知道我到底学不学的会,但是至少我现在是安全的,既然这眼镜男肯出手帮我,在不伤害到我本身的情况下,给他研究一下又何妨?

    心里有了些许的依托,我倒是轻松了不少,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也不敢大半夜的去洗澡了,直接钻被窝就睡了。

    但是,就在我的半睡半醒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却觉得身上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一般,逐渐的呼吸变得有些艰难,我想伸出手去拿枕头旁的手机,但是身体却动不了。

    当时我吓坏了,无奈只能紧紧的抓着被子,想要睁开眼去看,可是却做不到,仿佛是我的灵魂被困在了一个陌生的身体里一般,无论我怎么挣扎,就是睁不开眼。

    没有过多久,那压抑的沉重感越来越清晰,甚至已经让我感到了随时都有可能窒息的威胁,这时,我的房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几乎是一瞬间,那压抑的沉重就消失了,我大口喘息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伸手去拿手机,然后照了照床上,确定没有什么东西,我这才借着手机的暗光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果然,那只黑线勾勒出的眼睛又出现了,只是正在逐渐的隐进我的手心里。

    似乎察觉到我没有回应,门外的敲门声逐渐的急促了起来,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已经半夜十二点了,是谁这大半夜的不睡觉?

    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房间的四个角落,我这才起身,借着手机的亮光打开了灯,问道,“谁?”

    “是我,你没事吧?”袁来那痞痞的声音从门外传了来,似乎是听我回声了,松了一口气。

    “现在没事了,你大半夜的不睡有事?”我诧异的说着,打开了房门,却见门外的袁来身上披着一条被子,似乎是出来的很急的样子,连衣服都没顾得穿。

    袁来的个头很高,虽然完全没有超过眼镜男,但是却也比十七岁的我高将近半个头了,此时的他只是在肩膀上仓促的搭着一条薄被,大部分的身体都露在外面,内裤往上的腰部还缠着厚厚的一层绷带,最让我惊诧的是,在他的四肢和身上都布满了奇怪的符文,这些红色的符文仿佛是细小的血管一般,在他白皙的皮肤上若隐若现,最后隐进了肌肤之中。

    见我一直傻傻的看着他的身体发呆,袁来这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说道,“这是尹杰画的辟邪符咒,刚才我被鬼压床了,因为有符咒,那鬼跑了,我怕你出事,就过来看看。”

    我这一听,瞬间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心说,不是吧?就算是九阴之体,就算是恶鬼吸铁石,你们他妈的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那我搬进这宿舍岂不就是搬进了一个鬼屋?怪不得这宿舍没人住了……

    “既然你没事,那我回去睡了。”袁来自顾自的说完,拽了拽搭在自己肩上的毯子,就颠儿颠儿的回去了。

    回到卧室,关门,下意识的环视了一眼不大的卧室,我哪里还有睡觉的心思,索性灯也不关了,爬到床上神经兮兮的抱着自己的右手,没事就看两眼手心儿,以免有什么脏东西靠近自己却不知道。

    就这么紧张兮兮的围着被子坐在床上,似乎是困到了极点,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手机闹铃都还没有响,一阵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却是先一步把我吵醒了,然后是眼镜男那很是淡然的声音,“陈明轩,该出去了。”

    该出去了?我下意识的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户,在那厚重窗帘的缝隙里隐隐有暗淡的晨光透进来,很明显,天还没有大亮。

    “同住一个屋檐下,你是要我破门而入么?”见我始终没有动静,门外尹杰那淡然的语气逐渐变得不耐烦了起来。

    额……我回了一下神,突然想起昨晚自己被鬼压床的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匆匆的穿好衣服,打开门,见尹杰正斜靠在我的门旁等着,我也不客气,直接问他,“你不是说作为交换,愿意保护我么?我他妈昨晚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尹杰一愣,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难免疏忽。”

    “疏忽你个头啊!”我也没有心思继续冲尹杰发火了,也许是一整晚都没有怎么睡的关系,心里一股无名的躁动,我却是无力的蹲在地上,有些气馁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心里很是浮躁。

    “这你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你住在了这九阴双子的隔壁,”尹杰见我一副很是颓废的样子,立刻说道,“走吧,我这不是来教你斩鬼术了么?学会这个就万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