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死亡边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2588字

    “啊!”不等我说完,陈小洁却是突然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疯狂的尖叫着,打断了我的话,“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

    我擦,这他妈难道是遗传?我一脸惊诧的看着不停重复着同一句话的陈小洁,周围的阴气突然加重,那个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鬼魂再次露出了那可怖的样子。

    心中一惊,我急忙后退几步,然后快速的跑到了陈小洁的身边,拉起还在不停念叨着的陈小洁尽量的朝远处跑去,与此同时,我将自己的右手手心朝外背到了身后。

    脑海中的第二视野,那狰狞的鬼魂正双脚离地的朝我们飘过来,他的身上不断有污血滑落,嘴角更是列到了耳垂下方,脸部的肌肉已经暴露了出来,却依旧一直念叨着“我的女儿……”

    拉着陈小洁一直往前跑,我却是找不到什么躲避的地方,而事实上,这里根本就是这鬼魂制造的扭曲幻觉,应该是类似于鬼打墙或者说是鬼遮眼?无论我们怎么跑,只要无法脱离这幻觉,就都是白费力气。

    想到此处,我心一横,松开了陈小洁,站定脚步,猛然回过身,在我的第一视野中,我们的身后根本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当我将右手手心向外重新横挡在身前时,一个已经满身是血的东西已经站在了距离我们不到三米的地方。

    陈小洁似乎是怕我做什么傻事,拖着我的左手,焦急的说道,“你干什么?快跑啊,快跑啊……”

    “双指化剑,斩于无形,斩鬼术!”我甩开陈小洁,伸出左手双指,直接挡在了身前,因为不是左撇子,我练这斩鬼术可是没少吃了苦头,现在是看成效的时候了。

    在我的第二视野中,我左手笔直的双指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光,这白光轻薄而悠长,形成了一把一米多长的虚剑,只是这剑身时而涣散时而凝聚,并未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

    看着出现在双指上的白光,我也是心中一愣,原本以为这招数无非就是用指头戳死对方了,却不想在不同的视野中看来,似乎也不是很挫的样子。

    当然,在我的肉眼看来那依旧只不过是两根比较直的手指罢了,估计陈小洁也是这么认为的,以至于她以为我精神不正常了,一直拖着我让我快跑。

    “跑不了的,这里被鬼魂使了障眼法,今天不是他灭,就是我们亡!”我微微皱眉,尽管心里依旧很害怕,却是不再逃跑了,想要活下去,那只能试着反抗。

    似乎是被我的话震慑到,陈小洁有些呆愣愣的松开了我的手,也不再惊惧叫喊,而是就这么面如死灰的看着我。

    我也没时间管她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那鬼魂已经朝我扑了过来,一阵透骨的阴风,瞬间就冰到了我的骨头里,下意识的身体一僵,我一闭眼就直接将左手刺向了那狰狞的鬼魂,虽然这肉眼是闭上了,但是在我的第二视野中那血淋淋的鬼魂可是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

    顿时我觉的身子一沉,整个人都向后仰倒了过去,什么斩鬼术,什么亡灵眼,心里一急我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只觉得一个高大的东西压在我的身上,紧随其后从左肩到前胸一阵火辣辣的疼,顿时我的脸上溅了大片的鲜血,腥甜的血液溅到嘴里,瞬间我大脑里的某根弦似乎绷断了,也忘了对方是个鬼,就这么胡乱的一阵乱蹬乱踹。

    似乎是察觉到死亡的威胁,我开始本能的反抗,已经无法再思考着使用斩鬼术了,我甚至已经忽略了自己脑海中的第二视野,双手开始不断的抓挠眼前那看不见的东西。

    站在不远处的陈小洁吓坏了,在她的眼里,我只不过是突然摔倒,然后从肩膀到前胸出现了一道狰狞的抓痕,然后就是满脸带血的我自己躺在那里挣扎。

    我慌乱的挣扎着,耳朵里回响着陈小洁的尖叫声,手臂、肩膀、前胸、腹部、开始不断传来火辣辣的疼,原本腥甜的血气逐渐变得浓郁刺鼻,我的意识也开始恍惚。

    脑海里不断回忆着以前的好多事,乱糟糟的,当我想仔细去想这些事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紧随其后,我觉得脖子一紧,似乎是那鬼魂掐住了我,开始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脖子,让我的头不断的撞击地面。

    我慌乱的抓挠着眼前这看不见的鬼魂,整个脑袋都被撞的翁翁直响,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或许我就要死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阴气破!”

    恍惚间,我觉得身上突然一松,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当时我就想着这张脸怎么这么好看呢?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躺在自己的卧室里,上身和胳膊缠满了绷带,动一动都觉的疼,之前被鬼魂不断撕咬的记忆仿佛是梦魇一般,唯独这火辣辣的伤口能够证实着那一切的真实。

    就在我睁开眼对着上面一层床板发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床铺的里面伸了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开始用力的抓挠。

    顿时我左肩那原本就火辣辣的伤口开始因为这大力的抓挠而开始流血,惊恐的侧过头,我却看到了陈小洁那张不安的睡脸,她那双眉紧蹙的小脸儿上布满了泪痕,看上去像只小花猫,正极是不安的抓扯着我的肩膀。

    但是此时我却是笑不出来,左肩那火辣辣的伤口还在被这小妮子用力的抓挠着,我想抬手去把这妮子的小手拿开,但是胳膊动一动就传来了更加火辣的疼,顿时我忍不住闷哼一声,开始剧烈的咳嗽。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疼死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尹杰脸色苍白的端着一个小瓷碗,走了进来,见我这半死不活的状态,紧走几步,过来帮我把陈小洁的手拿开挪到了一旁,这才把那小瓷碗递给我,平淡的说道,“喝了。”

    我顿时就是嘴角一抽,心说喝尼玛啊!我这手都抬不起来,你还想让我坐起来喝?话说,这小瓷碗里是他妈什么?怎么闻着一股子怪怪的味儿?

    见我躺在那里干瞪眼,尹杰似乎这才想起了什么,坐到床边,用小瓷碗里的勺子,将那褐色的液体送到了我的嘴边。

    我看了看一脸平淡的尹杰,又看了看那个盛着不明液体勺子,心里有些犯嘀咕,但是,我也不敢惹毛这家伙,犹豫片刻,还是乖乖的张开嘴喝了,顿时,一股夹杂着腥气的辛辣顺着我的嗓子下滑,险些没让我从鼻子里给喷出来。

    “昨晚偷偷跑去约会,惹到了阴气如此重的鬼魂,居然还能活着撑到我来,你小子的命还真是大呢!”尹杰面无表情的说着,又盛了一大勺褐色液体送到我的嘴边,示意我喝下去。

    “那鬼被你杀了?”我也不解释为什么下班没有回来,反倒是有些担心那鬼是不是魂飞魄散了,虽然那鬼魂是想置我于死地,但是毕竟是陈小洁的父亲。

    “没有。”尹杰淡淡的说着,又将手里的勺子往我的嘴边凑了凑,示意我继续喝。

    我一脸不情愿的看着那个盛满不明液体的勺子,最后还是一闭眼,喝了。

    尹杰这才继续说道,“那个地缚灵的阴气太重,我不是他的对手,让他跑了。”

    “噗!”我一口气没咽下去,直接把那不明液体喷了出来,顿时我的嘴里鼻子里充斥着一股子夹杂着腥气的辛辣,这味道刺激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却是顾不得管,傻傻的看着一脸警惕跳到远处的尹杰,问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