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6本章字数:2546字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就不安了起来,心里也是不停的犯嘀咕,那货关机了,那货关机了,莫不是和他师兄有仇?那现在怎么办?我他妈的又引狼入室了?

    一脸诡异的看了这一男一女一眼,我开始更加不安起来,但是没过多久,门外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我心情很是复杂的看着尹杰一脸淡然的走了进来。

    “尹杰师兄,”不等我说话,那女孩子很是乖巧的先招呼了尹杰一声,然后瞪了刀疤男子一眼,似乎是在示意那货不要说话,这才继续说道,“我们找了你好久,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不回去。”尹杰的表情依旧很平淡,但是明显的眼神里略过了一丝烦躁,然后自顾自的坐到了沙发上,一手抱着那本黑色的硬皮书,一手下意识的揉了揉太阳穴。

    “你不回去,那我们只好抓你回去了,否则无法跟师父交代啊……”那刀疤男子理所当然的说着,嘿嘿一笑,然后直接出手,动如脱兔,眨眼的瞬间已经脚下用力一踏,直接翻过沙发,伸手抓向了尹杰的手臂。

    我没想到这人会说动手就动手,更加没有想到尹杰还手的时候居然会如此的狠戾……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刀疤男子已经用左手捂着自己的右手后退了一步,而尹杰却依旧一脸平淡的坐在沙发上,只是手里多了一把染血的匕首。

    “清文师兄你……没事吧?”那个十八九的女孩子也是微微一愣,急忙站到了刀疤男子的身边,一脸紧张的查看着男子右手上的不停流血的伤口。

    “入肉三分,不伤骨,”那刀疤男子却依旧是嘿嘿一笑,看着尹杰说道,“尹杰小师弟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野猫的脾气?”

    尹杰却是没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那二人一眼。

    “尹杰师兄,师父交代你的话,你可记得?”那女孩子似乎有些生气了,瞪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说道,“你怎么次次都这么不近人情?”

    “李清文,以后别来找我。”尹杰一脸平淡的起身,然后看了刀疤男子一眼,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你……”那女孩子似乎被他气得有些语塞,狠狠的一跺脚,只能瞪着尹杰的背影。

    我一看这事闹的有点僵,双方似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样子,就好心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包扎一下伤口再走?

    咳,我承认这有变相下逐客令的味道,但是我真的好困。

    那女孩子皱眉看了我一眼,正想说什么,却被那刀疤男子拦下了,那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瓷瓶,放到了茶几上,然后嘿嘿一笑就和那女孩子走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关上了门,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个小瓷瓶上,这小瓶子看上去比那种装速效救心丸的瓶子要大一些,通体漆黑,瓶口堵着一个小木塞。

    看着好奇,我正要拿起来看看,尹杰卧室的门突然打开,那货一脸平淡的瞄了我一眼,然后不慌不忙的走过来,把那小瓷瓶拿走了。

    那时候我还觉得尹杰这人真奇怪,明明冷眼相对的把自己的师兄妹赶走了,却还厚着脸皮收了人家的东西,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小瓷瓶里装的是尹杰的救命药,只是……唉!

    看着尹杰旁若无人的回了房间,我也懒得多问,打了个哈欠就回去睡了。

    忙忙碌碌的一个星期,除了那对扫把星双胞胎依旧喜欢招惹一些鬼魂以外,我这几天过得还算平静,就是有点儿累。

    劳累的五一眨眼就过去了,经理开始开会安排超市里的工作人员倒班调假,将袁来袁去养大的那个医生虽然病危,但是似乎近期不会有什么状况,而且这俩货之前因为休了太多的假,所以假期直接被经理调到了最后面……

    因为我们是一个宿舍的,经理本来是把我们五个都安排到了最后的,但是我说想回家看看,和经理商量了一下,经理这才把我调到了第一波休假的人员里。

    既然要回家,恐怕我是要和我的女鬼未婚妻见面了,为了生命安全,我自然是厚着脸皮把尹杰也给拖上了。

    似乎是担心我的安全,或者说,是担心亡灵眼的安全,尹杰并没有多做推脱,只是很平淡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三天的假期,我第二天一大早就和尹杰坐上了回家的早班车,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在我看来过得很慢,也许是没怎么离开过家的原因,尽管现在那个家里可能有个女鬼在等着我,但是一回想起那天晚上母亲电话里的嘘寒问暖,我还是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回到家。

    坐在我身边的尹杰,倒是一脸的淡然,既不和我说话,也不看一眼窗外,而是依旧闷头抱着那本黑色的硬皮书,看的很是认真。

    虽然一直对这本书很是好奇,但是在没有经过尹杰同意的情况下,我可没有胆子凑过去看。

    为了给老妈一个惊喜,昨天晚上我没有给她打电话,但是到家之后我就后悔了,家里锁着门,老爸和老妈都不在家,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若是下田了,恐怕还得等上半个多小时才回来,我正要去村里转转,寻思着,实在不行就带尹杰到我那个不错的小伙伴家坐会儿,总不能让他一直跟我在这里站着吧?

    却不想尹杰倒是有些抗拒,似乎并不想去村子里,而是说让我带他到山里的那个陷坑看看。

    这大中午的,又晒又热,我自然是不愿意去,而且那个坑已经被埋上了,就算是看也没什么好看的,难不成他尹杰还能扒开不成?

    尹杰倒也没有明说非去不可,但是他喵儿的,这小子见我不愿意去,就他妈一直盯着我看,那零下一百八十度的冰冷眼神和一脸平淡无波的样子,看的我直发毛。

    我当时就想,我尼玛怎么就这么没骨气呢?

    带着尹杰进山,来到那个小山沟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火辣辣的日头照的我直发懵,尹杰却好像没事儿人一样,颇感兴趣的站到了那个已经被土埋上的陷坑旁,在那个布满奇怪爪子印的浅坑里,原本陷坑所在的位置如今已经堆起了一个不大的土包。

    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坟头?

    我恶意的想着,却见尹杰突然蹲下身体,然后用手去扒那个小土包。

    我勒个去!难道他还真打算扒开看看不成?嘴角一抽,我刚要阻止他,却见他抓起一把土包里的湿土闻了闻,然后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额……”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我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嗯,”尹杰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一脸期待的我,平淡的说道,“有点儿饿了。”

    我戳!

    当我和尹杰从山里出来,回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已经回来了,两个人正在收拾碗筷准备吃饭,看到我从门口进来,老妈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很是开心的问我,“怎么不坐早车?或者提前打个电话?”

    “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哪里敢把自己又进山的事告诉他们?否则老爸又该问我是不是皮痒了……

    老妈只顾着看到我回来高兴,还是老爸先注意到了我身后的尹杰,问道,“明轩,这位是你朋友?”

    不等我说话,尹杰却是微微一笑,很是平淡的说道,“伯父伯母,我是尹杰,明轩的室友,在一起上班的,这不是放假了吗?他看我没地方去,就邀请我来这里住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