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迁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6本章字数:2538字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黑漆漆的窗外,顿感有些阴森森的,然后不安的走过去拉上了窗帘,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离开?我怕老爸老妈会被我连累。”

    “你想清楚,实在不行的话,就去杀了杨天佑吧!”尹杰微微侧头看着我,很是平淡的说道,“一条人命换你一家平安,很上算。”

    “别,别开玩笑了,那是杀人,又不是杀鸡!”我惊恐的瞪了尹杰一眼,然后又胆怯的摇了摇头,嘀咕道,“实在不行,我就让他把我宰了得了,只要别祸害我家人就行……”

    “真没用,”这时青岚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好死不死的竟然让你这种懦弱的人得到了亡灵眼……”

    我这种人?我这种人怎么了?气鼓鼓的看了一眼发出声音的地方,我却不敢反驳,没错,我就是一个喜欢息事宁人的胆小鬼。

    一夜无话,知道了当初的小伙伴正在想办法吞噬我的魂魄,我自然是睡不安稳,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出门的时候,老妈吓了一跳,说是让我再多睡会儿,可是我哪里有睡觉的心情,熟不知一把断头刀就时刻悬在我家的房顶?

    吃过早饭,我和尹杰就商量着要离开了,暂时的远离杨天佑,我想至少可以让他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一些,不至于一天到晚的太过警惕我会伤害他,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老爸和老妈一听说我们这就要回去了,自然是不愿意,一个劲的问我,不是放了三天假么?怎么这么急着回去?

    我有些无语了,尹杰也是干咳一声,推了推眼镜,没有说话。

    不过,最后老妈看我一脸为难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就是让我下次放假回来多住几天,还邀请尹杰再来我家做客。

    对此我只能是点头点头再点头。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们就到村后的公路上去等车了,至于我的女鬼未婚妻,从尹杰的眼神看来,她似乎一直跟着我们,看来是不打算继续留在这村子里了。

    在村后的公路上等了一会儿,班车却迟迟没有来,老妈说最近的班车总是晚点,有时候会往后错一个小时。

    闻言,我也就不在意了,那就多等会。

    却不想远远的山坡上,我看到了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从山上走了下来,不禁有些好奇,问老妈那是干什么的?

    老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还是老爸叹了口气说道,“是你李阿伯的儿子过来迁坟了,小哥俩死活非要把你李阿伯的遗体带走,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拦着,只能由他们去瞎胡闹了,造孽啊……”

    迁坟?我诧异的看着远处,心说,不就是换个坟地么?有什么好造孽的?

    尹杰却似乎对那群披麻戴孝的人很是感兴趣,不着痕迹的推了我一下,示意我想过去看看。

    但是,尼玛,我老爹老妈在这站着呢,老人都迷信,他们哪敢让我去?

    就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山坡上下来的那群人却站在公路边吵了起来,远远的看过去,似乎还动了手。

    这下可好,还不等我说想过去看看,老爸老妈已经急匆匆的过去了,看样子是要去拦架。

    我和尹杰对视一眼,自然是顺坡下驴追了过去,然后……

    果真如老爸说的那样,造孽!

    李阿伯人很好的,却不想怎么有这样的儿子?

    在马路边几个大老爷们吵成了一团,其中还有一个人挂了彩,那人是李阿伯的小舅子,虽然不是亲的,但是李阿伯活着的时候和他们处的都还不不错。

    还没有走到近前,就听着这些人嚷嚷着,似乎是不同意李阿伯的儿子把遗体带走,那样的话坟里李阿伯的老婆就剩一个人了。

    一群人吵吵嚷嚷,争得面红耳赤,最后直接来了个群殴,孝衣也撕了,棺材也翻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棺材里的尸体翻到了地上,按理说这棺材都是用长钉和木栓固定好的,可是它就真的翻了,沉重的棺材盖子愣是翻出去了老远,顿时原本滚成一团的一群人顿时都没了声音。

    偏僻山沟的小农村,死了人也不火化,李阿伯的尸体此时就从棺材里斜出来,半截身体躺到了马路上,已经入土一个多月的尸体,表面已经大量液化,站在棺材不远处的那些人见状,都是一愣,然后迅速的后退,躲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我右手心传来了一阵微微的灼热感,然后是有些粘稠的滑腻,血泪,这是可以看到尸体最后记忆的机会,我微微一怔,然后往尹杰的身边靠了靠,然后让他的身体挡着,我将右手心的亡灵眼看向了李阿伯的尸体。

    瞬间,我脑海中的第二视野染上了一片血红,然后是一些散碎的画面迅速闪过,我以一个旁观者奇怪身份窥探着一个死人的记忆,心里莫名的诡异,然后脑海中的画面突然清晰了许多,那是李阿伯最后的记忆。

    夜晚并不是很黑,李阿伯的眼前就是他所死亡的那个胡同口,然后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天而降,或者说是从房上跳了下来,月光下,我依稀可以看清那是一个一人高的庞大生物,那东西落到李阿伯面前张开血盆大口似乎是要扑到李阿伯身上,然后,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那人抱着自己的头,脚步很是蹒跚……

    然后,什么都没有了,第二视野消失了,李阿伯就是这个时候死的,真的是吓死的,而那个一脸痛苦脚步蹒跚跑过来的人就是杨天佑,我的小伙伴。

    画面迅速闪现消失,也不过半秒钟的时间,我被那庞大的黑影吓得一哆嗦,有些慌乱的看向了尹杰,心里不禁惊诧,那就是尹杰说的狗吧?那只被杨天佑妖眼所蛊惑的大黑狗?

    但是从刚才的画面中,我已经完全看不出那只狗的样子了,那种东西应该已经超越老虎或者狮子之类的猛兽了吧?难怪陈三儿和村长的女儿会死的那么惨了,那种东西尹杰昨晚能活着回来,还真是幸运……

    见我一脸不安的看他,尹杰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兀自朝那群傻掉的人走了过去,然后很轻易的就以一个俗家道人的身份,让这些人把李阿伯的尸体送了回去。

    其实不难看出来,主要是刚才那棺材盖子摔出去老远,这些人都吓到了,就算动手打的再狠,谁又有那么大的力气把棺材盖子掀飞?

    估计都是怕被李阿伯的鬼魂缠上,这些人才老实的,原本就都是小山沟的人,迷信的很,尤其是李阿伯的两个儿子,原本就十分不孝顺,之所以过了一个多月才来迁坟,不就是寻思着李阿伯的魂魄已经进了地府么?

    现在棺材翻了,他们哪里还敢再吵?只能灰溜溜的和李阿伯的小舅子一起把棺材送了回去。

    尹杰说过,他不是什么专业的道士,估计刚才也是在吓唬那些人,毕竟这些人是真的太过分了,逝者安息,怎么可以这样瞎胡闹?

    不安的看着这些人抬着李阿伯的棺材重新上山,我的耳边却是突然响起了青岚的声音,“这些人,欺负死人,活该吓死!”

    “啊?刚才棺材盖子你掀的?”我心中一惊,扭头看了看两边,这才想起青岚是鬼,我根本看不到,我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反而是引起了我老妈的注意。

    见老妈一脸诡异的看着我,我也不敢再多说话,而是拍了一下尹杰的肩膀,说道,“跟你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