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午夜被袭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6本章字数:2550字

    听了青岚的话,我有些回不过神,那尸鬼昨晚不是已经被李枭羽弄死了么?而且那个女尸鬼似乎知道青岚的样子,应该是同一个才对,但是青岚为什么说……

    脑袋里嗡的一声,我突然想起那个女尸鬼临死前说被妖鬼吸了道行,所以才会这么弱,这样说的话,是青岚吸了女尸鬼的道行?可是,既然女尸鬼不是青岚的对手,那她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为什么要隐瞒我?

    心里顿时冒出的丝丝寒意,让我不敢再和青岚搭话,甚至开始怀疑青岚接近我的目的,或许真如尹杰说的那般,青岚的身份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般简单。

    见我不说话,青岚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我的耳边,问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心里犯着嘀咕,我这正紧张的要死,她突然凑过来阴森森的问了一句,顿时吓得我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一头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脑袋一阵火辣辣的疼,疼的我又直接抱着头蹲了下去。

    这时,我上铺的李锐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声音颤抖的问道,“陈,陈明轩,你,你在和谁说话?”

    我这脑袋快疼死了,心里自然上火,想都没想,就说了一句,“鬼。”

    “你,你说什么?”李锐似乎是有些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我的女鬼未婚妻!”我没好气儿的嚷了一句,似乎是声音大了些,顿时觉得自己脑子一阵发懵。

    然后上铺的李锐就没有声音了,我也懒得再理他,不满的说道,“青岚,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突然冒出来?尹杰给我画了鬼链符,没事的时候,你就待在里面不要出来行不行?”

    “小子,你是要约束我么?”青岚的语气听上去很是不善,很显然对于我的要求,她并不打算妥协。

    听着这危险气息十足的话语,我立刻解释道,“不,不是啊,就算是鬼也要有个栖身之所吧?这宿舍里住的都是男人,换衣服什么的,你一个女鬼进进出出的多有不便吧?”

    “是这样吗?反正他们又看不到我,有什么问题么?”对此青岚倒是表现的毫不在意,完全没有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羞涩。

    嘴角一抽,我很是蛋疼的说道,“可是,你是我未婚妻啊!为什么要看别的男人?”

    似乎是被我的这句话戳中了要害,青岚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好吧……”

    然后我觉得右手心微微一热,亡灵眼已经从手心显现出来,尴尬的用亡灵眼看了看青岚说话的位置,我看到这个衣着很是艳丽的女鬼未婚妻正坐在我的身边。

    青岚的眉目很好看,只是看上去年龄似乎比我大一点,虽说她是一个鬼,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是我的未婚妻,一种莫名的微妙感顿时让我觉得有些脑抽。

    不过,畏惧于她那满是鄙夷的威严,我是不敢对她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的,只是老老实实的从皮夹里抽出了那张被尹杰写上青岚名字鬼链符,抬起手就要往青岚的额头贴,却不想,她用手臂一挡,直接挡开了我的手。

    心里一紧,我以为她后悔了,或者是准备和我摊牌,不过,第二视野中,青岚只是有些愣怔的看着我的另一个皮夹,然后颇显警惕的问道,“那里面是什么?”

    “额,”我微微一愣,然后老老实实的把痨病鬼和小鬼的鬼链符拿了出来,说道,“这是我从医院收来的鬼,赵云山和阿梦。”

    青岚不屑的往那两张符纸上瞄了一眼,然后酸溜溜的说道,“那阿梦是女鬼?小子,你这是要三妻四妾么?”

    “哈?”我手一抖,直接把两张符纸掉落在了床上,然后有些慌乱的捡起来说道,“不是。”

    还尼玛三妻四妾,你这一个女鬼就够我受的了?再多来几个,老子还不得被你们给算计死?

    见青岚一直半信半疑的盯着我看,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小梦梦的符纸抛到了床外,有气无力的低唤一声,“鬼链,阿梦。”

    刹那间,一条轻巧的符文锁链贯穿符纸出现在了虚空之中,白光闪烁,然后那个抱着洋娃娃的健忘小鬼出现了。

    似乎是奇怪于我的床上为什么坐着一个女鬼,小梦梦好奇的看着青岚,愣了一会儿,这才回过神,看着我,问道,“你看到我哥哥了吗?”

    我了个去,顿时嘴角一抽,我这刚想说什么,却听身边的青岚突然笑了笑说道,“小鬼,怨气这么重,还能保持人样,不错啊!”

    “额,保持人样?”我莫名其妙的看向了青岚。

    却听青岚解释道,“就是活人的样貌,虽然没有实体,但是不至于露出鬼气森森的模样。”

    我顿时就明白了青岚的意思,仔细打量着小鬼,模样确实是和活着的小孩没有什么区别,反之的,那个曾经袭击过袁来的痨病鬼就差了好多,虽然他在鬼链符里,但是我记得他确实是一副鬼气森森的模样。

    青岚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抓住我的左手,把我手里的那张符纸贴到了自己的额头上,顿时白光一闪,青岚就消失了。

    没有符文链?我傻傻的看着飘落到床上的符纸,一脸的惊诧,这是说明青岚对鬼链符一点都不抗拒么?

    将小梦梦也收回了鬼链符之中,我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却见李锐趴到床边,把头探了下来,小声问道,“那鬼走了?”

    我这才想起上面还有一个大活人,尴尬的点了点头。

    李锐刚才似乎并没有听到青岚的话,只不过是一直听我自己在下边瞎折腾,现在见我点了头,他这才放心的躺回了床上。

    中午,尹杰出去买了饭,然后回屋眯了一会儿,就照例去医院了,宿舍里只剩下了我和李锐,因为脑袋还是会时不时的疼,所以晚饭是李锐买的,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也没话说。

    我就给李锐说了一下尹杰给我讲过的神神鬼鬼的事,关着灯,我在下铺说着,他在上铺听着,不知不觉之间,我就睡着了。

    直到一阵奇怪的胸闷,我这才有些难受的醒了过来,屋子里很黑,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睁眼的一瞬间,我就意识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压着我的胸口。

    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我都还没彻底清醒,只是用手在胸口压抑的地方摸了一下。

    黑暗中,我摸到了一只手,瞬间我彻底惊醒,这才发现有一个人正一手按着我的胸口一手按着床边,这温热的气息,似乎是正在把脑袋凑向我的脖子。

    条件反射的用手托住那温热气息的来源,向后一挪,那个脑袋顿时扑了个空,我惊慌的坐起来,一边喊着李锐的名字,一边开始找放在床头的手机,但是上铺的李锐却一直没有回声,我更加害怕了,亡灵眼没有开启,那么我床边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并没有放弃,就在我找手机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灵敏的跳上了我的床,没错只有三十公分高的床,他是跳上来的,像是猫一样,轻巧无声的动作。

    我只觉得床铺一沉,一只滚烫的手就按住了我的肩膀,我急忙用脚去踹那人影,然而不管我踹的多狠,对方都是没反应,反而很是轻松的就用另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脑袋,用力的将我的脑袋向另一边推去,迫使我露出了脖子。

    几秒钟的时间,察觉到他是在寻找我脖子的瞬间,我也一手摸到了被我放到枕头旁的手机,急忙按亮,朝那个人影照过去,惊恐之下,我看到了李锐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