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旅店有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7本章字数:3032字

    卧槽!妈妈个腿儿的,我听到了什么?

    心中一惊,我很是诧异的看向了李锐,此时的李锐早已经满头大汗,脸色也是苍白的很,似乎那副血红的符文图给他带来了不小的痛苦。

    然而对于尹杰的话,李锐却是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反倒是露出了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样诡异的一幕不禁让我顿觉汗毛倒竖,只是不等我说话,尹杰就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是没有办法去除这种霸道尸毒的,只能让李锐自己去控制了。”

    “额,”听到尹杰突然和我说话,我顿时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有些不理解的问道,“怎,怎么控制?”

    是和那个女尸鬼一样,变成一个保留意识的尸鬼么?然后在绞尽脑汁的去算计活人,去吸他们的血?咬断一根根雪白的脖子?剥夺一条条正常的生命?

    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却是不敢说出来,甚至不敢想尹杰真的会让李锐这样去做。

    “尸鬼是靠吸食血液维持形体的行尸走肉,我用辟邪符文压下了李锐体内的邪气,”尹杰淡然的说着,抬手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银框眼镜,这才继续说道,“虽然改变不了他逐渐发展向尸鬼的体质,但是可以保有意识,靠自身的意识来行动,这样的话,善即是善,恶……我们就杀了他吧!”

    杀你妹啊!我微微一怔,直接疑惑的看向了李锐,却见李锐默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已经成了怪物,不能逃避那就积极面对,至少让我有一丝选择的机会吧!”

    “你的意思是……想要变成尸鬼?”我半信半疑的看着屋子里的二人,开始怀疑这俩人的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只要吸食血液,就可以维持形体,更何况现在的李锐是活人,并非那种死尸,所以并不需要大量的血,只是,”尹杰的目光突然显得有些深邃,继续说道“必须要人血。”

    “啊?”我顿时觉得自己危险了,急吼吼的说道,“照你这么说,那我岂不是时刻都有可能变成李锐这个室友的食物么?就算死不了,你是想我也变成尸鬼?”

    尹杰却是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是在强忍着一丝笑意,说道,“没有这么恐怖,李锐又不是死人,自然没有可以外传的尸毒,而且,他可没打算再吸你的血。”

    看尹杰那个样子,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二逼了,半信半疑的看向李锐,李锐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摸着额头,说道,“虽然不记得昨晚的事了,但是我觉得,昨晚你可能差点儿打死我……”

    你妹啊!他这意思是,为了一口血,不值得挨那顿揍么?

    “那你去哪里吸血?又不是畜类,鸡血鸭血的不行,人血是随便就可以吸到的吗?”我莫名其妙的看着李锐,心里生出了一种很是诡异的感觉。

    “额,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不会害人的。”李锐那张苍白的脸很是腼腆的笑了笑。

    咳,我知道此时用腼腆来形容李锐的表情是有点儿奇怪,但是此时他的表情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尹杰依旧白天晚上,宿舍医院两边跑着,时间过去一个星期之后,袁来已经可以出院,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是已经可以回来休养了,我和李锐、尹杰也都恢复了以往无聊的上班生活。

    只是,李锐每次下班都回来的很晚,甚至好几次都是后半夜才回来,虽然看上去依旧很精神,并没有加速尸化的样子,但是自从那天知道了他必须靠人血来维持生命的时候,我就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抵触。

    李锐的情况让我想起了杨天佑,甚至更加反感,毕竟人血和畜血差了太多,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但是李锐保证过不会害人,而尹杰最近似乎也是很放心的样子,好像李锐的尸化状况并不怎么严重。

    七月,由于五月份的销售额超标,超市老总再三犹豫终于决定组织一次公费旅游,依旧是调班休假,只不过五月份我们几个休了太多的假,被经理狠狠的批了一顿,扣了奖金,还把这次公费旅游的日期安排在了最后。

    我觉得自己有点儿苦逼,作为一个小山村出来的山娃子,我可是从来没有旅游过,原本就算扣了奖金,就算调假日子被调后,也不足以打击我这满心热情的,只是,就连一直都没有上班的扫把星双胞胎也包括在了这次公费旅游里……

    我只想说,这两个月,这俩扫把星根本就没有上班,没事跟着添什么乱?最重要的是,那个袁来啊,都尼玛伤成那样了,还有心思去旅游?真心觉得路上万一出什么事,我们就回不来了……

    有这俩扫把星跟着,我们这一行人就像是鬼魂眼中,雷达扫描锁定的目标一般,就这么提心吊胆的上路了。

    公费旅游自然是要有经理跟着,我们这班的人不算多,都是被甩在最后面的,除了我们宿舍的五个人,还有负责后勤点货的一男二女,再算上已经步入更年期的女经理,一共也只有九个人,六男三女,除了一路上女经理都在抱怨被安排在了最后以外,最让我郁闷的就是和那两个扫把星在一起了。

    出了J市,大巴一直顺着高速路前行,我有些转向,不过一想到身边坐着袁来和袁去两个人,就陷入了不安的忐忑。

    果然,这种不好的预感很是诡异。

    中午出发,天黑之前,大巴就到达了预定好的旅店,这里是一家不错的小旅店,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唯一可惜的是,这小旅店不在什么热闹的街区,而是孤立在旅游景点的山下,这附近除了这家旅店还有几家铺子,只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气的样子。

    说出来不怕笑话,我从山里的农村长大,除了J市以外并没有去过其他更远地方,这次出来我确实是有些土包子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这个旅游景点都没有听说过。

    小旅店的老板是个烫着波浪卷发的胖妇人,虽然这小店看上去干净整洁很是不错的样子,但是这老板的态度可是差多了。

    胖妇人的年纪大概在四五十岁,满是赘肉的脸上即使涂了很厚的粉底也依旧遮挡不住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到这老板娘的第一眼,我就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虽说天还没有黑,但是这人看上去还真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女经理很是不客气的和老板娘聊了几句,说是让她安排三间干净的客房,最好不要隔得太远。

    不得不说,这种时候女经理的更年期魄力就起到了不错的镇压效果,似乎是察觉到女经理的脾气不太好,老板娘也没多说什么,就立刻从抽屉里翻出了几把带着门牌号的钥匙,将我们带上了二楼。

    小旅店的客房,都是双人间,并不是很宽敞,我们九个人,由于是公费旅游,住什么样的客房,几个人一间,自然都是钱说了算。

    然后,只能挤一挤了。

    那两个扫把星自然是和尹杰分在了一间,三个女人一间,然后就是我们三个了。

    安排好了客房,女经理却一直缠着老板娘问这客房干不干净?

    站在走廊里,我下意识的环视了一眼客房,三件客房有两间是挨着的,一间在对面,收拾的都很整洁,这有什么不干净的吗?

    我这心里正觉得好奇,右手心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微微的灼热感,瞬间,我就明白了,原来女经理是在问这个‘干不干净’?

    心中觉的一阵紧张,我就看了尹杰一眼,他却是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阴气。

    安奈不住心底的恐惧与好奇,我将右手微微张开,开始不着痕迹的旋转着环视四周。

    然后,就在我将手心转向走廊深处的时候,一个模糊的透明人影出现在了我的第二视野中。

    这是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衫的女鬼,她就站在走廊的深处,眼神怨毒的看着我们,或者说,是看着我?

    她的身体呈现出了一种的半透明的状态,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落在肩头,然而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却是女鬼的手中抱着一个很是奇怪的牌位。

    刷着黑漆的灵位上用白漆写着‘给我守孝’四个字,那种牌位我见过,在陈家村的祖祠里,那是用来祭奠死人的东西,一般都会写着死人的名字,‘某某之位’什么的,但是这……

    给我守孝,也算是名字么?

    莫名觉得身体一僵,我瞬间意识到,我们似乎住进了不该来的地方,这女鬼一直站在远处怨毒的看着这边,看的我直心里发毛,想要合上右手,却又不敢让这女鬼脱离我的第二视野。

    看过了房间,女经理就和老板娘出去付押金了,其余人也都到各自的房间去整理行李,阴森森的走廊里只剩下了我和袁去。

    “你看到了?”不等我说话,袁去却是难得的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说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