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血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7本章字数:2527字

    斩鬼术也不管用,心急之下,我他妈居然想到了鬼链符,抽出一张没有使用过的符纸,我立刻咬破手指,用血在那符纸的右下角快速的写着女鬼的名字……

    妈蛋!焉怎么写?傻傻的一愣,我顿时深深的理解到了没文化真可怕的最深奥义。

    卡在喉咙上的手还在用力,我觉得我随时都有咽气儿的可能,胡乱的在符纸上写下了一个‘焉’字,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就一回手,将那张符纸贴在了守孝女鬼的额头,顿时白光爆闪,一条红色的符文锁链从那符纸之中贯穿而出,直接贯穿了女鬼的心脏位置,然后回折。两头猛的相撞,之后迅速将守孝女鬼拉进了符纸之中。

    我顿时觉得脖子一松,脑海里依旧回想着刚才那血色符文锁链出现的一幕,有些犯嘀咕,这东西和痨病鬼以及阿梦的白色符文链似乎不太一样……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阿梦看到守孝女鬼被收进了符纸之中,也是顿时一愣,然后表情阴冷的看着我,‘咚’的一声将铁棍戳在地上,那威武霸气的样子……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她是青岚上身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啊!这小妮子实在是她喵儿的太暴力了……

    见我傻呵呵的看着她,阿梦微微皱眉,猛的提起铁棍,走向了那根断掉的横梁,微微俯身,在那横梁旁边的地上,捡起了那个染血娃娃,顿时一阵浓郁的黑气笼罩,片刻之后,小梦梦抱着那个染血娃娃从那黑雾之中走了出来。

    见小鬼一脸懵懂的走了过来,我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单手拿起用白色符文链连接着小梦梦的符咒,露出一丝笑意,一个‘收’字,小梦梦重新回到了符纸之中。

    与此同时亡灵眼也陷入了沉睡之中。

    似乎是之前在水池里泡了太久的时间,即使那皮夹有防水的效果,这符纸的边缘还是湿了一些,我用袖子轻轻的擦了擦,这才将小梦梦的鬼链符小心翼翼的放回皮夹。

    转身正欲离开,却一眼瞄到了那张掉落在地上的鬼链符,那是柳焉的鬼链符,我犹豫了一下,看着正在不断塌落的走廊,还是捡起了那张鬼链符,带着柳焉一起离开了这条诡异的走廊。

    似乎是回到了和袁来走散的那个拐角,我这才稍稍觉得安稳了一些,环视四周,依旧没有袁来的身影。

    明明看到他是走了这边,怎么会没有人?更何况,这里除了这条走廊已经没有其他的路了。

    其他的路?想到此处,我微微一怔,突然想起这里是古墓啊,免不了有些机关暗道,最重要的是这里总不可能只有这一个没有棺材的墓室吧?

    如此说来,一定是有岔路,只是没有发现罢了。

    心里冒出一丝疑虑,我立刻在拐角附近摸索着墙壁,或者用力的踹两下脚下的地面,胡乱的一顿倒腾,最后我都没有弄清机关在哪里?就尼玛脚下一空,掉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得罪了土地爷,为什么我的人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坑?

    我掉落的地方并不是很深,只是心里没防备,手电甩出去了老远,闪了几下,不过还好没有灭,慌里慌张的爬起来,急吼吼的去拿手电,这时脚下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

    手电还在很远的地方照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墙角,似乎是快没电了,光线显得很是暗淡,脚腕子被抓住,我瞬间就是一惊,惊恐的低头去看,黑乎乎的只能看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黑影。

    这……是人手?

    明显的感觉到抓着脚脖子的东西像是一个人手,我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问道,“袁,袁来,是你么?”

    没有声音,周围的空气压抑到了极点,亡灵眼没有出现,这抓着我的是什么东西?

    紧张的沉寂,片刻之后,我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脚,那只紧抓着我脚脖子的手就松开了,见状,我立刻朝手电跑了过去,然后捡起手电朝身后照过去。

    顿时一股恶寒袭上了我的心头,刚才抓着我脚脖子的竟然是……女经理?

    而此时那个说话很是嚣张跋扈的女人已经支离破碎,残破的身体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般,只有上半身还保持着基本的完好。

    我当时就吓得腿都软了,很是慌张的用手电照了照周围,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石室,似乎除了我进来的地方,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出口,而女经理残破的身体就躺在我刚才掉下来的不远处,并没有大量的血迹。

    尽管心里害怕,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用手电照着女经理的脸看了看,此时她的双目圆睁,嘴微微张着,脸已经有些发青,在左脸颊还有几条狰狞的抓痕,伤口很深,翻开的肉皮仿佛已经看到了骨头。

    盯着女经理的身体看了一会,没有任何的起伏,似乎是已经断气儿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伸出手,过去探了探鼻息,气息果然已经没有了,不过鼻尖还有点温热,似乎是刚死不久的样子。

    或许刚才她抓着我脚的时候还有一丝气吧?但是就她这幅已经残破成这样的身体,即使活着,那也肯定撑不到离开这鬼地方了。

    淡淡的惋惜覆盖过心头的恐惧,这时我的右手心突然又传来了微微的灼热感,我顿时一愣,心说,尼玛不会吧?刚死就变成鬼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嗖’的一声,一个黑影从我身侧扑了过来,堪堪与我的脸擦肩而过,那个黑影狠狠的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什么东西?我心中一惊,顿时用手电照过去,都不用亡灵眼去看,我看到了一个暗灰色的小巧身影用一种诡异的姿势扒在墙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正圆睁着看向我。

    要不要这么衰?这尼玛一共就俩鬼,都来找我?难道袁来已经被解决掉了?

    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不是鬼,看上去就像是活的,但是它出现的时候亡灵眼会开启,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将斩鬼剑横在了身前。

    那个鬼婴,扒在墙壁上,那原本森白的倒齿已经染得一片血红,它的爪子上,身上都是新鲜的血液,却不见这东西的身上有什么伤口。

    我最后很是同情的瞄了一眼女经理的尸体,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么一个东西,我很是能理解女经理被袭击时的惊恐。

    这时,那鬼婴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听上去就像是婴孩刺耳的啼鸣。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心说,你他妈若是就这样一直叫唤,虽然难听了点儿,只要不过来老子就宁愿选择无视你,反正我跟这个女经理也不是很熟,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去给她报仇……

    我这心里正犯着嘀咕,那鬼婴突然用力一弹,又姿势诡异的朝我扑了过来,我急忙用斩鬼剑去挡,却在已经基本完美格挡的情况下,那东西居然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体,然后直接扑到了我的肩膀上。

    瞬间,我就是心头一颤,立刻用手去拨那东西,却觉得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似乎是那鬼婴的爪子深深的抓进了我的皮肉里,这一拉一扯之间,险些疼死我。

    像是没有毛的猴子,那鬼婴的身上简直是皮包着骨头,瘦到了极点,却灵敏异常,我好不容易把它从肩膀上弄下去,这东西却仿佛像是猫一样,刚刚落地就有轻巧的跳了起来,嘶吼着扑向了我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