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守阴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7本章字数:2520字

    人家是鬼嘛,又是和我定下阴灵配的未婚妻,自然找的到我,但是尼玛,就不能早点儿来么?非得等我快吓死的时候再突然出现来救我?

    青岚找到我时,看我的表情依旧很是不屑,仿佛我是有多废物一般,可她又没有看到我刚才都经历了些什么?话说回来,我是连续被两个鬼给攻击了啊!谁能懂我的忧伤……

    青岚说,她转过拐角的时候,看到袁来掉进了一个翻板里,是怕出什么事,才追了下去,但是没想到那下面是水流,袁来就这么被水冲出去了老远,青岚一直跟着,然后他们两个就出了这古墓,是山外的一条瀑布,所以回来找我才费了点儿时间。

    把我从这石室里弄了出去,我却是没有看到袁来,询问之下,才知道那小子速度赶不上青岚,估计是在赶回来的路上累趴了。

    出了墓,回到原本的人工修筑区,尹杰和李锐四个人也都回来了,看上去他们倒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

    尹杰说是找到了一个古墓的入口,在里面的主墓室看到了已经死亡的两个女孩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报警了。

    我也把自己遇到的事都说了一遍,尤其是把那个旅店老板娘和鬼婴的关系再三强调,尹杰却只是默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朝我伸出了手。

    “额,”我顿时一愣,问道,“干嘛?”

    “把柳焉的那张血链符给我。”尹杰淡然的说着,一脸的波澜不惊。

    “那个……”我犹豫了一下,借鉴于上次痨病鬼的惨烈经历,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不会把她怎么样吧?好像是个挺可怜的女人。”

    “朽木不可雕也,”尹杰很是鄙夷的看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她不是想投胎么?我来想想办法。”

    虽然话是这么说,理儿也是这么个理儿,但是为什么我有种不靠谱的感觉,半信半疑的抽出那张用血写着柳焉名字的符纸,我想了一下,还是递给了尹杰。

    尹杰却是颇感兴趣的拿着那张符纸,用手电照了照,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我没有阴阳眼,也不知道阴阳眼和亡灵眼的区别到底有多大,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他在看什么,那明明就是他自己画的符,至于这么翻来覆去的看么?

    “嗯,你写的字很难看。”尹杰微微点头,然后又把符纸递给了我,说道,“让她出来。”

    额?我傻傻的一愣,前一秒还在为尹杰说我写的字难看而气愤,下一秒却是不解的看向了尹杰,问道,“为什么是我让她出来,她之前可是要掐死我的!”

    “因为你用自己的血写上了她的名字,所以,”尹杰微微一顿,目光深邃的看着我说道,“她是你的了。”

    “嘁,我就知道你弄这些破符纸,是想着三妻四妾来的!”青岚突然很是不屑的说着,狠狠的拍了我的后背一下,顿时我觉得前胸的伤口都有一种要喷血的感觉啊!

    “没,没有,我是差点儿被这女鬼给掐死,迫不得已才把她收进符纸里的!”我急忙解释着,生怕青岚再给我一下,就直接把我拍吐血了……

    袁来站在不远处拧着湿哒哒的衣服,丢过来了一句“妻管严!”

    “别浪费时间,尽快在警察来之前把这事情弄清楚吧!”尹杰推了推眼镜,看着我手中的符纸,示意我先把那守孝女鬼弄出来,再说。

    说实话,这女鬼被收起来的时候我就直犯嘀咕,现在真让我再把她放出来,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估计她会立刻就来掐死我的!

    尽管有些抗拒,我还是抛出那张符纸,低声念道,“鬼链,柳焉。”

    符纸在空中微微一翻,直接飘落到了地上……

    “哎?”我顿时一惊,捡起那符纸看了看,紧张的说道,“她不会是死了吧?”

    尹杰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平淡的说道,“是,血链。”

    微微一怔,我这才想起尹杰刚才似乎确实说过什么血链符来着。

    “血链,柳焉!”抱着试试的态度,又一次将那张符纸抛到了空中,用亡灵眼看过去,在我的第二视野中,顿时一阵白光闪过,一条血色符文链从符纸之中向两侧延伸而出,然后两端猛的相撞,爆出一片腥红的血光,然后那个抱着诡异灵位的守孝女鬼就这样一脸怨毒的出现在了我的第二视野里。

    守孝女鬼的左胸空荡荡的,那条血红色的符文锁链直接贯穿她左胸的空洞,将她和那张写着柳焉两个血字的符纸连在了一起。

    几乎是在出现的一瞬间,守孝女鬼已经鬼手向前一探,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但是也就这一个动作而已,那守孝女鬼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又急速的把手缩了回去。

    我一脸惊恐的后退了一步,这才用亡灵眼细细的打量,却见守孝女鬼正在偷偷的瞄着青岚的方向,那怨毒的眼神收敛了不少。

    “柳焉,是谁给你下了束魂咒?”尹杰打破这压抑的沉默,很是直接的问道,“都在这里游荡三年了,你不会还没有找到仇人吧?”

    听了尹杰的话,柳焉的眼神又恢复了那阴森的怨毒,嘲讽的说道,“知道仇人是谁又怎样?你是要给我报仇?还是愿意来替我?”

    尹杰闻言,双眉一挑,颇感兴趣的说道,“我没猜错的话,山下那个旅店的老板娘是罪魁祸首吧?”

    柳焉一愣,皱了皱眉眉头,这才半信半疑的问道,“你真的能帮我?”

    尹杰没有说话,而是就这么平淡的看着女鬼。

    “可是……那女人的儿子可是人鬼皆吃的,你能斗得过?”女鬼依旧有些犹豫。

    “姐姐,那小崽子已经被我们明轩给切腹了……”袁来一脸好笑的看着我的正前方,但是不用想,看他的眼神都猜的到他是在看着一片空气说话……

    “切,切腹了?”柳焉一愣,然后莫名其妙的环视了我们几个一眼,似乎是在找哪个是袁来口中的那个‘明轩’。

    “咳,”尹杰轻咳一声,这才继续说道,“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已经报警了,你知道自己的尸体在什么地方么?”

    柳焉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沉默了片刻,抓着那个灵位的手紧了紧,这才说道,“在旅店后面的土坡上,那个女人的儿子出生就死了,我就是她杀了来给那个鬼婴守阴孝的,这束魂咒,应该是那女人花高价买来的,她本身没有法术,我想过报仇,想过逃走,却斗不过那鬼婴。”

    “束魂咒是下在这灵位上的?”尹杰漠然的点头,看向了女鬼手上的灵位。

    我突然想起之前这女鬼死活非要把这灵位给我的样子,心中顿时一阵后怕,也是好奇的用亡灵眼朝那灵位看了过去。

    柳焉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想害人的,但是这样做了三年的孤魂野鬼,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感觉我的理智已经快被戾气吞噬殆尽了,我只是想在还保有一丝理智的时候,寻求解脱而已。”

    闻言,看柳焉那副失落的样子,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用亡灵眼看了看青岚,顿时觉得,同样都是鬼,看来柳焉是需要心理辅导的……

    “这束魂咒不好破,你不介意在我们身边多待些时日吧?”尹杰一脸平淡的说着,推了推眼镜。

    “戾气太盛,我怕我会……”柳焉微微蹙眉,一脸担忧的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那个诡异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