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跟踪李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7本章字数:2636字

    “这是收鬼符,你以为是什么?”尹杰一脸平淡的反问着,看向了连接着血色符文锁链的符纸。

    那守孝女鬼顿时一愣,有些呆滞的嘀咕了一句,“收鬼符?”

    “是啊是啊,”这时,袁来又很是三八的往这边凑了凑,依旧看着一片空气,痞里痞气的说道,“就是你已经被收啦!”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儿,回头冲袁来眨了眨眼,低声嘀咕了一句,“你不说话会死啊?”

    “寄宿在这里面会抑制鬼魂的戾气,”尹杰平淡的说着,指了一下青岚,继续说道,“就连她,都寄宿在这鬼链符里,没什么不好的。”

    柳焉很是怀疑的看了青岚一眼,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妹啊!尹杰这半骗半哄的是要干嘛?不是说要帮这女鬼去投胎么?为什么我觉得他是在敷衍这女鬼?

    将女鬼收回了血链符之中,李锐和程飞下山,买了两把铲子,不敢光明长大的从旅店直接去后面,我们几个只好偷偷摸摸的从山上直接下去,虽然路有点陡,但是不至于打草惊蛇。

    这小旅店就在山脚下,下了山坡,我们都没有怎么动手,但是程飞一个人就直接挖出了柳焉的骸骨。

    时经三年,柳焉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在看到柳焉尸体的同时,我的右手心再次流出了血泪,见怪不怪的用亡灵眼看过去,顿时,我的第二视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无数陌生的画面像是过电影一样从脑海之中闪过,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窥探着柳焉三年前的死亡记忆。

    那是一个晚霞满天的傍晚,柳焉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衫步入了这个小旅店……

    从柳焉的记忆中可以得知,她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之所以敢一个人到这地方来旅游也是因为会些防身术,尽管不像柔道或者武术那般厉害,却也能对付个小流氓什么的。

    只是,纵使你百般武艺,又怎么敌得过人心叵测?

    柳焉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喝下了旅店的水,然后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绑住关在了一个陌生的诡异房间里,那个胖妇人手里拿着一个诡异的灵位,也不等柳焉说话,就面色阴森的用那牌位勒死了柳焉。

    虽然只是一瞬的时间,但是一个死人临死前的记忆是如此的真实,我顿时觉得脖子一阵抽筋。

    我脸色难看的朝尹杰点了点头,示意他就是这具骸骨,不会错。

    尹杰这才俯身看了看,柳焉的骸骨保存的很是完好,虽然程飞做事有些莽撞,但是有我们盯着一直让他小心,多少也避免了柳焉的骸骨报废。

    “胫骨后仰断裂,是勒死的。”尹杰一脸平淡的用手挪了挪那具骸骨的头颅。

    “额,是用那个灵位勒死的,而且是在柳焉恢复意识的时候才动的手,估计是和束魂咒的仪式有关。”我虽然对束魂咒什么不懂,但是从柳焉最后的记忆力,那个布置诡异的房间,不难看出似乎是在完成什么仪式。

    “哦?”尹杰微微一怔,随即问道,“那个灵位呢?”

    灵位?我皱眉想了想,却是没有什么印象,只好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柳焉的记忆只停留在死的时候,要不要把她叫出来问问?”

    尹杰却是一摆手,说道,“不用,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重要么?为什么我觉得那似乎是什么关键的东西?半信半疑的看着尹杰,见他依旧一脸淡然的样子,我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现在就等着警察来了,那旅店的老板娘是跑不了了,但是那个鬼婴就不好说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警车才赶到这小旅店,我们把在旅店后面发现骸骨的事说了,还有山上的古墓,以及古墓里三个女同事的尸体,尹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事情说清楚了,却一句神神鬼鬼的都没有提到。

    对于这货说谎的能力,我是一直都很佩服的。

    警察并没有在旅店里找到老板娘,只好让我们带路带着人上了山,却在进入古墓之前,遇到了疯疯癫癫的胖妇人,因为是深夜,山路不好走,警察也就放弃深入古墓了,决定天亮之后再上山进墓勘察现场。

    关于旅店老板娘的儿子,那个鬼婴,尹杰并没有和警察提起只言片语,而是待警察下山走了,他这才对我们提议,要不要再进一次古墓去斩草除根?

    对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自然是觉得能躲就躲了,除了袁来那个三八,所有人似乎都不太愿意去的样子,然后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警察勘察过了现场,回来的时候都是一个个的面如土灰,似乎是被那尸体的惨状震慑到了,又拖着我们录了一份口供,留下联系方式,这才放了我们。

    女经理死了,原本九个人的旅游小队,现在就剩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了,除了苦逼的回去,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弄个公费旅游居然出了人命,超市老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暂时给我们几个放了假,说是安抚一下受惊的心情再去上班,其实,谁不知道呢?不就是怕我们去上班胡说么?

    虽然会少挣一点钱,但是我倒也乐得清闲,不过,即使不上班,尹杰也是依旧的早出晚归,似乎很是忙碌的样子,那对双胞胎倒很是安分,就是傍晚的时候依旧喜欢出去瞎转。

    大概是回到J市的第四天,那天晚上,都已经十一点了,因为白天睡了太多的觉,我尼玛居然失眠了,在我看着上铺床板发呆的时候,床铺突然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因为是上下铺,又是两个人睡,所以上铺的李锐翻个身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就在我不不以为意的时候,‘嗖’的一声,李锐却是犹如一只灵巧的大猫抱着衣服,翻下了上铺,稳稳落地。

    卧槽,这个货不会是尸毒又犯了吧?我顿时心中一紧,赶紧闭上了眼,寻思着,李锐要是敢咬我,我就揍扁他!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是没了动静,我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借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我看到李锐正蹑手蹑脚的朝门口走去,然后悄悄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并且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

    今天晚上李锐回来的很早,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半夜才回来,但是这半夜偷溜出去又是怎么回事?

    心中好奇,我尼玛又作死了!

    起身,快速的穿好衣服,我蹑手蹑脚的站到门后听了听,却听到客厅的大门响,李瑞似乎是出去了。

    打开一条门缝看了看,客厅和其他的房间都黑着灯,今天的李锐似乎有些反常啊!急匆匆的追出了公寓,我看到李锐顺着马路快步朝远处走了去。

    大半夜的,这外面已经没有很多的车了,最重要的是我的亡灵眼会吸引一些脏东西,只是跟了一会儿,我就后悔了,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回去了。

    却不想李锐这时却尾随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拐进了一条小巷。

    额,他不会是想?

    心中一愣,我还是作死的追了过去,这小巷实在是偏僻的很,月光根本无法全部照进来,前面那女人和李锐一前一后的快步走着,我也不敢跟太近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大气儿都不敢喘。

    最初我以为李锐是需要人血,所以要对那女人下手,但是没想到,这俩人一前一后的顺着巷子一直到出了巷子也没有发生什么事,见李锐转过拐角走了,我立刻快步追了上去。

    出了巷子,这是一条灯红酒绿的街,这地方虽然距离我们的宿舍不远,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来过,出了这巷子看到别有洞天,我还真是有些吃惊。

    李锐并没有走出很远,而是穿过马路,进了一家名为‘夜不眠’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