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大叔你谁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8本章字数:3059字

    大中午的,烈日炎炎,街上本来也没有多少人,这陈小洁一脸委屈的抱着我的胳膊,念念叨叨的说着,顿时就把街上那仅有的几束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我尴尬的环视了一眼四周往这边看过来的人,然后拖着陈小洁,拐进了面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

    陈小洁一直低头抽泣着,似乎很是伤心的样子。

    我有些心虚,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看着陈小洁,良久之后,还是安奈不住心中的一丝不忍,说道,“你想我怎么帮你,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我和杨天佑之间的关系变了,否则单是听到他受伤不用你说,我也会立刻冲过去,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些事我做不到,杨天佑也不会接受。”

    陈小洁抬头看向了我,随即泪眼汪汪的问道,“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每次我和杨天佑提起你,他就会变的很暴躁,甚至会摔东西,而且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会经常去找他,我真的是很担心,总觉得有些不安……”

    “陈小洁,”我深呼吸一口气,问道,“你就这么喜欢杨天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了吧?如此紧张他的情况,但是,你觉得自己真的了解他吗?”

    陈小洁稍稍愣了一下神,似乎是在想我的问题,片刻之后才说道,“我喜欢他是我的事,他是怎样的人不重要,就算他不喜欢我,这也不影响我喜欢他。”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是真的为零,还是宁愿为零?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坦言说道,“这次我可能是真的帮不了你了,因为……把杨天佑打成重伤的人,就是我。”

    瞬间陈小洁的身体停止了抽泣,一脸怀疑的看着我,随即说道,“怎么可能,你不要和我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认真的看着陈小洁,小心的斟酌着用词,怕陈小洁会受太大的刺激,只是最后我却还是开口直接说道,“他想杀我,我是正当防卫。”

    “你开玩笑的吧?开玩笑的吧?”陈小洁突然不哭了,反而有些不敢置信的笑着后退了两步,自顾自的呢喃着,“不可能的,杨天佑怎么会是那种人,一定是有原因的,对,是有原因的,一定是你做了什么让他无法原谅的事……”

    “陈小洁,不管是因为什么,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和杨天佑只能活一个,现在你还打算让我去帮你照顾杨天佑吗?”事实是残忍的,即使陈小洁接受不了,也还是早晚要知道的。

    “为什么只能活一个?”陈小洁一脸的惊诧,那张好看的小脸儿此时看上去很是惹人怜悯。

    “这个,你去问杨天佑吧!”我别开眼神,看着一旁继续说道,“你若是依旧执意让我帮忙,我不会拒绝你的,但是我不保证见到杨天佑之后不会对他起杀心,我的好朋友至今还因为他而生死不知。”

    陈小洁没有再说话,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就无声的转身,走出了巷子。

    心里满是对陈小洁的同情与怜悯,这丫头好不容易满心期待的找到了我,却发现我根本就帮不上忙,反而是个大麻烦,想必现在的陈小洁更加无助了吧?看着陈小洁的身影逐渐远去,最后转过了拐角,我却是没有追上去的勇气和理由。

    在巷子里愣了许久,我这才走出巷子,穿过马路来到了祥泰超市的门口,等了几个小时,五点半的时候,超市里的人已经开始逐渐离开。

    我站在超市门口,张望着四周,希望找出与昨晚打电话之人颇为符合的身影,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是一直都没有等到尹杰的师叔。

    无奈的那出手机,在通话记录里找了一下,我刚刚找到昨晚的那个陌生号码,肩膀就被拍了一下,本能的一抖,我直接拨出了那个号码,随即回头去看,一个衣着很是时髦的中年人站在我的身后,这人看上去四十多岁,戴副墨镜,嘴里叼着传说中的雪茄。

    几乎是在我发愣的一瞬间,一个诡异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至听上去异常古怪的手机铃声正是来自于这个中年人的身上。

    “是陈明轩吧?”那人拿出掉在嘴里的雪茄,随即看着我摘下了墨镜,声音很是沙哑的说道,“居然真的来了。”

    “额,你是尹杰的师叔?”心中微微一怔,我直接挂断了手机还在拨打的号码,心说,这人怎么看上去神经兮兮的?不是他让我来的吗?有什么真不真的?

    那人微微挑眉,随即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师兄的徒弟都很出色,我还真是嫉妒的不行呢!”

    “你约我出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吧?”心中莫名的腾起一丝反感,我微微蹙眉,继续问道,“你真的知道亡灵眼的秘密?”

    那人不屑的一笑,看着我说道,“小崽子,走,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细说。”

    “额,去哪里?”我瞬间心中一紧,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倒不是胆小,只是经历了太多古怪的事,如见信任这种东西已经是奢侈品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猛吸了一口雪茄,缓缓吐出烟雾,这才说道,“去找个你那女鬼老婆找不到的地方,慢慢说。”

    “青岚在找我?”顿时心中一愣,这才想起出来的时候没有和李锐说。

    “找你?她是在找我,为了甩开这个麻烦的角色,我可是着实的费了不少的力气呢!”中年人说着,转身朝祥泰超市走了去,自顾自的说道,“反正机会是给你了,亡灵眼的事情,想知道就跟来吧!”

    看着这个陌生的背影,我的脑子有点儿乱,但是脚下还是不自觉的跟了过去。

    不知道这中年人和祥泰超市的老板是什么关系,这人只是给超市的经理看了看身份证,那经理就很快安排出了一间整洁的办公室。

    跟着中年热走进办公室,我都还没有回过神,这中年人突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符纸分别贴在四面墙壁上。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人,不等问出口,他自己反倒是先说了,“这是避免阴灵配心意相通的匿踪符,免得你那女鬼老婆来打扰我们。”

    “你已经见过青岚了吗?”我顿时嘴角一抽,心里对这中年人又多了一丝不靠谱。

    “何止见过?我是久仰大名,刚才差点儿就被废了。”那中年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毫无形象可言。

    “久仰大名?”

    “嗯,”那中年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地府五殿下的义妹嘛,稍稍混过一段时间的都知道九尾青岚的名号,最然不是什么家喻户晓的阴差,却是行里人都知道的有名女阴司。”

    闻言,我有些半信半疑的问道,“额,你真的知道青岚?”

    “知道,至少比你知道的多,”中年人嗤笑一声,抬眼看了我一下,继续说道,“说来这九尾青岚当初也算是道行颇深的狐仙,只是被阎罗王误杀而死,原本该魂飞魄散的,哪知道五殿下觉得内疚就用私权将胡青岚的名字写进了阴差薄,从此这五殿阎罗就多了个名义上的义妹,地府也多了一个行踪极其隐晦的女阴司。”

    “听上去……怎么这么像是在扯淡?”我促狭的看着中年人,真心觉得这故事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便猴急的问道,“那亡灵眼呢?这亡灵眼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觉的像是扯淡,”那中年人嘿嘿一笑,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折叠很是整齐的白纸,用双手在桌子上铺开展好,继续说道,“为了让你明白这亡灵眼的作用以及影响,我可是通宵做了功课的。”

    闻言,我好奇的探过头去看了看,却见那张被完全展开的白纸上用黑色的碳素笔描画着一些很是抽象的东西,根本就看不懂,再次觉得这中年人是在扯淡,估计有八成是在忽悠我。

    似乎是见我满脸质疑的表情,这中年人嘿嘿一笑,说道,“陈明轩,我可是来帮你的,不管你信不信,这亡灵眼将会是你命中的灾祸和生机。”

    “你为什么帮我?我又不认识你!”悻悻的嘀咕着,我抬眼瞄了那中年人一眼。

    “不为什么,就为了亡灵眼。”那中年人微微一笑,炯炯有神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两个弯弯的细缝,看上去倒是颇像那种到处骗钱的老神棍。

    “为了亡灵眼?”微微蹙眉,心里多出了一丝不安,我直接警惕的开口问道,“你想要?”

    “额,哈哈……”那中年人微微一愣,随即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摇着头指向了我,说道,“陈明轩呐陈明轩,我他娘的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过你这么呆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弟?”

    “啊?”我顿时嘴角一抽,心说,大叔你谁啊?上来就让我拜师,第一次见面,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好么?

    “我用完整的斩鬼术与天罡真气来做收徒礼物,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中年人很是爽朗的笑了笑,随即又指了一下那张图纸,补充了一句,“还有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