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拜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8本章字数:3005字

    妈蛋,这尼玛算是贿赂收买吗?

    完整版的斩鬼术啊!

    不会被随便震碎的天罡真气!

    还有亡灵眼的来历!

    这老头子尼玛是下了猛药啊!看来是有备而来了,我瞄了一眼异常抽象的图纸,各种蛋疼,依旧有些犹豫不决。

    “我是不会害你的,做我的徒弟,好处多多的,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为什么不试试呢?”中年人微微后仰伸了个懒腰,搭着哈欠说完,目光深邃的看向了我。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安的嘀咕着,我却抓不住重点。

    “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你拜师,我授艺,这应该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吧!”那人慢条斯理的说着,双手一摊,“我又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不愿意做的事。”

    额,不就是一个师徒名分么?一声师父,换来这么多,应该不会吃亏吧?

    思索了片刻,无奈诱惑实在是太大,我还是被这老小子给忽悠了,直接不甘愿的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师父。”

    “哎?这就完了?”那人一脸惊诧的看着我,不满的嘀咕道,“宗派拜师是要行拜师礼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你总不能让我连这待遇都免了吧?”

    “拜,拜师礼?”我顿时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想当初啊,我师兄收徒弟的时候啊,那场面啊,十多个弟子跪地叩拜啊,那时候的尹杰还只不过是个小娃子啊……”老小子嘀嘀咕咕的说着,满脸的悲愤,时不时的还瞄我一眼。

    这尼玛不就是让我磕头的意思么?但是关尹杰什么事?嘴角不自然的一抽,莫名的总觉得这师父会是个坑货……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你妈为什么我不管是脚下还是膝下,怎么都是坑?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异常苦逼的跪到老小子面前,磕了三个头,我这刚要起来,却被老小子一把按住了肩膀。

    “乖徒儿,我都一把年纪了,闭眼前还能收到唯一的徒弟,很好,”老小子说着话,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悲伤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然后用另一只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包,递给我,继续说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管你这小子以后是不是孝顺为师,这红包还是要给的。”

    额?果然是有备而来!不过有钱谁不拿?我抬手就要把那红包接过来,老小子却是又把手抽了回去,继续说道,“乖徒儿啊,不是我说你啊,你那个女鬼老婆太彪悍啊!这红包可没有她的份,阴灵配换不掉的话,以后就多找几个小妾吧!额,现在叫小三。”

    妈蛋,这老小子怎么话这么多?嘴角不自然的一抽,我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把手往前探了探,想要把那个看似很厚的红包拿过来,但是那老小子有躲了躲,补充道,“这可是我的攒了好几年的,你不要全祸祸了,省着点!”

    “你到底给不给?”瞬间一瞪眼,我直接站了起来。

    “你这娃娃,一看就不孝顺!”老小子沙哑着嗓子嚷了一句,直接把红包扔到了我的手里。

    一把接住红包,我厚脸皮的笑了笑,一边拆红包,一边问道,“师父,你有没有二女之类的?”

    “胡说,道人怎么可以有儿女?”老小子立刻摆出了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额,我就是问问,”愣了一下,我一边寻思着这红包怎么这么难拆,一边顺嘴说道,“反正师父你也没有后人,有好东西当然要留给我这唯一一个做……徒弟,的!”

    我原本大好的心情,却在撕开红包的一瞬间,彻底破灭,这红包里除了一沓有些褶皱的黄表纸,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嘛!

    “这可是好东西呐,千万要省着点儿用,已经是用一张少一张的限量版了!”也不在意我有些发绿的脸,老小子嘀嘀咕咕的说着,依旧是一脸的肉疼。

    “这是在耍我吗?”强压心中的怒气,我很是缓和的说道,“师父,这东西好像是给死人用的纸钱吧?”

    “放屁!”老小子一脸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小崽子,真是没眼光,像我这样有身份的人,收徒送纸钱?你看哪家的纸钱长这样?”

    “额……”又看了看手中的黄表纸,我顿感蛋疼,尴尬的问了一句,“那这是……”

    “这可是无字天文符,早就已经绝版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他娘可别瞎祸祸,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以用啊!”老小子目光深邃的瞪着我,但是那表情看上去怎么有点儿危言耸听?

    像点钞票一样点了一下手中的黄表纸,有二十八张呢,不过这玩意儿看上去就是几张破纸片儿,甚至还不如尹杰送给我的鬼链符,至少那鬼链符上还有那么一点儿古怪的符文,就算是外行人看着也知道那是一张符,但是这无字天文符,在不知情的人眼里估计会被当做垃圾丢掉吧?

    “咳,”干咳一声,我毫不客气的将符纸装进了自己腰间的皮夹里,问道“这玩意儿怎么用?”

    “额,用天罡真气刺穿就可以了,”老小子眼巴巴的盯着我腰间的皮夹,继续嘱咐道,“小子,这东西的威力很大,比你的命还重要,千万不要瞎用。”

    我勒个擦!比我的命还重要?有救命的东西,不让用,那你把这玩意儿给我到底是干嘛的?

    很是鄙夷的看了老小子一眼,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那个斩鬼术呢?还有天罡真气,什么时候教我?”

    “额……这个,”那老小子突然一愣,继而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急不得,得慢慢来。”

    “那这个总可以说了吧?”我抬眼看了一下铺在桌上的图纸。

    “亡灵眼?”老小子突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说起这亡灵眼,你的女鬼老婆应该什么都没有和你说吧?”

    “额,没有!”我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儿,心说,要是青岚说了,我还用跑来这里问你么?

    “现在这亡灵眼的作用,你知道了多少?”老小子微眯双目,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了神秘,额,还有一丝猥琐。

    苦逼的想了想,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可以看到鬼魂,窥探智慧生物尸体的记忆,额,还有……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着很好的恢复力,不知道是不是这亡灵眼……”

    “哦?”老小子有些意外的看着我,微微打量片刻,这才问道,“此话怎讲?”

    “我朋友李锐尸鬼咬了,然后已经开始了尸化,虽然尹杰用符文镇压下了尸毒的戾气,但是李锐还是逐渐的在向尸鬼的方向尸化,”微蹙双眉,我继续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我也被咬了,但是身体却并没有发生尸化,还有我十多天之前受了好多刀伤,甚至都没有上药,只是消了一下毒,现在却已经基本愈合了。”

    老小子却好像并不怎么在意,摇了摇头说道,“尸毒什么的应该是亡灵眼免疫的吧?至于伤口愈合的快,尹杰那小子给你喝养元汤了吧?”

    “养,养元汤?”我顿时一愣,心说,我尼玛喝过那玩意儿么?

    “是提高肌体密度的好东西啊,不过那药不是什么人都承受的了得,普通人喝了估计会胃穿透吧!尹杰应该是在药里掺了他自己的血,喝养元汤长大的他可是个不错的药引子。”

    “胃穿透?里面还有尹杰的血?”我顿时一阵脑袋发懵,想起那次被陈小洁父亲的鬼魂攻击之后,尹杰给我喝的苦药汤子,瞬间有些脑抽,心说,尹杰这孙子都尼玛给我吃了什么啊?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这不是没事么?活蹦乱跳的!”老小子促狭的看着我,随即继续说道,“有亡灵眼这样危险的东西,没有养元汤的话,你这样的体质估计只能一直住在医院里吧?”

    “额……”瞬间语塞,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这才很是狗腿的说道,“这根本就是仙丹嘛,确实很管用。”

    “行了行了,言归正传,”老小子悻悻的看了看桌上的那张图纸,这才继续说道,“亡灵眼是地府五殿下的感知眼,算是天眼里的祖宗了,而且这五殿下阎罗天子,是承天命的阴府总掌司,却因为屡放冤魂还阳,而被调离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的掌司之位,被贬去司掌大叫唤地狱,十六诛心小狱。”

    “那亡灵眼呢?这和亡灵眼有什么关系吗?”我顿时有些头大,老小子说的这些我从尹杰留下的资料里都看到了,只是尹杰并不确定这传说的真假,如今听这老小子说来,却十有八九是真的。

    老小子微微挑眉,故作高深的说道,“关键就在于这亡灵眼,地府的总掌司一职,是有管理人间夭寿生死的权利,但是死则死矣,有些亡灵的尸体早已毁坏,想要还阳岂会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