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硬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8本章字数:2532字

    没有重物落地的闷响,也不用亡灵眼去看,我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仅仅一瞬间,那个小巧的黑影从走廊的顶部落到地面,然后迅速弹起,我回头去看的功夫已经扑向了我的面门。

    鬼婴?它怎么会在这里?

    瞬间心中一抖,我微微侧身,那鬼婴直接与我擦面而过,姿势诡异的腾空扑到了担架车的女尸上,来不急多想,我立刻招呼了李锐一声,“快闪开!这玩意儿的攻击太敏捷!”

    “这是?”李锐似乎也是吓了一跳,立刻闪身躲到了一旁,背靠墙壁看着这鬼婴说道,“它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鬼婴趴在女尸上,动了动,却没有再次朝我扑过来,而是抬起爪子将那尖利的黑爪直接穿透尸体上的白布,狠狠的刺进了女尸的腹部。

    “卧槽!它要吃了这女尸!”顿时心中一惊,我倒是不心疼这女尸,问题是林凡的命在这女尸上拴着呢!再过几个小时,女尸送不到,林凡就要归天了。

    就这眨眼的瞬间,鬼婴那尖利的黑爪已经猛然一抬,从那女尸的腹部扯下了一块皮肉,连带着一同扯下了的白布塞到了嘴里,随即快速的咀嚼着。

    我和李锐对视了一眼,记得柳焉曾经说过这鬼婴是人鬼皆吃的,难怪会躲到医院这中地方来,现在倒好冤家路窄,偏偏又被我们给碰上了,不过狭路相逢勇者胜,在它把那具女尸彻底毁坏之前,斩了这小崽子就是了。

    “双指化剑,斩于无形,斩鬼术!”迅速将左手双指横在身前,我用亡灵眼看了看四周,果然,有这鬼婴在的这段走廊里没有什么鬼魂,难怪那停尸房阴气森寒,我们却没有遭到攻击,原来是因为这小鬼崽子么?

    李锐双目紧盯着那鬼婴,微微俯身下蹲,同时做出了攻击的姿势,看那意思是想要试试这鬼婴的身手。

    鬼婴依旧快速的咀嚼着嘴里的皮肉,仿佛许久没有吃东西一般,似乎根本就没有了攻击我们的心思。

    趁机快步靠近,仗剑朝那鬼婴细小的脖子砍了过去,眼看着这东西疏于防范即将大功告成,却还是小看了这鬼婴的反应速度。

    姿态诡异的前趴,暗灰色的鬼婴就像是一只潜行的老猫一般,快速的爬动了几下,然后一翻身,瞬间弹起,调转身体跳到了女尸的脑袋上。

    用那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鬼婴猛然张开嘴,那沾染血肉的利齿瞬间暴露无遗,刺耳尖利的啼鸣声,仿佛直接穿透了我的耳膜,震得我顿时一阵头痛。

    就在这一瞬间,鬼婴刚刚落到女尸脑袋上凄厉尖叫的时候,李锐一步过去直接抓住了鬼婴的脖子,将这个小鬼崽子从尸体上提了起来。

    仿佛每处关节都可以随意弯折一般,鬼婴疯狂的抓挠着李锐的手臂,大张的血嘴之中不停地传出刺耳的叫嚣。

    我正想上去给这小鬼崽子补一刀的,但是不等我挪动脚步,李锐已经抬起另一只手,抓住鬼婴的脑袋用力一扯,顿时清脆的颈骨断裂声,很明显那鬼婴的脖子被拉断了。

    我有些惊诧的看着李锐,这个平日里看上去温和好相处的人却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继续随意的残害着鬼婴的四肢,每一次不费吹灰之力的掰断都是在远离关节的地方,待确定那鬼婴已经彻底的动不了之后,李锐这才随手将这小巧的暗灰色鬼婴丢到了地上。

    “快走吧,刚才的声音会惊动附近的值班医生,被看到就不好了。”李锐看都没有看那鬼婴的尸体一眼,而是开始推着担架车,继续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我稍稍愣了一下,看着李锐不断淌血的右臂,微微皱了皱眉,他仿佛感觉不到疼一般,刚才抓住那鬼婴时的动作奇快无比,这样灵敏的攻击速度,就算是被尹杰训练过的我也依旧做不来。

    看着李锐快步越走越远,我急忙跟了上去,心中不禁疑惑着,他是否已经真的完全尸化了?但是用亡灵眼看过去的话,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看到和当初那女尸鬼一样的浓郁黑气,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类。

    还没有走出多远,前面的走廊的拐角急匆匆的走过来了两个医生,似乎是这附近负责值班的,这两人手里都拿着棍子,看样子是被刚才那小鬼崽子的叫嚣声吸引来的。

    “你们是干嘛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医生原本还是一脸胆怯的样子,但是看清我和李锐之后,就瞬间板起了脸,说道,“你们两个不是这里的护工吧?怎么没见过?”

    看着二人提着棍子走过来,我下意识的紧了紧拳头,寻思着这俩货要是敢阻拦,那只有硬闯了,都已经快到门口了,没理由在这里放弃。

    李锐却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被丢在走廊里的那个鬼婴,说道,“我们是新来的,刚才有东西袭击我们,已经打死了。”

    那两个医生半信半疑的看了看李锐,又看了看我,然后那个大高个走到担架旁掀开了担架上盖着尸体头部的白布,瞬间皱眉,看着李锐问道,“你们要带这尸体去哪里?”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大高个提着棍子的手,发现那只手已经用力到青筋突爆,顿时我身上的汗都出来了,心说,这尼玛是医生啊?还是黑社会啊?

    李锐不慌不忙的指了一下那具尸体腹部的伤口,说道,“这里刚才被那东西咬坏了,总是需要处理一下的,至少伪装成车祸伤,否则万一有家人来领尸就麻烦了。”

    那个大高个医生闻言看了看那女尸的伤口,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对李锐所说的这种处理方式很满意。

    微微一笑,李锐继续推着担架车朝走廊的尽头走去,与那两个医生擦肩而过,我下意识的跟在李锐身后,加快了离开的步子,转过拐角就是大门了,只要出了这里,穿过院子,又是在市中心,这个时间段打车应该还不难。

    转过了拐角,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不管怎么说,对鬼还算下的去手,但是对这种彼此不相干的活人,万一闹出什么人命就不好了。

    李锐的步子却是越走越快,丝毫都没有放松的样子,我紧跟在他的身后,就在快接近大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那个大高个医生的叫喊,“你们两个小子!给我站住!”

    露馅儿了?我顿时一愣,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那两个医生提着棍子追了过来,李锐却是头都没有回一下,拔腿就跑。

    我瞬间一愣,眼看着那两个医生就到近前了,便下意识的把手放到了腰间装着符纸的皮夹上,考虑着是不是该阻拦一下,却听已经出了门口的李锐,吼了一声,“还不快走?”

    走?回过神,我也懒得再管那两个医生,立刻蹿出门口和李锐一起推着担架车朝市医院的大门口方向冲了过去。

    时间并不是很晚,医院的院子里进进出出的还有不少人,尤其是门口的看门大叔,似乎一眼就逮住了推着担架车到处乱窜的我和李锐,然后很是尽职尽责的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我擦!这是要玩儿瓮中捉鳖么?

    苦逼的想着,我看了李锐一眼,却见这小子似乎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依旧玩儿了命的推着担架车朝大门冲了过去,仿佛只要用力冲就可以冲出去一般,但是,那可是铁栏大门啊!就这破担架车,撞烂了估计也撞不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