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迫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9本章字数:3535字

    就在快撞上大门的时候,李锐却突然松了手,但是我尼玛还苦逼的拽着担架车啊,这巨大的前冲惯力,和失去平衡的重力,瞬间就让那担架车横滑,连带着我,一起撞到了大门上,看门的大叔早就已经拿着电棍等在门口了,看我们两个冲了过来,自然是就快步走了过来。

    我勒个去!李锐你大爷啊!撞死老子了!

    我在心里暗暗的骂了句,活动了一下被撞的发麻的肩膀,警惕的回身看向了那个正在快步走过来的大叔,这种时候只有拼了,不然若是被抓住,不止林凡没救了,我们两个估计也得进局子了。

    那大叔晃了晃手里的电棍,原本还一脸的嚣张,但是却在距离我不到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瞪大双眼,惊诧的看着我的身后。

    几乎是与此同时,我听到了铁门的颤动声和金属被折断的脆响。

    横挪几步,远离了这拿着电棍的大叔,我这才回头去看,却见李锐正在一下一下的将铁栏门上的铁栏折下来,这下不止那看门的大叔傻眼了,就连我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尸鬼的特长就是力气奇大无比,李锐是真的已经完全尸化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眨眼的瞬间,李锐已经从铁栏门上扯下了数根铁棍,随手扔到一旁,然后扛起了担架车上的女尸,直接从大门的破洞冲了出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发呆的大叔,便也立刻跟在李锐身后冲出了医院的大门,这医院的大门算是报废了,若是那种上锁的还好,估计李锐直接扯断铁链就行了。

    出了医院,直接冲到路边,刚好有个出租车的客人在下车,李锐一把就将那人拖了出来,然后将女尸塞了进去,随即冲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到了女尸的旁边,而他自己则是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出租车的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正一脸惊诧的回头看被李锐扔进来的女尸,见李锐上了车,这才反应过来,问道,“哎?你,你们干什么?这女人是死人吧?快弄下去!我不死人的……”

    “不拉也得拉!快开车!”李锐侧头看了一眼已经追到近前的两个医生和看门大叔,一把捏住了那小伙子的手臂,力道之大,瞬间就让那小伙子咧了嘴。

    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么苦逼,司机小伙子最后瞥了一眼那女尸,只得悻悻的启动了车子……

    飞速离开医院,我右手的亡灵眼陷入了沉睡,侧头看了看那具已经残破的女尸,我开始担心,那女鬼是否会对这具尸体满意了。

    到达那个正在翻修中的公园时,出租车司机吓得连钱都没顾得上要,确定我们将女尸抬下了车,就立刻见鬼一样启动车子逃走了。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我冲李锐点了点头,示意他还来得及。

    李锐直接将那女尸横抱起来,就和我一起进了公园。

    对此,我只想说,打眼了,李锐这瘦瘦的身材,抱着这么个女尸,还尼玛是公主抱,这是要闹哪样?

    公园虽然还有一些收尾的工作,没有完工,但是路灯什么的倒是已经启用了,走进公园里,虽然已经是到了半夜,不过并不是很黑。

    急匆匆的赶到和那女鬼约好的地方,我右手心一阵微微的灼热感,亡灵眼已经重新出现,只是环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女鬼,就连林凡也不见了。

    李锐看了我一眼,微微摇头,说道,“她需要你帮她借尸还魂,不会对林凡怎样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那么个大活人能被弄哪儿去了呢?

    我这还有些纠结的放不开,那女鬼的声音却从一座很大的假山里传了出来,“我要的新鲜尸体带来了?”

    闻声,我立刻用亡灵眼看了过去,这座假山的中心掏空,形成了一种天然洞穴的模样,此时那白衣女鬼正推推搡搡的将林凡从洞穴里推出来。

    第二视野之中,林凡的身上依旧缠绕着一层白绸,甚至连嘴都被堵住了,看来这女鬼是受不了这小子脏话满天飞的作死样儿,所以采用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啊!

    那女鬼走出洞穴,脸依旧被长长的头发遮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她正在看被李锐抱在怀里的女尸。

    “你要的新鲜尸体已经带来了,接下来怎么做?”李锐将女尸放到了地上,然后掀开包裹着女尸的染血白布,继续说道,“这尸体才死不久,没有病,就是被车撞死,难免有点伤,你看看能不能接受?”

    女鬼往前走了几步,在看清那女尸的脸时,我的第二视野中,那女鬼的身影很是明显的僵了一下,看来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果然,毁容不管是对女人还是对女鬼来说都是硬伤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那女鬼对尸体的不满意,李锐立刻干咳了一声,说道,“时间太紧,实在是没有合适的,若是实在不行,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你就把林凡捏死吧!反正我们也不熟,还没到了为他去杀人的地步……”

    女鬼没有出声,也没有了动静,就这么呆呆的站着,似乎是在考虑李锐的话。

    “那个……这玩意儿真的能还阳?”我半信半疑的看了看那具女尸,说实话,我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不靠谱,这鬼就在眼前,也别说什么不信鬼神的屁话,主要是因为尸体啊!又是被车撞,又是被鬼婴撕的,这具尸体真的还能变回活人?

    我反倒是觉得和病死的尸体想比,这个的毁坏程度似乎更加高吧?

    “只要有接阴人帮忙,一定可以还阳,无论如何都要试试!”那白衣女鬼的声音显得飘渺而带着丝丝的沙哑。

    我苦逼的看了看李锐,又看了看林凡,这才对那女鬼说道,“可是,我不是接阴人啊,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还阳……”

    “哼!”那女鬼冷哼一声,发出了一丝森冷的笑意,这才继续说道,“我游荡了数百年,甚至千年,接阴人是干什么的,我会不知道?”

    女鬼说着,一把拽紧了手中的白绸,看那意思,我要是再说弄不活,她就要把林凡弄死了……

    “那你说,你想让我们怎么做?”李锐见那女鬼不肯放手,便直接的说道,“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接阴人,既然你知道,那你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还装?”女鬼的身体微微一震,随即右手一甩,一条雪白的绸子直接卷着劲风袭向了李锐的脖子。

    我心中一惊,立刻唤出斩鬼剑,却是晚了一步,那白绸已经被李锐一把抓在了手里,见李锐没什么事,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用亡灵眼看向那女鬼,有些不满的说道,“能帮的我们已经尽力帮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若不是看在林凡还在这女鬼手里的份上,我早就一剑斩过去了。

    “你帮我复活。”女鬼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执着,别说我若是拒绝了,现在就连李锐辩解了几句,都会把她惹毛。

    “我是真不知道办法,”一剑挑断了李锐和女鬼之间的白绸,我上前一步挡在了李锐和女尸的前面,对那女鬼说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试试,但是我可无法保证会成功。”

    那女鬼闻言,将步子往林凡的身边挪了挪,说道,“你是在耍我么?”

    女鬼的声音颇显狠戾,我心道不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女鬼俨然已经手中用力,那根缠在林凡脖子上的白绸瞬间收紧。

    妈蛋!原本想要好好说的,怎么发展成了这样?

    见这女鬼是真动手了,我也不再顾及在,在尼玛犹豫一下,这林凡可就没命了,脚下用力一踏,同时从皮夹里抽出了两张符纸,我瞄了一眼,然后将符纸抛到了空中,“鬼链,宋大大!血链,柳焉!”

    顿时白光万丈,爆闪于浮空之中,就在这一刻,我手中的斩鬼剑也已经刺到了那女鬼的面门前。

    女鬼似乎是被这两张符纸吸引了注意力,对我的攻击并没有一丝的防御力,诡异的是,我的斩鬼剑就这样穿透了女鬼的头颅,然后女鬼无声的消失了,下一秒却又出现在了林凡的另一边身侧。

    真如李锐所说是‘没有刺中要害’?还是这女鬼根本就不怕斩鬼剑?一阵无力的挫败感,顿时袭遍了我的全身。

    林凡双眼圆睁,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我立刻朝身后挥了一下手,说道,“你们两个,上!”

    心里紧张这女鬼的动作,我一直没敢让自己的第二视野离开这女鬼,所以看都没有看一眼,就直接命令一声,再次仗剑斩了过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宋大大和柳焉也快速的出现在了女鬼的身边,这种鬼和鬼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差不了多少吧?不是我弱你强,就是你强我弱,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关系,彼此出手自然是异常的狠辣。

    与上次不同,这次女鬼躲开了我的攻击,微微侧身,被迫松开了手中的白绸,我顺势一挑,用斩鬼剑将白绸挑到了自己这边,见林凡逃过一劫,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一把拽下林凡口中的白绸,用斩鬼剑‘唰唰’两挑,直接将那些白绸挑断了数快。

    “我擦!这尼玛倒是怎么回事?”林凡迅速抬起手捂着自己刚才被勒的脖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个没完。

    此时那女鬼已经被柳焉和宋大大左右围攻,看那女鬼有些应付不及的样子,我倒是乐得清闲,照这样发展下去,这女鬼被宋大大和柳焉拿下也是迟早的事了。

    什么百年甚至千年的幽魂?二对一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的这么挫?幸灾乐祸的想着,我看了一眼那具被丢在地上的女尸,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早知道最后还是得硬拼,就不费劲搞这具女尸了……”

    我这话音还未落,那不断抵挡着宋大大和柳焉攻击的白衣女鬼突然仰天惨唳一声,顿时黑发飞扬,一股强烈的阴气从女鬼的身上散发出来,随即是数个与白衣女鬼一模一样的鬼魂出现。

    分身?我顿时一惊,这一眼看过去,算上女鬼的本体,竟然有九个之多!看来真的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心中猛然一沉,我脚下用力一踏,立刻仗剑朝那女鬼的本体刺了过去,李锐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窜进了这九个鬼影之中,只有林凡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和李锐,我猜这个时候,在看不到鬼魂的林凡眼里,我们两个这副样子,估计和抽风的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