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玩火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9本章字数:2555字

    我顿时一愣,刚才完全没有注意这附近有人,看来这几个人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而且看这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应经在这里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看你这打扮不是霞飞路的拆迁工人吧?”我后退一步,警惕的将手放在了腰间的皮夹上,环视四周,大概有十多个人,这是小题大做么?对付我这样的‘小娃娃’用这么多人?

    “废话少说,爷爷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儿!”那黝黑大汉猛地一步上前,一把抓向了我的衣领,因为早有防备,我自然是很轻易的就躲开了。

    同时抽出了腰间皮夹里的符纸,随手抛到空中,召唤出了柳焉,闪身站到柳焉的身后,我这才背靠背的说道,“把这些人全部处理掉,留口气儿就行。”

    柳焉也没有回声,就直接动手了,我自然也是不会手下留情,这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儿,一个个流氓地痞似的,打残也就打残了,省得以后再去祸害别人。

    我不会什么防身术,也没有李锐那样的变态力气,更加没有袁去那般的超强体术,我会的只有斩鬼术,一种挥舞着手指去砍鬼的二逼技巧,但是当对面的黝黑大汉攻击过来的时候,我却发现反击似乎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将双指变成了拳头。

    条件反射的一拳打在黝黑大汉的腹部,不等他反应过来,抬起一脚,很是愤恨的将这名高我一个头的大汉踹了出去,随即我立刻站定身体,不安的看向霞飞路的方向,却见那辆摩托车的车灯还亮着,果然是停在了那个小院外。

    环视一眼四周,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被柳焉放倒,一个个呲牙咧嘴的躺在地上哀呼着,第二视野中,我看到柳焉脸上的表情很是轻松,不过,也难怪,毕竟是连暴走之后的阿梦都没辙的女鬼呢!防御力超强,对付几个流氓小混混还不是拈手即来?

    冲柳焉摆了一下手,示意这里交给她了,我直接往霞飞路的路口跑了过去。

    此时在那片黑暗的废墟里,只有那盏摩托车的车灯亮着,我有些看不清小院那里的情况,但是一种不好的预感已经油然而生。

    气喘吁吁的跑过去,伴随着对小院的逐渐接近,原本刚刚陷入沉睡的亡灵眼再次觉醒,我下意识的稍稍安心,这至少说明宋大大或者痨病鬼还在,应该还没有被处理……掉……

    快速的飞奔,逐渐接近小院,用亡灵眼探视前方,我顿时放缓了冲过去的速度,在我的第二视野中,小院的铁栏门外正在发生着诡异的一幕。

    我没有看到那两个骑摩托的人,在小院的门外只剩下了那辆摩托车,而在我的第二视野中,也并没有宋大大的身影,只有痨病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定在了小院外的门框上,正一脸铁青的看着我,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回过神,我顿时心中一紧,立刻跑过去看了看,痨病鬼的前胸被一把古怪的小巧利刃所贯穿,就这样死死的定在了铁栏门的门框上。

    这利刃无柄无鞘,薄如蝉翼,形态细长,色呈火红,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飞出的火焰,瞬间贯穿凝结在了痨病鬼和门框之间。

    皱眉快步走过去,我抬手试图往那古怪小巧的利刃前靠了靠,发现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小心翼翼的捏住那薄如蝉翼的武器,手臂用力,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东西从痨病鬼的胸前抽了出来。

    “哏!”瞬间痨病鬼闷哼一声,无力的滑坐到了地上,看样子刚才被这东西折腾的不轻。

    几乎是与此同时,不等我回过神,手中的火红色古怪利刃突然化作一团烈焰燃烧了起来,我吓得顿时就是手中一抖,将这火焰抖落到了地上,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还好没有烧伤。

    “快,快……”痨病鬼有气无力的看着我,指了指小院的里面。

    我快速的出手,一把捏住痨病鬼的鬼链符,轻喝一个‘收’字,将魂体受伤的痨病鬼收回了鬼链符之中。

    看来这两个人不简单,是收鬼的行家?这二人抓住了痨病鬼却没有将他魂飞魄散,而是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定在门口,是为了给我一个下马威么?

    眉头紧锁,我急匆匆的冲进了院子,院子里黑漆漆的,反倒是这瞬间,屋子里亮起了一点昏黄的灯光。

    瞬间停住脚步,我警惕的看着进屋的门口。

    却听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从那屋子里传了出来,“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僵,既然都是行家,不妨进来一谈。”

    “谈?”我冷笑一声,这才问道,“我朋友呢?林凡和宋大大,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

    我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身影已经推开门,看了看我,问道,“怎么?不敢进来么?”

    “不敢?”我一脸可笑的看着这小子,直接大踏步的走了过去,与他擦肩而过,进了屋。

    外屋依旧有些黑,我直接挑开里屋的门帘,然后看到了一团火焰,是的,一团火红色的火焰悬在浮空之中,映照着整个房间的光明,而林凡就昏睡在土炕上,似乎是被打晕了。

    微微一怔,一个女声从门侧响起,“是你?后辈小色狼。”

    “嗯?”我一脸诧异的侧头向右侧看过去,却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靓丽女人,这女人五官精致的出奇,水灵灵的大眼瞬间让我心中一震,下意识的躲开了一步,问道,“你是?”

    那女人微微挑眉,见我不记得她,她也不在意,而是抬起右手朝房间里的那团火苗招了招手,瞬间那火苗就闪现到了女人的面前。

    我立刻警惕的将手放到了腰间的皮夹上,虽然防御力最强的柳焉不在,但是还有阿梦,尽管让这丫头暴走有些为难,关键时刻却也不是不可以一试……

    那女人却是并没有做出什么有敌意的举动,而是微微扯动嘴角笑了起来,说道,“今天白天才见过,不记得了?后辈。”

    瞬间,我就回想起了那个让我管好自己眼睛的丰盈身影,那女人当时似乎也是叫我‘后辈’来着……

    这是在中心医院外见到的那个女人?

    那团浮在虚空中的火苗环绕着这女人缓慢的旋转着,偶尔被女人抓在手里揉捏几下,看的我顿时一阵嘴角抽搐。

    这个……不会烫吗?

    似乎是见我傻愣愣的不说话,那女人嫣然一笑,这才继续说道,“忘了也没有关系,我是妮扎,这位是我师弟,白羽。”

    名为妮扎的女人看了一眼那个身穿白色T恤的人,我这才注意到,这人的年纪似乎并不大,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们是这块地皮的老总花重金雇来的驱鬼人,傍晚这里的工人说发生了诡异的事,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那女人自顾自的说着,抬手指了一下房间的角落,说道,“这个鬼和那个被我定住的鬼,都是你养的?”

    我微微张开手心,用亡灵眼看了一下,只见第二视野之中,宋大大正站在角落里一脸痛恨的看着妮扎,那只握着棒球棍的手早已是青筋突爆,似乎是有些生气呢。

    见宋大大没事,我总算是稍稍安了点心,这才点点头,看向妮扎,嘲讽的问道,“这么说来,你们是给那群恶霸出气的?”

    “没有什么出气不出气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都是行里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不等妮扎回话,那个名叫白羽的小子一脸挑衅的看着我,说道,“没听说这一带有什么辈出的新人,你是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