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开启附属亡灵眼 李枭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9本章字数:2558字

    “他……怎么了啊?”李文渊一脸惊诧的看着林凡,似乎很是好奇的样子。

    林凡已经失去了知觉,我又是掐人中,又是扇耳光的,倒腾了半天,却不见什么效果,这是出现排斥了么?还是副作用?失去了预知梦不说,居然还会有副作用?

    这尼玛简直是得不偿失啊!

    火锅店的老板似乎也是吓坏了,见林凡一直不醒,非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我这是好说歹说的劝了半天,说林凡这是老毛病了,叫了救护车也没用,顶多也就是换个地方继续晕着,那老大爷这才勉强放弃了呼叫救护车的想法。

    饭还没有吃,我索性将林凡扶到了包间,把几个凳子排好,一边祈祷着这小子可千万别咽气儿,一边将林凡扶了上去。

    吃货鬼李文渊一直呆呆的跟着我,似乎很是好奇林凡的眼睛。

    见我将林凡安排好,李文渊的鬼魂这才凑到林凡的面前看了看,无奈林凡此时闭着眼,只得看着我说道,“眼眼,这个人的眼睛和你的眼睛是一样的啊?”

    我顿时嘴角一抽,用右手的亡灵眼看过去,这小子完全是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怪不得死这么早,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嘛……

    见我不说话,李文渊挠了挠头,转身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间,我顿感松了一口气,坐到凳子上,看着店老板刚刚安排好的火锅,瞬间就觉得肚子仿佛已经被抽空了一般,心说,先不管这么多了,填饱肚子再说!

    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就在我噎得要死却还没有吃饱的时候,李枭羽一脸不耐烦的推门走了进来,猛吸了一口烟,一脚踩到凳子上,霸气四射的看着我,问道,“三只眼,你这眼睛到底是干嘛的?李文渊那白痴想要,你给不给?”

    “噗……咳咳!”瞬间,我将满嘴的菜喷了一桌子,猛咳了起来。

    李枭羽一脸嫌弃的皱了皱眉,将烟头在桌子上捻灭,继续说道,“看在你上次在商场帮我看住了李文渊的份上,我没有擅自把那只眼睛挖走,现在只是来通知你一声而已,给不给都得挖!”

    妈蛋!这可是法治社会,你要不要这么暴力?

    我好不容易缓过了一口气,抬头仰视着李枭羽,急忙说道,“不用挖,我给你。”

    “给我?”李枭羽剑眉一挑,很是鄙夷的看着我,问道,“怎么给?”

    “就直接给啊!你敢要就行!”我摊开右手心给他看了看。

    李枭羽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你别跟我耍花招,不然让你肝肠寸断!”

    顿时嘴角一抽,我随手指了一下昏迷的林凡,很是坦然的说道,“我把亡灵眼给他了,这不是出现副作用了么?你若是不怕,我给你一个也不是不可以啊!”

    “这亡灵眼是干什么的?”李枭羽看了林凡一眼,双眉紧蹙,似乎有些犹豫了。

    “这是从地府偷出来的,给了你,你可是会被地府通缉的。”我如实相告,却引来了李枭羽一阵轻蔑的狂笑。

    莫名其妙的看了李枭羽一眼,我心说,这人难道有病?那可是地府啊!他这幅桀骜不驯的样子闹哪样?

    “什么狗屁地府?他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他呢!”李枭羽一把抓住我的右手腕,说道,“这眼睛我要了。”

    “啊?等,等一下!”这货捏的我手腕生疼,感觉快要断掉的样子,说实在的,我和这货也不熟,更加没有什么交情,这亡灵眼若是真的有什么通天本事,我是不会随便给他的,只是看现在这幅得不偿失的样子,开启一个附属亡灵眼可以免去一个大麻烦,我觉得很上算!

    就是不知道这货得到附属亡灵眼后,这鸡肋的效果会不会让他来找我秋后算账?

    李枭羽并没有听我的松手,而是就这么用力的捏着我的手腕,问道,“你想反悔?”

    “附属亡灵眼没什么用的,你要这个干什么?将来还会被阴差追,我是怕你会后悔,到时候你可别来找我算账!”我嘴角一抽,挣动了一下胳膊。

    “我就是想让阴差追!你少废话!”李枭羽不耐烦的说着,盯着我手心的亡灵眼看了看,问道,“这个应该怎么做?”

    果然是有病么?我无语的看着李枭羽,叹了一口气,不是什么相熟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纠结,微微点头,我这才说道,“眼睛对眼睛就可以,不过,你的特殊能力有可能会消失。”

    “特殊能力?”李枭羽微微一怔,随即微眯双目问道,“什么特殊能力?”

    “就是可以看到鬼魂啊!是天生的阴阳眼吧?消失的可能性很大,不过亡灵眼有可以窥探鬼魂的能力,若是真消失了,也不过是一只换两只吧?应该还可以看到鬼的。”见李枭羽松开了我的手腕,我将手抽回来,苦逼的说着揉了揉手腕。

    “会消失?”半信半疑的斜睨了我一眼,李枭羽拿出一盒烟,点燃,自顾自的抽了起来,似乎有些犹豫了。

    “我也不知道最后会怎样,这不?这林凡是第一个尝试开启附属亡灵眼的人,状况频出,现在又晕过去了,还能不能醒都不知道了。”我看了林凡一眼,示意李枭羽自己看,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开启了附属亡灵眼真的会有阴差来追捕?”李枭羽没有看林凡,而是转移话题问道。

    “这是必然的,亡灵眼的本体在我身上,虽然还没有东窗事发,但是被地府通缉已经是早晚的事了。”我苦逼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若是可以,我倒是真的想把这亡灵眼的本体送人,只是,可惜……这是永远都送不出去的东西。”

    李枭羽去好像没有在听我后面的话,沉默了一会,直接说道,“赌一把,你来试试!”

    真的要试试么?我很是惊诧的看着李枭羽,思索着他刚才那副犹豫的样子,我以为他会放弃的!

    愣了一会,见李枭羽一脸不耐烦的瞪着我,我只好起身,张开右手心,将亡灵眼贴向了李枭羽的右眼。

    第二视野中,李枭羽的右眼正在逐渐的接近放大,和林凡的眼睛不同,这是一颗刚毅到坚韧的眸子,那漆黑入夜的黑瞳仿佛燃烧着无尽的希望和……不耐烦……

    可能是觉得我慢吞吞的太磨叽,李枭羽直接抬手自己把我的右手心按到了他的右眼上。

    瞬间,手心一阵剧烈的灼热感,烦躁的痛处传进心中,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我的脑海中开始闪现一些陌生的画面,这是李枭羽的记忆,从这些记忆的片段中,我看到了李文渊,而这时,我看到李枭羽也是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也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让我有些惊诧的是,这对人鬼兄弟,李文渊居然是哥哥……

    你妹啊!这李枭羽不管怎么看都比那个吃货要成熟稳重啊!一边蛋疼的震惊着,我一边继续窥探着李枭羽的记忆。

    李文渊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死了,那时候的李枭羽还只不过是个刚满十岁的孩子,人嘛,生老病死,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让我不理解的是,李文渊居然是被地府阴差白无常杀死的……

    一个被杀了却并没有被带到地府的鬼魂,李枭羽天生的阴阳眼,看到了一切,看到了白无常,看到了李文渊死的莫名其妙。

    我知道,白无常是地府的索命阴差,负责结束阳寿用尽的生命,然后将鬼魂带到地府。

    但是这李文渊显然是被白无常搞错了,后知后觉的察觉出索错了人命,这小子不但没有上报给地府,还就这样把李文渊的魂魄丢在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