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鬼派传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7本章字数:3038字

    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已经回到了木屋里面,屋里面一盏黄豆般的火苗摇摇晃晃的。

    还没有等我说话,外公伸手啪啪打我的脸。

    我脸上火辣辣叫道:“别打了!水鬼爷爷,我给你当牛做马,你别吃我。”

    外公拍打胸口,说萧棋,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也吓傻了。

    我抱着被子退到床里侧,说我有三个问题要问。

    外公笑道,你问,你问,一百个问题都可以。

    我吃不准眼前到底是谁,警惕地问道:“第一你是我外公吗;第二,为什么电灯不用点了油灯;第三,什么叫‘我以为你也吓傻了’‘也’是个什么意思。“

    外公坐到太师椅子上面:“你看油灯下面的影子,就知道我是不是人了。”

    我扭头一看,油灯下面还真有影子,应该不是水猴子。

    外公接着说道,我时间不多了,既然你没傻,现在就开始拜师,入我鬼派门下。

    我摇摇头表示了不满:“不就是一只水鬼吗,明天中午我就买两个炮竹去轰它。要我拜师没门。”

    外公点了一根烟,一副无所谓地说道:“不拜也可以,你先看看你的右脚再说。”

    我把裤脚拉开,脚踝的位置赫然是一个青黑的手印,黑乎乎直勾人,伸手使劲搓了两下,不像是画上去,看来是真的。

    “外公,外公。连你外孙也不救吗。”我还真是生气了。

    “我从来不强人所难,你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下半辈子能不能走路,我就不知道了。”外公吐了一口烟下来,又咳嗽了两声。

    话说到这个地步,看来只有拜师的份了。

    微弱的火苗摇摇晃晃,我小时候看过《三国》,在五丈原诸葛亮快死之前就点了一盏油灯。

    我不由暗想,难道我是要死了吗?油灯是给我点的吗?又仔细看了一眼外公,见他面色枯黄,气息若有若无……

    我软了下来,外公,你脸色怎么如此枯黄?

    外公苦笑,萧棋,被你看出来,我快要死了。其实我不是不救你,是已经没有力气救你,现在世界上你自己救自己了。

    我跟着笑了两声,说外公您老真幽默,发现外公好像没有开玩笑,我便急了,问外公是不是生病,我带你去看医生。

    外公正色道,你身上种下的阴气,是我一个厉害的对头下的手,和他拼一架当时我就受了很重的伤。只是心愿未了无人传承我的衣钵,强撑了七天,今天晚上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黑狗吞日,那些死于我手伤在我手的亡魂都巴不得我死,今晚断然熬不过去。

    外公接着道,东陵子祖师传到我一脉,眼看要绝了,收一个好徒弟太难,一来,要心性端正;二来,要胆子大……么萧棋啊,原来我是看中了一个徒弟,没想到他吓疯了。

    我随便问了一句:“是不是白水村老枣树的那个长发男子?”

    外公点点头,最后的烟灰全部落在地上,一部分都落在他的裤子上面:“我龙游水一辈子也有些名气,没想到衣钵没有继承。”说到最后,老泪纵横。

    我一时心软,原来今晚外公带我去见鬼,就是试验我的胆量的,吃准了让我接他的衣钵,只得完成他最后的心愿,外公。既然你看上我,我就拜你为师。你就别装要死的样子了。

    听了我的话,外公哇地吐出一口黑血……

    “萧棋。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现在就拜师。”外公强撑身体,坐在太师椅上。

    吩咐我准备香炉,拜师。

    “鬼派十四代弟子龙游水今天收萧棋为第十五代弟子。我们是爷孙关系,不用称呼我师父……”外公说完,开始介绍起鬼派。

    原来祖师爷东陵子,是唐朝末年的人。

    我心中一愣,从唐朝到现在怕是有一千多年,才传了十五代。

    外公见我迷糊,告诉我,说中间断过五百年历史,后来东陵子祖师隔代传业,又接了上来。

    外公说道:“唐朝杨筠松整理天命、寻龙探穴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风水术。东陵子祖师在灵台地理宫里面算是不入流的。整理千百年来,九州流传的各种对付僵尸、鬼怪、妖物啊的偏方。”

    我不太上路地说道:“我们鬼派祖师爷还有这么一段风光历史啊?”

    外公听出我话里面嘲笑的意思,却没生气:“杨筠松最后被卢光稠逼死在江西,就是因为寻找帝王灵穴。反观你祖师爷,逍遥快活,在人间快活终老而死,哪个更聪明!”

    我违心竖起大拇指,肯定祖师爷厉害,传下来的的手段奇奇怪怪的。又是动物的排泄物,又是骂人。祖师爷就传了这两招吗?

    外公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用臭和骂只能算最简单的手段。因为恶鬼都怕脏东西,都怕比他凶的人。更高深的我也来不及教你了。我有三样东西留给你。一本祖师爷留下来的书和一把可以随身携带的玉尺。还有一个铜罐子。铜罐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打开。

    我点头记了下来。

    外公气色越来越差说道,你现在道行很浅,是不能捉鬼的。但是,七天之内若解不开你脚下的手印,你就嗝屁了。记住,我的那个对头太厉害,不要替我报仇……

    好似有牛头马面站在外公身边,哈了一口气一样,把他肩膀上面两盏灯吹灭。

    油灯也跟着熄灭。吹灯拔蜡,外公没有气息,驾鹤仙游了。

    就是这样,我被外公带进了江湖术士之门。从此进入了一个另类的世界。

    我开了电灯,太师椅上的外公已经驾鹤仙去,一双眼睛深深地陷下去,心愿得偿,收了我这么个不太想集成衣钵的徒弟,也算瞑目了。裤子上面沾满了烟灰和黑血。

    我连夜给母亲打了电话,到了天微微亮的时候,母亲和父亲就赶来了。给外公收殓的时候,在他背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手印。

    外公吩咐我不要给他报仇,想必是担心我对付不了他的大对头。

    葬礼上,一个相面的麻若星跑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小畜生,就是你害死了龙游水。你就是他命中的克星。”

    我刚准备骂道:“你妈你是谁啊?给老子滚一边去。”

    麻若星骂完我之后,蹲在外公灵位前,哇哇地大哭起来,弄得我不知所以然。

    麻若星哭了一阵子后,又疯疯癫癫大笑着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母亲伤心欲绝,她五岁的时候,在一个破庙里面被外公抱回来。后来养大了嫁为人妻,外公怕连累母亲,一年都不让母亲来看他一回。

    外公的葬礼办完之后,母亲和父亲回家去,我说还要在白水村呆上两天。我把外公的东西收拾,发现了一本《古今捕鬼大法集成》和一把约莫三十厘米的玉尺,和一个篆刻着龙纹凤章的铜罐子。摇晃了一下,铜罐子里面似乎是一种很奇怪的液体。和三件物件放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清华紫光的优盘和一张中国农业银行的储蓄卡。

    办完了丧事,我天天把《集成》带在身上,每天都在看。

    祖师爷东陵子是掌管天下风水典籍的官员,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方术和怪法。《集成》一书是他阅遍万卷所写成。里面的捕鬼捉妖的方法都是稀奇古怪,我看了之后,忍不住感叹一句:妈的,这也可以抓鬼吗?

    全书一共十卷:《镇尸》《捕鬼》、《杀妖》、《捉怪》、《灭精》、《擒魔》、《诛邪》、《堪舆》、《奇门》、《天极》。浏览到最后三卷,写得的却是“天极道藏,奇门遁甲。学了只会招惹麻烦”。我便没有往后翻看了。

    总而言之,全书古灵精怪,推测祖师爷东陵子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

    扫了一遍之后,我直接就找到水猴子这一块。

    《集成》上面讲,水猴子又称水鬼,水打鬼,河鬼。这种东西异常凶猛,可以把人拖入水中,用淤泥封住人的七窍,令人窒息而死。

    如果不能一次性弄死,他它就会缠着你,每天晚上趴在你的窗户上跟你讲鬼故事,压在你身上,直到把你压死为止。

    要克制这种水鬼,需要收集一些材料:干蜜蜂、屎螂壳、干蚕子、月经条、八十岁老女人的内裤、婴孩的毛发,老人的指甲和小孩的口水一类的东西不下十几种。

    收集这些东西,没少被恶狗追,有一家的茅坑年久失修,差点掉进去被沼气给呛死了。

    有个小媳妇以为我对她有意思,没少对我挤眼睛……

    到了外公说的第七天,我准备好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一到了晚上,我从外公家出发,把铜锁锁好。

    刚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长发的疯子大叔。大叔朝我笑得甜蜜,问道,你外公真的死了吧。

    我有些奇怪,说老人家过世已经有七天了。

    疯子大叔一双别在身后的大手忽然绕到前面,手中提了一把劈材用的斧头,迎面就朝我劈来。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大喊,你要干嘛?

    疯子大叔不言不语,提着斧头接着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