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诡异冰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2614字

    正说着,一轮月明不合时宜地挂在西边天上。

    下午出现月亮是很正常的现象。夏天的时候,因为白天时间太长,月亮出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日月通天常有的事情。光是月亮出来,说明太阳被云遮住了,而月亮那一块却没有云挡住。

    可今天,月亮出来得不是时候。

    白广德大叔巴不得采取了剪断电线的方案,手心捏着汗水,按理说政府抓捕杀人犯,没必要把自己拉上来,几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收入都不错,孙子孙女聪明伶俐……万一自己被斧头劈掉脑袋,不好……白广德没有再往下面想……

    沈易虎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就剪电线吧。白广德如释重负,整个人松了下来,驾着长梯飞快跑去剪电线。

    沈易虎习惯性地想点一根烟,还是强忍住。

    电线被剪断了。

    过了一会,屋里面只是传来咳嗽的声音,接着门才打开。

    疯子白敬水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走了出来,长发也好像道士一样扎了起来。身子僵硬,眉头紧锁怒气冲冲,心中充满了怨念。嘴角位置还能看到一缕奇怪的口红。

    我一把拉上沈易虎,迎上走出来的疯子,笑道,大叔今天在家啊。

    沈易虎的夹克下就是手铐和手枪,两边的专案组成员都缩着头露出眼睛等待时机随时冲出来。

    白敬水瞪了我一眼,谁是你大叔啊,我今年才二十九岁,叫大哥才好。说话的时候,口齿伶俐,丝毫没有之前的疯态,脸上露出因为咳嗽憋出的殷红。

    沈易虎忽然开口说话,我们已经查明是你杀人凶手,跟我们走一趟。

    我脑袋一蒙,我和疯子聊得好好的,结果沈易虎张口就来了一句。全身发凉只觉大事不妙,又见疯子始终把手别在了身后,我连忙大喊,沈警官,小心他身后的斧头。

    白敬水说时迟那时快,背后的斧头一抡。沈易虎往旁边一躲,躲过了斧头。

    白敬水朝我看过来,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我,你个狗东西,一定是你让他们把电线给剪断了吧,老子现在就要把你脑袋给劈了,你和外公一样都不是好人。

    院子两边躲着的专案组抓捕人员从四周跳上来,有几个手中拿着警棍和电棍的兹兹地电流流动。

    我年纪轻,步伐灵敏,左右躲闪,白敬水几下斧头落空:“你老婆已经死了,还动个鸡巴手啊?老子就是要坏你好事,你能把我怎么样?现在警察抓你,你活该。”

    白敬水被我激怒,这人一发怒,手上的动作就容易乱,我躲过第一波的劈砍。

    沈易虎沉稳地拔出了手枪,喝道,站着别动,不然我开枪了。白敬水停在小院子中间,反而叫道,有本事你打死我,打不死,我是你爸爸。

    只见一道白影,穿着白色褂子的陈荼荼女法医走得如同白猫一样,接过同事手中的电棒,娇喝一声:“看这边。”

    白敬水眼前一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个冷若冰山的女子。

    陈荼荼查过不少碎尸,胆子当然比一般男人还要肥,丝毫不畏惧,冲在最前面,把抓捕工作也给干了。

    把电棍的电流开到最大,兹兹地几声,白敬水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倒在地上,斧头也落在一旁。

    我心想,眼前的女人难道是猫变的,连我也没有发觉她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倒在地上的白敬水挣扎了两下,居然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的沈易虎,以为危险消除,已经把枪收起来。

    白敬水伸出结实的手臂就向陈荼荼而来,我心叫不好。陈荼荼左手一抄底,迎面把动手的白敬水摔倒在地上。左脚把斧头踢得远远的。

    沈易虎上前,把白敬水拷了起来。白敬水嘴巴里面倒出了不少话,摇晃着脑袋张嘴露出一排黄黄牙齿,似乎要杀人,边叫边喊,眼角却流出了眼泪。

    我说道,进去的人不要太多,沈警官,就你跟我一起进去。沈易虎被刚才那一幕弄得措手不及,白敬水的厉害得很,全身冒着邪性,和之前抓捕的犯罪分子都不一样。沈易虎道,那我们两个人进去。

    我点点头,把布袋里面得到的半罐子,百年老泔水也拿了出来。

    我和沈易虎并排着进了白敬水的家里。白敬水叫着不停,陈荼荼上前用嘴巴堵住白敬水,找了塑料袋把斧头给装起来,嘀咕说,应该就是杀死王寡妇的凶器。

    斧头上面还可以看到点点血迹。

    疯子白敬水家里面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乱,或许是因为家徒四壁什么东西都没有,反而看起来干干净净。客厅的泥巴地面中间摊着一堆小红薯,有几个已经削了皮准备煮红薯饭吃。

    客厅东边的矮桌子上,有个铁丝做成的大笼子,里面爬满了蝎子。蝎子爬来爬去,应该有上千只。铁笼子旁边的铁桶里面装着半桶昆虫和蚯蚓一类。

    沈易虎脸色未变,是江湖上闻名遐迩的毒蝎子吗?

    我冷笑道,沈警官原来也是古龙的粉丝啊,什么毒蝎子,是养着卖钱的蝎子,你不要害怕嘛,杯弓蛇影的把我也带怕了。

    他不知道乡下实情,很多家都养蝎子赚钱。因为乡下的肉食昆虫多啊,蚂蚱,蚯蚓,蜘蛛都是毒蝎子的食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沈易虎瞪了我一眼。我他妈要是犯罪分子,他估计一枪就打在我眉心上。

    很快,我和沈易虎在卧室里面有一台冰箱。卧室里面除了一台冰箱值钱一点,其余的加起来值不了一百块钱,床上两张发黄的被子皱巴巴的,混合了汗臭和脚臭还有烟味。

    和村长白广德说的一样,红彤彤的冰箱看起来的确像棺材。也真是冰箱,因为有门,门上面还有拉手。

    沈易虎说道,白敬水穷得要死,怎么用得上这么好的冰箱,是西门子的还是东门子的?

    我说大哥,你拉倒吧,你们家冰箱用的是东门子,冰箱是西门子的,广告词这么说的,0℃不结冰,长久保持第一天的新鲜。沈易虎又白了我一眼,心中想着这完蛋孩子老是说些没营养的话,吃什么长大的。

    冰箱旁边的剩饭剩菜有些味道了,有冰箱不放饭菜,会放什么呢?

    我和沈易虎两人站在西门子冰箱面前。是红色的西门子冰箱。

    他手里面的握着的手枪。我左手握着玻璃罐子,里面装着百年的老泔水,右手已经把玉尺握得紧紧的,双手都被汗水湿透。手上的汗水出完之后,不过一会,身上就开始发冷,嘴唇都有点白了。

    我才明白为什么卧室的床上放着两只被子,疯子白敬水为什么看起来是大叔的模样,房间里面散发的阴气透支了他的生命力。

    十分钟过去了,沈易虎问道,要不,萧棋萧大师,你把冰箱门打开吧。他的意思是让我把长得跟棺材一样的西门子冰箱打开,是让我打开。

    外面的人见沈易虎和我见来已经快半个小时,还没有出来,也有些急了。

    沈易虎腰上的对讲机唧唧呱呱地响了,沈警官,老大,你没事吧,没事吧,要不我们冲进来,里面还有人吗?

    沈易虎拿起对讲,都给我站住,一会我们就出来了,没事的。

    我示意沈易虎手上没有了空,沈警官,你看我样子,能变出第三只手吗?

    沈易虎他娘的又白了我一眼。踱着步伐走到西门子一旁,准备把冰箱门打开。

    咚……碰……咚碰……沈易虎半空的手没动了,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四只眼睛要擦出了火花。

    冰箱里面关不住的寒气和煞气,还有阴气扑面而来。

    此刻,冰箱门的自己开了。

    随即里面跳出了涂满口红的女子。身上衣服也是红的。

    女子嘴角的口红的颜色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