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新的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516字

    昨晚是漫长的一夜,我在床上辗转都没有入睡。一大早赶镇上最早的大巴去江城。

    母亲早饭给我炒了五个鸡蛋。吃完后我把小贱和小猫何小姐叫上。母亲很疑惑:“你怎么把它们一起带上?”

    我骗了母亲说把它们带江城去卖了,为此小贱和小猫还朝我叫了两声。

    出门的时候,我说要不去跟父亲说一声。母亲笑道,别了,昨晚喝高了现在他还是睡觉呢。走出院门,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回来的事情是什么样子。

    我当时不知道,父亲已经起来,站在窗户那边望着我又不让我看见,我不知道看着我远处的背影父亲有没有落下老泪。

    我之所以这么快离开家,主要是想早点离开家乡,离开小镇之后就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是一个风水师,小镇子很小,走在路上打了一个响屁第二天大家都知道,可是到了大城市就不一样,时间跑得太快,大家彼此陌生,一个人落在千万人山人海之中,谁也不知道你是谁,到了那里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历史。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离开家乡后,把危险带离这里,让父母能够平平安安。

    但是世界上总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我躲入江城里面,无意之中遇到更多像我一样的人,他们有着奇奇怪怪的名字。

    各种各样的身份相师、阴阳师、道士、僧人,还有一些隐居都市里面的高人。而我并没有做好准备和他们见面。

    谢灵玉说我其实并不适合当风水师,因为羁绊太多,感情太多,成不了一个大风水师。我觉得她说得对,我希望能够做到的,只是父母双亲能够平安,那个人一生幸福……

    上车的时候,大巴司机见我带了一猫一狗不让我上车,我给了一包十八块钱的黄鹤楼,而且拍着胸膛保证我们家的猫狗不会乱叫,如果让他知道我身上带的一把尺子里面还住着一只女鬼,他会不会让我滚蛋走到江城去,我看很有可能。

    车上面我把给小贱准备好了火腿肠,给小猫何小姐准备好了鱼干拿出来。大巴车在国道上跑了一个小时在高速上跑了一个半小时,进江城市区花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江城汽车站。

    我背着个包,身上背着一猫一狗,别提多滑稽。

    从江城车站出发,实在是人太多了打不到车,就给沈易虎打了个电话。沈易虎顿了半天,说自己还要上班,不过自己老婆可以来接我。我发了一身冷汗,连连推辞,沈警官,那还是算了,我自己想办法。我是怕见到了沈易虎的的老婆自己招架不住。为了三十块钱把老公妈的狗血淋头的女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出了车站,好不容易拦上一辆出租车。

    师父抽着九块五的红金龙,我笑道,师父别抽烟了,我们家猫不喜欢抽烟。师父笑呵呵地把烟蒂掐灭,笑道,你们家猫挺漂亮的,看在它面子上我就不抽了。

    小猫何小姐露出小脑袋,看着司机,一双绿眼珠转了两下。

    我说去,楚汉大道上面。司机挂好档就开动了,绕了半天终于到了地点,张嘴说道:“不多不少五十块钱。”

    我说:“师父,你坑爹吧,哪能像你这样赚钱,二十块钱你要收五十块钱。”

    师父又点了一根烟,抽着可欢快:“怎么地,五十块钱你嫌贵,嫌贵你可以不坐,坐上来就按我的价格来。”

    我心中暗骂,我艹,你当老子第一回来江城,一脚踢开车门,笔直下了车。

    出租车司机喝了一声:“你妈没给车钱就想走,你当老子吃素的。”

    我也火了:“二十块钱爱干不干,要五十块钱没有,要不就报警?”

    出租车司机从车上拿了一把扳手,你小子走一个试一试,腆着大肚子都是肥肉,我一拳打上去估计也没个反应。我说你别欺负外地人,老子不是好欺负的,从车站到楚汉大道你收我五十,你当我是囊包,你信不信老子放狗咬你。

    出租车司机的扳手还是没有打下来,小贱还以为我要放他,从小袋里面跳下来,朝着司机一阵乱吠。司机举起扳手就朝小贱打过来,我低头一撞,把出租车司机撞到在车上,扳手应声落在地面上。小贱捡回了一条命。

    小贱这狗东西对付妖气可以,对付人的恶气却不行。

    出租车司机没想到遇到一个不怕死的外地人,一手拉着我翻身拿起了出租车里面的对讲机,叽咕叽咕地说着话,不到十分钟就呼啸而来其他几辆出租车,把我给围住了。

    看样子不给钱走不了人,还要被他们打一顿。

    路边修车的军哥汽修所的老板刘军,哐当一声,把修车工具丢在地上,披着满是油污的蓝色工作服就走了出来。八字胡须身板硬朗腰挺得跟一把刺刀一样,三十上下的年纪,叫道:“得了得了,你们一帮人是干黑社会吗,要一个年轻人的钱,江城的形象就是被你们的假出租车毁掉的。”

    “怎么地,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你们家开车不少油钱啊,没事给我滚一边去,别碍老子眼。”司机叫嚷道。

    我被几个人围住,小黑和小猫何小姐叫个不停。

    我之前没打过群架,身上的手机断然是拿不出来报警,就算向路人求救都难了,被人围住顿时有点心慌,即便我跟他们说我是风水师怕也是招人笑柄,也没必要对他们动用秘法。

    我无奈低头认错:“师父对不起,车钱我给你。抽出一张一百块钱的,剩下的钱你买烟抽,耽误你做生意了。”

    刘军吼道:“我干你妈,敢跟我叫。老子最恨你们这些讹人钱开假出租的。你说你们开黑车好好做生意,我没意见。他还是个学生,你就黑上了。”

    刘军一吼,丢了一张二十块钱,把我从人群之中拉了出来,军哥汽修所的三个徒弟听了老板加师父的喊声,有个二货提着一把铁锤走了出来,边走边唾沫飞溅,哪个动我师父试试。

    假出租车司机骂道:“一群二比,你牛逼,有种给我等着。捡起地上的二十块钱,几辆车呼啸而去。”

    刘军转身也不等我感谢,骂道,都回去干活,不干活没饭吃。我还了军哥二十块钱,他问我抽不抽烟,我说不抽。他呵呵笑道,男人不抽烟活得有个什么劲。

    我说,人有不同活法,我肺不好不抽烟,肝还不错可以喝酒。

    刘军便问我来江城干什么?我说在网上看到了一家花店转让,想盘下来给我女朋友做,我自己再找一个工作,之前生病都没怎么赚钱,爸妈老了不能再靠他们,想赚钱结婚生孩子用,也想着买房,不过很难,只是想想。

    刘军笑道,看来还真有缘,那家花店就在我隔壁,老板是吉林人,生了一对龙凤胎要回家。

    要开花店是谢灵玉的主意,她说花让人心情好,而且还能养人,对鬼身也有好处,所以出钱让我帮她找个店子。

    话声一落,刘军就敲门找花店老板。

    老板徐闻着急出手,把店里面的花草和进花渠道告诉我,然后算了一个大概数字,说还有一辆五菱车可以跑着拉拉鲜花,问我需不需要。刘军半笑半骂道,老徐,你妈破车一辆,送给人家算了呗,回家带孩子去。

    徐闻也笑了,破车卖废铁也能卖点钱。我指着门口停的车,是不是那辆啊。徐闻点点头,当时五万块钱买来的。我笑道,老板喜得贵子,凑个吉利的数字,六千八百八,加上店里面各种花卉,用品都清给我,三万块八百八十八吧。

    花店面积大概有四十个平米,徐闻也是租借的,到了时间还是要和房东续租的,这价钱对他来说已经不错了。

    徐闻咬咬牙答应了下来,说女老板什么时候来。谢灵玉就在我身上玉尺上面,总不能让她现在显身。我笑道,晚上她就会来,你把注意的事项先跟我交待吧。

    徐闻道,那也行,我本来说是你女朋友要开店,我把事情亲自跟她说一说肯定要好一些,既然这样,那我告诉你,你记下来再告诉你女朋友。徐老板一嘴东北腔,告诉我花的营养液如何注意,室内的空调如何调气温确保花的新鲜,进花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总共说了十几条,我都点头记下来。

    徐闻停住问我,你都记下来了。我拍拍身上的玉尺,都记下来了。交接完后,我和徐闻签了个协议,刘军开了车送我们到最近的取款机把钱取出来。最后刘军给了徐闻一对小金人,说送给孩子玩的。

    事情办得出奇地顺利,我不禁有点相信外公说的话,三年之灾很快就会过去。

    中午的时候,我把店门关上,看着花店名称。

    谢灵玉告诉我,想把花店名称改为“白梦花店”,我觉得名字好听,便答应下来。

    军哥说知道有家做招牌贼便宜质量还不错,便把电话号码给了我。

    中午请军哥吃了一顿饭,下午跑着找房子住,联系广告做招牌。不过有五菱小货车代步,也方便了不少,最后在花店不远处的一个小区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小屋,一间我住,一间给谢灵玉,钱还是由谢灵玉出的。

    我不知道她有到底有多少钱,感觉自己被女富婆,准确说是女富鬼包养的感觉。

    不过房间号有点奇怪,四单元四楼四号,原本不太吉利,谢灵玉笑道:“你怕啥子,带着你的狗小贱横行天下的,害怕几个数字,要是实在不行,我把何小猫借给你也可以,咱能省点钱就省点,你以为我赚钱容易啊!”

    晚上,沈易虎给我打电话,请我到大中华吃饭,我开车五菱小货车按点到了。

    沈易虎见我带了一只狗来,一脸迷惑,要不是谢灵玉和何小猫说要收拾房子,我可不止带一只狗来,还有一只猫和一只女鬼。

    沈易虎有点歉意地说道:“黄氏跑了的那件事情就别骂我,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工作找怎么样了,要不跟我一起干,或许还可以摸出黄氏的线索。”

    我拿了桌上先上的小蝶花生米喂狗小贱:“你说来听听。”

    沈易虎把随身黑包取出来,拿出一张光头人头像的照片:“这个人叫做杨炮,上面要抓他,可能有五万块的奖金。”

    我知道沈易虎找我的原因,杨炮不是什么正常的角色,不然犯不着找我。